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338章 两人相依相偎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张宸毅帮着她上了牛车,给她盖上被子,临走之前,又不安心的嘱咐了一遍:

    “只能先委屈你,先用被子盖上,最好不要露脸。等我们到了打谷镇的之后,你下了车,也不要在外人面前轻易露出面容来,也不要张口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要这么谨慎?”龚香琴并不是不同意这样做,只是不太理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前一个月,几乎将这附近的镇子走了个遍问外乡人的事(情qing),有不少人知道我要找的是一貌美的女人,而且你皮肤白皙,气质也不像这的人,被人看一眼就容易记住了。我怕有人会上了心,让那死的姓胡的家人因此找上我们。”张宸毅详细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好办,你那包里还有伪装用的东西吗?我也将自己装扮一下,至于口音,其实我也会,前世我可是在这生活了多年的。”龚香琴捞起旁边的包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急这一会儿,咱们先去打谷镇,给家里打电话,报了平安。”张宸毅说道,“你先用被褥将自己盖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那快走吧。”龚香琴一想也对,拉起被子,将自己给捂了个严实,连一丝头发都不露。

    张宸毅看了她一眼,虽然只能看见一(床chuang)隆起的被子,可是,却让张宸毅露出一抹幸福的笑容,嘴角翘起,许久都不曾放下。

    往常,他每次赶着牛车出门,一颗心都是焦灼万分,期待又害怕,每次都要经受失望和怀疑的痛苦折磨。

    可是,此刻他再也不用心慌了,一颗心彻底的放下,载着她出门,只有满满的幸福和安心。

    而且,出了院门,上了街道,张宸毅仍然下意识的第一眼就朝对面看去,这次见院门还锁着,他也从往常的失望,变成了放心。

    门还锁着,昨晚上也没动静,说明现在那姓胡的死还未被人发现,也没人来寻他。

    “可有不对的地方?”龚香琴小声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放心吧,现在无事。”张宸毅也低声的冲她说道。

    有他这句话,龚香琴松了一口气,安心的继续将头埋了起来。

    -

    两人赶着车子,一路顺利的出了(春chun)山镇,张宸毅不(禁jin)松了一口气,扭头冲她道:“闷不闷,咱出镇子了,接下来都是没人的地,你不用一直闷着捂着。”

    “不闷。这样暖和点,你是不是很冷,温度很低,还有风,一直这样赶车,太受罪了。”龚香琴又将脑袋给伸了出来,双肘支撑着(身shen)子,半抬起头来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无碍,我已经习惯了。”张宸毅很随意的回道。

    可是,他这一句轻飘飘的习惯,却是让龚香琴心口疼了一下,鼻子一酸,她咬了咬唇压下心底的(情qing)绪,开口道:“过去一个月,你每天都这么出门吗?到处打听我的消息?”

    “只要不是大雪天气,我都会出门。我很怕你们不会回来,怕你已经离开东北了,怕我的判断和等待都是错误的……”张宸毅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这一个月,他这心底的恐惧,还有所受的折磨,不是简简单单几句害怕就能说的清的,这种滋味,太过煎熬。

    张宸毅有生之年,都不想再尝试一次。

    “苦了你了。”龚香琴起(身shen),握住他的一只手,“谢谢你为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……别说谢谢。”张宸毅打断她的话,笑的异常灿烂的说道:“过去的那些不值得一提,最重要的是我找到了你,你的病还治好了,这是天大的喜事。就是让我在这等上半年,我也乐意。”

    龚香琴被他说的也笑了起来,从被子里钻出来,坐在他旁边,和他一起赶车。

    她半靠在张宸毅(身shen)上,朝前看去,虽然前面仍旧是白茫茫一片,可是,在阳光的照耀下,她却好像看到了璀璨的色彩。

    -

    走到半道上,张宸毅看见前面有数匹马朝着他们飞奔而来,溅起无数白雪,再往前走上一段,就能听见人的谈笑声,御马的声音,还有马蹄声等等,很是(热re)闹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香琴,你先躲起来,不要露面。”张宸毅扭头,冲她说道。

    龚香琴没有迟疑的任何躲进了被子里,为了以防万一,她赶紧拉开包,拿下手(套tao),从包里找出一个涂黑脸的东西,又拿出一眉笔出来,将自己的眉毛画的很粗,还点了黑点。

    张宸毅听见她折腾,也没阻止,而是赶着牛让道,将车子停在了路边上,等着那群人过来。

    等人进了,见他们(身shen)后都背着枪,神色也不像善茬,不(禁jin)让他想到了那个姓胡的死人。

    看穿的衣服,都是动物的毛皮做的大衣,这一点很相似。

    等他们来到眼前了,张宸毅牵着牛,冲他们咧嘴笑了笑,(热re)(情qing)的招呼道:“呦,各位,打猎去啊?”

    “吁……”一人勒住了缰绳,冲他问道:“你是从(春chun)山镇来的吧?你们那最近来了一个外乡的小妞,据说贼漂亮,你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是有这么一回事,一男一女从外地来的。可是,都说那男的不让那女的出门,我们反正从没见过那女的啥样。现在的人吹牛,都扯着犊子往天上扯,谁知道瞎玩意是不是真俊啊。”张宸毅心口一跳,神色间却是看不出漏洞的八卦着,最后还撇了撇嘴,露出一抹鄙夷。

    “老二,我说啥来着,咱老大铁定上当了!绝对是个长的特寒碜人的女的,听那熊人将他妹子往天上吹呢!”另外一个有些胖的人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在这瞎哔哔有个(屁pi)用!再往前赶赶,不就到地方了!赶紧的走了。”那被喊作老二的人不耐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走那么急干啥!咱不没问清楚地址呢,哎,兄弟,那外乡人住哪个街道,挨着谁家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到了镇上,打听一下外乡人住哪就行,全镇子的人都知道。小镇子哪里还有啥街道的说法啊。”张宸毅赶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得了,谢了,兄弟。”几个人一扬马鞭,冲着(春chun)山镇走了,有个人走的时候往他的牛车上又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张宸毅马上一扬鞭,催促着牛开始往前走,等离开不远的距离后,张宸毅沉着脸冲龚香琴说道:“麻烦来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