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337章 张宸毅高兴的傻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“这一晚上发生太多事了,我睡不着,现在看见你,我还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呢。”龚香琴躺下后,看了看一旁的他,神色还有些恍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做梦,那也是美梦。”张宸毅坐在她的一旁,也盯着她瞧,脸上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,无比庆幸的说道:

    “还好你当初告诉了我前世的事(情qing),还好命运的轨迹不会发生太大的改变,否则我就算是想要寻你,却也寻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龚香琴也笑着点了点头,“从这点来看,我们要感谢命运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那个死在炕上的男人是谁?到底怎么回事?”张宸毅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龚香琴听他提起这事,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,双眼中闪过愤恨,她从炕上坐起来,冲张宸毅道:“抓着我来这边的人,叫做雷虎。他是个心理有病的变态。他是他母亲被人强bao生下的,所以,他就想将我卖给今天死的那个男人,让我(日ri)(日ri)夜夜的被锁着,成为他人的泄(欲yu)工具,还要成功怀孕,生下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龚香琴向张宸毅简单的讲述了一下雷虎的变态心理,以及为何会有今天的局面。

    “砰!”张宸毅闻言,气的火冒三丈,控制不住的手握成拳,狠狠的捶了一下土炕,愤怒的骂道:“畜生玩意!那么用刀砍死他,确实便宜了他!

    “今天他找来的人,好像是姓胡,我听见雷虎喊他胡兄弟,他也不是个善茬,我觉得他定然不是普通的猎户,他手劲极大,幸亏我当时有甄老给我的麻醉散,要不然我无论如何也杀不了他!”龚香琴说道。

    “甄老是谁?还有人帮你?对了,你这一个月去了哪里?我在这苦等你,一度怀疑你们已经离开了。可是让我十分焦灼。”张宸毅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谈到这个问题,龚香琴的脸上不(禁jin)露出一抹开心的笑容,看的张宸毅有些莫名其秒,不知她为何如此高兴。

    “甄老是位医术高超的中医,他将我治好了,我能怀孕了,像其他的正常女人一样。”龚香琴难以抑制的笑着,嘴角咧开,开心的怎么都合不拢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张宸毅惊喜的瞪大了眼睛,眼眸中全是不可思议,他瞪着她的肚子,高兴地的整个人都要疯掉了,语无伦次的说道:

    “天哪!你能怀孕了?!你是说真的?!你说你的病治好了?!你怎么会遇见那位甄老的,这太神奇了,我太开心了!这可真好,这简直太好了!你终于不用再为了这件事伤心伤神了!”

    龚香琴见他如此开心,脸上的笑容也愈发的灿烂,和他一起笑着,心中的喜悦也愈来愈浓,开心的想要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过了好大一会儿,张宸毅还是不可思议的看着她的肚子,嘴里嘟囔着念叨道:“你能怀孕了,天哪,太好了,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高兴傻了吧。”龚香琴笑着抬脚踢了他一下,“都笑半天了,你还停不下来啊。”

    张宸毅搓了搓脸,觉得整张脸都笑的僵了,有些笑的尴尬的说道:“确实是太开心了,有些止不住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龚香琴被他带的,也是跟着一阵哈哈哈大笑,两个人就像是傻子一样,互相看着,笑的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真不能再笑了,我的肚子都要笑抽筋了。”龚香琴笑的歪倒在(床chuang)上,揉着肚子,又笑又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能再笑了,这样显的我们太傻了,不管遇什么大事,一定要喜怒不形于色。”张宸毅绷住脸,装作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    龚香琴看他这个样子,噗嗤一声,又笑了起来,停下之后才说道:

    “唉,我们说点扫兴伤心的事,也不知道我爸妈现在怎么样了?还有你,被陷害杀人,如今又逃跑,一定被通缉了。这次回北京,还不知道能不能洗清冤屈呢。”

    张宸毅闻言,眉头深深的皱起,叹了一口气道:“船到桥头自然直。明一早,我们就去打谷镇,那边有电话。我们先打一个电话给你妈,告诉她你已经平安了,让她不必再受其他人的掣肘,可以放心大胆的去救你爸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龚香琴点头,心里急切的恨不得马上就天亮了,马上就能拨通家里的电话,听到她妈妈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夜深了,早点睡吧。明咱早起。”张宸毅拍了拍她的肩膀,又立刻将手给收回来了。

    龚香琴注意到他的动作,想到这次出事之前,两人说是要分手的,可是,彼此因为都不舍得,说的是要放手,却也都下不了最后的决心。

    而现在,在张宸毅不远千里,心有灵犀的来东北寻找她,更是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将她救了出来之后,她更加不舍得他,愈发不能放开他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之间,还是存在着一些问题。

    躺在被窝里,龚香琴忽然间想起了甄老第一次给自己诊脉时说的那一番话。

    真的是张母的那一推,促使了她当时大量流血,从而有机会可以治愈,能怀孕的话,那她是不是对张母也该心存一些谢意?

    谢谢她那无心的一推?

    龚香琴翻了个(身shen),不让自己再去想这件事(情qing),眼前还是先将这一关给过了吧。

    -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天还没完全亮,张宸毅和龚香琴就起来了,忙慌着将牛车上的东西都给搬到了屋里,算是给房东的礼物了,然后将家里的被褥全部都抱到了牛车上。

    “你主意可真多,居然做起了货郎,还将东北口音给学了个九成,我都听不出来。昨天你喊门的时候,还以为是一本地人呢。”

    龚香琴看着那一堆零散的东西,再看张宸毅的扮相,不(禁jin)感慨的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本就偏僻闭塞,来了一个外乡人十分扎眼,恨不得所有人都盯着你瞧,我能这么快找到你们,也是那雷虎不知遮掩,开着车就来这个地方了,你们俩就如那探照灯一样。”张宸毅说道。

    龚香琴不(禁jin)笑了,庆幸道:“幸好够张扬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