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336章 情不自禁的相拥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龚香琴应了一声,将自己的围巾扯开一些,吹一吹冷风,让她觉得体内的燥(热re)也没有那么难忍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会着凉生病。”张宸毅注意到她的动作,皱眉训斥道,见她的衣服给裹的严实一些,“忍忍,马上就到了。你可知道大门的锁放在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应该在他那屋的窗台上。”龚香琴指了指,然后用牙紧紧的咬住嘴唇,抬起头来吹冷风,不想让自己再做出更多丢人的动作。

    张宸毅按照她的指示,找到了大门上的锁,走到院门口,先朝外看了看,确定无人,才快速的出了院子,并将大门重新的锁上了。

    快走几步,将龚香琴放在他的牛车上,张宸毅赶着车,赶紧的回了租的院子内,并关好院门。

    “我去点火,烧上炕,还要烧点(热re)水,你先自己待一会儿,我很快就回来。”张宸毅将龚香琴抱回屋,放到炕上,一边帮她解开棉衣的扣子,一边冲她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唔,嗯。你快去吧,我没事,没事……”龚香琴冲他摆了摆手,难耐的将(身shen)子缩成一团,说话都带着撩人的喘息。

    张宸毅看她这样,真不放心走开,可是,炕又太冷,必须要去烧火,他想了想,只得拿出毛巾,在冷水里浸了浸,然后将冰冷的毛巾贴在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好冰。”龚香琴被他冻的打了一个寒颤,顿时清醒了不少,她从他手中将毛巾给拿过来,自己贴在脸上,无力的说道:“要去烧炕,就快……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很快就回来。”张宸毅不舍的看了她一眼,狠了狠心,赶紧的移开了视线,走出房间,又为她关上门。

    龚香琴听着外面张宸毅烧炕弄出来的动静,虽然(身shen)体火烧火燎的十分不舒服,可是,她这一颗心却是前所未有的安定。

    她再也不用惶恐了,她再也不用担心会被卖给什么畜生男的了,不用担心会被糟践了。

    因为坏人终于死了,她逃出来了,因为张宸毅就在外面。

    接下来,无论发生什么可怕的事(情qing),她都不是孤(身shen)一人在这挣扎着求生了,意识到这一点,让龚香琴整个人都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而这一放松,也让她无法控制体内的药(性xing),一波又一波的(热re)||浪不断的向她袭来,几乎要将她的理智淹没。

    她的神志越来越模糊,满脑子就剩下了火(热re),她将已经不再冰凉的毛巾丢在一边,费劲的扯掉(身shen)上的衣服,(身shen)子难耐的翻来滚去,蜷缩起来,又伸展开来。

    她(娇jiao)俏的脸蛋越发的潮红,如熟透的苹果,小嘴也像那干涸的鱼儿一样,一张一合的喘息着,丝丝撩人的轻哼不断的从她的小嘴中泄出……

    -

    张宸毅将一锅水烧(热re)之后,便填好柴火,压好炉子,就赶紧的回了屋。

    进了屋一看,就只见龚香琴已经将棉衣给脱了,衣服都被她踢的掉在了地上,而且她里面的衣服也被她撩了起来,露出白皙的嫩腰。

    龚香琴此时,就像是一条水蛇一般,在炕上难受的扭来扭去,看的张宸毅呼吸一滞,下一秒,又呼哧呼哧的粗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宸毅犹豫了一下,还是迈开步子,快步的走向她,垂眸看着她充满了(春chun)意的潮红小脸,听着她若有若无的(娇jiao)媚轻哼,整个人也如同被蛊惑了一般,心跳动的越来越快,嗓子也越来越干。

    张宸毅慢慢的在她(身shen)旁坐下,伸出手,(情qing)不自(禁jin)的抚上她的小脸,轻柔的充满深(情qing)的抚摸着。

    只是,等他的手指慢慢的滑到她张开的小嘴边上时,这种触摸,已经不再是从纯粹的(爱ai),还有了对她的渴望……

    “宸,宸毅?”龚香琴感受到他的碰触,睁开迷蒙的双眼。

    “嗯,是我。”

    张宸毅吞咽了一口唾沫,盯着她看了几秒,再也忍不住的低下头,将她的(身shen)子往自己这边一抱,便狠狠的吻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龚香琴满足又舒服的叹息了一声,就像是久旱的鱼儿,重新回到了水里一样,她伸出胳膊,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,将他拉向自己。

    一个缠绵动|(情qing)的吻之后,张宸毅松开她,气息不稳的问道:“其实,还有其他的办法,我帮你用凉水,但是很伤(身shen)……”

    龚香琴已经听不见他到底在说什么了,她浑(身shen)烧灼的已经失去了理智,她烦躁的拧紧眉头,嘟囔着好烦,就再次主动的吻上他的唇。

    张宸毅一边吻着她,一边上了炕,脑子里的最后一个想法就是去他妈的理智,他好想要她。

    -

    一个小时之后——

    张宸毅拨开龚香琴额前的头发,为她擦去上面的汗水,怜(爱ai)的将她搂在怀里,轻声问道:“(身shen)体还有没有事?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。”龚香琴看了他一眼,羞窘的将脸给埋了起来,过了好半天,才抬起头来,有些歉意的说道:“咳咳,抱歉,那个刚才我……有些没了理智,所以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个傻妞?”张宸毅听见她的话,却是失笑出声,放开她坐起(身shen)来,冲她说道:“你是受害者,我才是占了便宜的。是我该向你说对不起才对。你如果还想,我会舍命相陪的……”

    龚香琴被他说的又羞又气的将脸彻底埋在枕头上,抬起胳膊冲他说道:“停停停,我不想要了!(身shen)体好了,就是有些虚……你不准再提这事。”

    张宸毅笑了笑,心疼的摸了摸她的后脑勺,将衣服递给她:“我去将水再烧一烧,你中了那药还是伤(身shen)子,又出了一(身shen)汗,你洗一洗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龚香琴穿起衣服,看他下了炕,冲他道谢。

    “和我还说什么谢谢。”张宸毅皱眉说了一句,开门离开前嘱咐她,“外面冷,你别出来。”

    龚香琴点了点头,发现他看不见,就又赶紧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等一切都收拾完了,张宸毅看了一眼时间,拿出(床chuang)头柜上的被子铺好,冲龚香琴说道:“已经快半夜了,早点休息吧,明一早咱们就离开这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