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97章 张宸毅的痛苦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啧啧,瞧瞧,他都这么纠结,张宸毅的一颗心还不得堵死啊!

    好不容易,经过昨天的生死逃亡,两人的感(情qing)稍微好回暖了那么一些,出了这事,没有处理好,还不得一下子又被打回到解放前。

    栾航跟在张宸毅的(身shen)后,都能感受到从他(身shen)上传来的深深的疲惫,哪怕昨天面对枪林弹雨,也不曾见他如此的疲倦消沉。

    唉。

    栾航在心底叹了口气,刚才来的路上,他被张宸毅引的也想起了他和父亲的那些事,并且不得不承认,张宸毅最后那一句话很对。

    哪怕他在如何暴躁的不想承认,但是,若是他父亲出了什么事,他必定是最担心的那个。

    这或许就是亲(情qing)吧,哪怕有争吵大闹,磕磕绊绊,真的遭逢大难,却也会不离不弃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张宸毅走进母亲的病房,见她正在那织毛衣,看起来平静又安详,见她这个模样,张宸毅烦躁的心也瞬间沉静下来,脸上也不由的露出一抹笑容,冲她喊道:“妈。”

    “小毅!你来了!”张母抬头,惊喜的表(情qing)爬上她布满皱眉的脸。

    她连忙放下手中的毛线,快步走到张宸毅面前,抓着他胳膊盯着他瞧,过了一会儿说道:“小毅,你咋又瘦了,是不是当兵太累了,你是不是吃不好?”

    “妈,我不累,吃的也很好。”张宸毅拉着她坐在(床chuang)边,犹豫了一下问道:“妈,医生说你想见香琴是吗?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我想见香琴,你看看,这就是我给她织的毛衣,你让她来,让她看看她喜欢不?妈知道错了,妈以后对她好。妈不能让你没有媳妇儿……”张母拿过来那件大红色的毛衣,比划着冲张宸毅唠叨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妈,香琴不在这里,她回北京去了。”张宸毅咬了咬牙,“你见不到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北京?回北京了?”张母迷糊的念叨着,过了几秒钟,她(情qing)绪突然间激动起来,丢掉毛衣,一把住张宸毅的胳膊,哭着喊道:

    “你咋能让她回北京啊!她回去了就不会回来了!你就没媳妇了,她就不跟你了!妈不抱孙子还不成吗?!妈不能让你打一辈子光棍啊!香琴就是生我的气,我知道,我去求她,我去求她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,你冷静下来!香琴现在不想见到你,你等一等,等一段时间,她的气消了,可能就会来见你了。”张宸毅抓着她的肩膀,有些压抑不住火气的冲她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骗我!你骗我!她走了就不会回来了!你爸就是这样说的,他说我会害你打一辈子光棍!说香琴不会再跟你过了……呜呜呜……妈孙子也抱不成了,你也要打光棍了……妈不想你打光棍!妈之前骂香琴骂的不对,妈去给她道歉,妈去求她回来还不成吗?!”

    张母(情qing)绪异常激动地喊道,双手双脚不停的胡乱的挣扎,就连张宸毅都无法(禁jin)锢住她。

    一直等在外面的栾航,听见里面的动静,推开门看了一眼,立刻冲出去,大声的喊道:“医生!医生!这边有紧急(情qing)况!”

    而张家明则是赶紧的进了屋,帮着张宸毅将他妈给按住,焦急又生气的冲他说道:“哥,给你说过了,最好不要在妈面前提香琴姐,她的(情qing)绪会非常的激烈……”

    张宸毅看着抓狂的母亲,充满了心酸又无力的感觉,感觉自己都要疯了。

    几十秒后,一个医生带着两个护士冲了过来,进了房间后,那医生冲张宸毅两人喊道:“压住她,我要给她打镇定剂。”

    一管镇定剂注(射she)完,张母也渐渐的安静下来,陷入了沉睡中,她安静的躺在那里,面容憔悴苍老,丝毫看不出刚才的歇息底里的疯狂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病患的大儿子吧?”医生看向张宸毅说道:“你来一下我的办公室,关于你母亲的病(情qing),我需要和你谈谈。”

    张宸毅疲倦的点了点头,又看了一眼病(床chuang)上的母亲,不得不正式一个问题,母亲的状况比自己想象的要严重一些。

    难道要治好母亲的病,就要将香琴喊过来吗?难道要请求香琴过来帮助母亲治病吗?!

    甚至,为了母亲的病,请求香琴重新和自己在一起吗?!

    他哪里有脸提出这样的要求,就是连想一想,都觉得无耻之极。

    -

    主治医生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你刚也看到了,你母亲的心病在你和你的婚姻上面,虽然借助药物可以缓解一下她的(情qing)绪,但是,治标不治本。我们之前提出让香琴小姐过来,也是别无他法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王医生面容也很无奈,开口说道:“这里面的始末我也了解,让香琴小姐过来,确实太委屈她了。但是……你母亲毕竟现在病了。我想知道她要怎么样才同意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她同意不同意,是我无法向她提出这个要求。”张宸毅烦躁的打断医生的话,冲他说道:

    “我自己过不去心里的坎!你也看见我妈了,她从一开始的执拗的抱孙子了,现在变成了发疯的想着不能让我打光棍一辈子,必须求香琴回来才行。她……每一次到底是将香琴当成了什么?!”

    “你母亲太(爱ai)你了,她所想所做的,都是想要为你好。”王医生平静的指出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问题的所在!不是在香琴(身shen)上!她每一次都固执的用她自己的方式来疼我,却是每一次都将我((逼))到绝路上。我不是个三岁的小孩子了,我不可能事事都要听她的!”

    张宸毅尖锐的指出来,“我们要解决的不是让香琴来见我母亲,是让我母亲认识到什么是真正的对我好,对儿女好!”

    “张先生,你说的这个问题是不可能现在就解决的,你无法立刻改变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的思维模式和言行。”王医生看着他平静的指出来:

    “现在要解决的是你母亲精神不稳的问题,你要看着她这样吗?或许会越来越糟糕?你不尝试和香琴小姐沟通一下此事吗?”

    张宸毅痛苦纠结的闭上了眼睛,无法给出答案,过了许久,他才艰难的开口道:“我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栾航叫住了他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