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96章 没脸让香琴过来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“为什么你妈要见香琴?”栾航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。”张宸毅头痛的叹了口气,十分烦躁的说说道:“但是不管为什么,让我去求香琴见我妈,我说不出口。”

    “医生怎么说?一定要让香琴过去吗?”栾航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医生建议我最好带着香琴过去一趟。”张宸毅抿了抿嘴,沉思了一会儿后,说道:“我先去医院看看(情qing)况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宸毅立刻就要出门,而且,一点都不打算将这事告诉香琴。

    “我开车载你去。”栾航见他这样的状态,实在是有一些担心,不放心他自己过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兄弟,谢谢。”张宸毅见栾航如此对自己,想到他所隐瞒的关于他爹的猜测,心中有些羞愧。

    要不要告诉他?

    若他爹没有问题,说了也就说了,顶多就是被栾航暴揍一顿,甚至几顿,不会有其他更惨的结局。

    但是,万一他爹真的有问题,他将怀疑告诉了栾航,那栾航如果再告诉他爹,可能会给香琴他们一家造成灾难(性xing)的伤害,甚至还会重蹈前世的悲剧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龚家倒台了,我爸被枪毙了,我妈发疯的自杀了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小时前,香琴崩溃哭泣的样子在他的脑海中浮现,让他一丝的风险都不敢冒。

    “唉,多好的一人才,就栽倒在女人手里了。你看看你现在这样,跟丢了魂一样,真是挫!”栾航以为张宸毅是因为龚香琴的事(情qing)心忧,两人坐上车之后,又不(禁jin)开口埋汰道。

    张宸毅回过神来,看了他一眼,故意的苦笑一声,接着他的话说道:

    “等你以后结婚了,你媳妇和你妈关系不好时,你就能明白我的苦恼了……哦,抱歉,我忘记你妈早就去世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其实根本对我妈没有印象,她在我一岁的时候就去世了,其实一直是钟姨照顾我,直到香琴妹子小时候出事后,钟姨受刺激太大,无法自理了,我才跟着我爸过。”栾航毫不在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张宸毅惊诧的挑了挑眉,眼眸中闪过一抹亮光,“原来你和玥姨的关系这么亲密,我还以为是因为你爸和龚军长的关系,你们才如此亲近。”

    “啧。当然不是。”栾航不耐的轻啧一声,“我爸从来就没管过我,没有钟姨在,我指不定就饿死在家也没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张宸毅犹豫了半天,稍微试探的问道:“这次的刺杀行动,你们抓到的人供出主犯是你爸。你觉得这是个异常拙劣的骗局,但你觉得玥姨和龚军长也是这么想吗?他们或许会在心里怀疑你爸,还会调查他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会怀疑我爸?!”栾航想也没想的皱眉反驳,语气低沉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妈是怎么死的吗?就是因为我爸他曾经为了救龚军长,选择放弃了先救我妈的机会。在他心里,忠诚大义,兄弟友(情qing)最重要,自己的家人要靠后面站。他对我和我妈,根本就没有感(情qing)……我也不想有他这样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!”张宸毅歉意的看了他一眼,“我不该挑起这个话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啧,行了。你烦不烦,怎么像个娘们一样的客气。这有什么,我自己都不在乎,你也没必要觉得说这些会伤了我的心。我和我爸一点都不亲近,除了知道我妈生下了我,我该尊敬和感激她,其实我对我妈也没多少深刻的感(情qing)……”栾航十分不耐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再如何不亲,那也是你父亲。再如何不和睦,你们也相处了二十多年了。有多深的感(情qing)你自己心底清楚。真出了事,你第一放不下的人还是你父亲。”张宸毅淡声说道。

    经过这次谈话,不仅没有让张宸毅将对栾旭端的怀疑消除,反而令他愈加的怀疑。

    而且,他已经打定主意,在没有确切的证据前,也绝对不会将这个怀疑告诉栾航。

    因为就像他刚刚说的,他能感受到栾航对他父亲的那种信任,乃至信赖,哪怕他口口声声暴躁的一直在强调他和他父亲的关系十分不好。

    栾航看了他一眼,沉默了一会儿,转移话题的说道:“别说我了,你家里还有一摊子烂事等着你呢。”

    唉。

    张宸毅叹了一口气,想到母亲,满面的疲倦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县城,精神病医院。

    “哥,你怎么这么快就到了?香琴姐呢?她有过来吗?”张家明看见他哥,赶紧跑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有脸让香琴过来见妈?!”张宸毅看了一眼满脸期待的弟弟。

    张家明神色一僵,有些无助的抓了抓头发,垂下了头,小声的道:“是不好说这话。”

    “妈到底是怎么了?前一段时间不是说治疗的(情qing)况不错吗?”张宸毅又在心底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是不错,妈的精神已经很稳定了,不会再随意的尖叫或是哭泣,也不会说胡话。但是,在治疗时,只要涉及到香琴姐的事(情qing),妈的(情qing)绪就会比较激动,会一直说抱歉,喊着要见她,求她原谅等之类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张家明说到这,声音一顿,抬头看了一眼他哥,见他面无表(情qing),心里有些失望,只得继续低头说道:

    “这个(情qing)况已经持续了三四天了,我和爸也说了不可能让香琴姐来见她,医生一直尝试用其他的办法来治疗她,可是效果不好。医生这才强烈建议,让香琴姐过来一趟,想要亲自和她聊聊……”

    张宸毅听后,抿唇不语,过了一会儿才道:“我去看看她。”

    栾航跟在他后头,摇头叹了一口气,这心里都为他发愁,这(情qing)况,可真是够磨人的。

    其实,就连他自己都纠结啊!

    站在张宸毅兄弟的立场,他是想让香琴妹子来一趟的,不管老人家犯了啥错,那也不能看着她疯病治不好啊,这心(胸xiong)要大气一点。

    可是,站在香琴的哥哥的立场,他是不想香琴来的,我妹妹因为这老太太,受了那么多的委屈,凭什么要过来啊!没有落井下石的再欺负你们,已经是我们(胸xiong)襟大的表现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