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95章 我妈想见香琴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“……没有。”龚香琴红着眼睛摇头,目光就没有从她妈妈(身shen)上移开,一想到那句‘疯的自杀了’,她的心就像是被人捅了一刀一样,疼的窒息,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落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了?妈没事,怎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啊。”钟玥瞧着她,十分纳闷的问道。

    以钟玥敏锐透彻的观察能力,龚香琴眼睛中的心疼和悲痛,自然瞒不过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妈,我一会儿再和你说。”龚香琴抹了抹眼泪,将自己的(情qing)绪控制住,开口问道:“你们怎么找到这来了?”

    “妈和栾航猜测你和张宸毅或许躲在这,就迫不及待的过来查看。你们果真在这。”钟玥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妈,那些杀我们的人你都解决了?”龚香琴问。

    “大队人马已经被我们灭了,还剩了几只不足为惧的臭鱼烂虾。”钟玥安慰道:“你不用担心,这些人威胁不了你的安危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!我没担心自己,我是担心你和我爸!”龚香琴焦急的喊道,她看了一眼四周,将钟玥拉到一边,将昨晚做的梦给她简单的说了,最后焦虑的道:

    “妈,我们回北京吧,那里才是核心。我担心爸,我也担心爷爷(奶nai)(奶nai)姥爷姥姥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钟玥听完这话后,没有质问真假,只是面色冷如冰霜,她沉吟了一秒,冲她说道:“上车,这事我们回去说。”

    说着,钟玥就要拉着龚香琴上车走人。

    “妈,宸毅他呢?”龚香琴却是扭(身shen),看向了张宸毅,冲钟玥说道:“我昨天从学校出来后,前前后后,一共遭遇了三次的追杀,都是因为张宸毅,我才能逃生成功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自然是跟着车一起离开。”钟玥拍了拍她的脊背,冲她说道:“妈可以让步,不再((逼))着你去见其他人,不会劝说你和其他人尝试在一起。但是,妈依旧不鼓励你和张宸毅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哦。谢谢妈。”龚香琴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香琴,夫人,你们先离开吧,我和栾航还有些事(情qing)要办,就不和你们一起回去了。”这时,张宸毅走到龚香琴两人的面前,主动避让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办什么事(情qing)?”龚香琴忍不住的问道。

    经过昨晚,两人之间的距离,其实又不知不觉的靠近了,龚香琴从心里上,更是不自觉的就想要依赖他,想要了解他的所有动向。

    “你忘了猪圈里的尸体和沟里的摩托了?”张宸毅压低声音,冲她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龚香琴没憋住的笑了,好一会儿才停下来,主动的上前一步,克制而又不失亲密的用完好的左臂环住他,拍了拍他的背,真诚的感激道:“谢谢你昨天救了我,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客气。”张宸毅也用一只胳膊在她背上轻轻拍了拍,随即便主动的后退一步,重新拉开两人的距离。

    感受到他在自己母亲面前,刻意的与自己在拉开距离,龚香琴在心底叹了口气,有些不太好受,随即又不(禁jin)骂自己矫(情qing)。

    她明明说过,两人如今拉开一些距离会好一点,现在反过来因为他的主动疏离而又心生难过。

    这还真是特么的太矫(情qing)了!

    收敛起这些繁杂的心绪,龚香琴冲张宸毅笑着挥挥手,上车与他告别。

    -

    等龚香琴走了之后,张宸毅才转过(身shen),将胳膊搭在栾航的肩膀上,勾着他往前面走,“兄弟,一起和我去挖尸体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,一遇见这种破事,反倒是想起我来了。可是我给你创造了机会,让你能和香琴妹子单独相处一夜,从见面,我也没听你说一句谢谢。”栾航胳膊一抬,将他的手从自己的肩膀给拿下来,接着反手给了他一拳头,打在他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谢谢你。”张宸毅被他捶的往后一缩(身shen)子,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别再这装疼了。老子根本就没用多少劲!”栾航看他捂着肚子在那喊痛,无语的就要上前去踢他一脚。

    “本来就受伤了。”张宸毅躲开他的臭脚,指了指一旁的铁锨,冲他说道:“挖尸的事(情qing)就交给你了,我去找个麻袋,一会儿装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!老子说要帮你了吗!”栾航气的直瞪眼,可是眼见张宸毅转(身shen)就走,不理他,最后还是拿起铁锨,乖乖的去挖土刨尸了。

    “你弄死他之前有没有审讯?”栾航将那人挖出来之后,看向拿着袋子走过来的张宸毅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审了。这人嘴巴蛮硬的,没问出什么话来。”张宸毅犹豫了一瞬,最后隐瞒了一半的真相。

    “我和钟姨也抓住了一人,你猜他招的是谁?是我爸!”栾航勾了勾嘴角,气的一脚踢到了那人的(身shen)上,“你说这些人也他|妈|的不嫌累,上次栽赃陷害我,这次又诬陷我爸!真是一群龟孙玩意。”

    张宸毅瞳孔缩了缩,声音都有些变了味道,“你说有人招了,说这次刺杀的幕后主使是你爸?”

    “对!你说好不好笑?!这些人一心想要离间我家和龚家的关系,老把戏翻来覆去的玩,我都腻歪了。”栾航骂骂咧咧的说道,没太注意到张宸毅的异常。

    -

    两人将尸体装进麻袋,又抬到车的后备箱里,准备先拉回镇上医院的太平间,给冷冻起来,找时间让人给火化了。

    张宸毅又将摩托车从沟里推出来,他骑摩托,栾航开车。

    一路上,张宸毅都在想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栾航的爸,是真的被冤枉的?还是他漂亮的玩了一把逆向思维的游戏,反而将自己的嫌疑给抹清了。

    两人处理完尸体,回到临时的住所,张宸毅还一直在想这个问题,栾航几次和他说话,都发现他心不在焉的。

    “你想什么呢?说出来听听。”栾航捶了他肩膀一下。

    张宸毅摇了摇头,用龚香琴搪塞了过去,让栾航对他又是一阵耻笑。

    “叮铃铃……”这时,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张宸毅拿起电话,听那边说完,立刻沉默了,过了许久,他头痛的揉揉额头,神色纠结的说道:“好,谢谢,我会想办法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他一挂电话,栾航立刻问道。

    “医院打来的电话,说我妈吵着要见香琴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