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90章 浪漫的逃亡2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等张宸毅离开后,龚香琴站在原地,焦急的等待着,眼见过去了十分钟,可是,张宸毅却还没有回来,她心中的焦躁也越来越浓。

    她从安静的站立等待,到不自觉的在原地跺脚转圈子,伸长脖子不断的看着前面,屏住呼吸听着细小的动静。

    可是,根本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动静,只有偶尔响起的几声狗吠,就连亮灯的人家也越来越少了,村民都差不多安睡了。

    “啪嗒,啪嗒……”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,龚香琴听到了脚步声,她心中一喜,还以为是张宸毅回来了。

    但是,她凝神一听,判断到这脚步声太重,不可能是张宸毅的,而且,来的方向也不太正确。

    龚香琴微微偏头,看向左侧的(身shen)后,就只见有光亮从前边的胡同口透出来。

    她的心一紧,知道这人手中一定拿着手电筒呢,若是他朝自己这边走来,那必然会看见自己。

    龚香琴的心提了起来,她犹豫了一秒钟,还是决定躲一躲,便要从屋檐下出来,准备找个麦秆垛之类的躲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!”

    龚香琴从屋檐下出来,刚向前走了两步,就听见(身shen)后传来一声大喝,她以为这人是在叫自己,步子一抖,心一下子蹦到了嗓子里,后背也惊出一(身shen)冷汗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是马上逃开?还是要转(身shen)?

    龚香琴在这一瞬间,脑子里快速的转着,分析这两种行为可能会带来的结果,分析她是否可以承担。

    但是,还未等她做出决定,却是听见了张宸毅沉稳平静的声音,“王书记,是我,张宸毅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宸毅啊,怎么这么晚回来了?我这两天见你家没人啊……”王书记松了一口气,语气却难掩惊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龚香琴大口的呼出一口气,觉得一颗要蹦出来的心脏终于又落了回去,她赶紧往前面走两步,躲在一个麦秆垛的后面,一边深呼吸着平复(情qing)绪,一边听着张宸毅和王书记寒暄。

    又过了半分钟,龚香琴听见两人分开了。

    再次过了几秒之后,她又听见了脚步声,不过,这次感觉比较轻快,而且是跑步的声音,是她熟悉的动静,根本就不用回头看,龚香琴就确定,这次走过来的人一定是张宸毅。

    “香琴?”张宸毅小跑到刚才的屋檐下,发现那里没人之后,就又往前了几步,压着声音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。”龚香琴赶紧从麦秆垛后面跑出来,当看见张宸毅的瞬间,她有些控制不住的一把抓住他的胳膊,激动的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去了那么久?”龚香琴小声的问道,语气中带着几许的担忧和抱怨,还有受惊之后的委屈。

    “抱歉,刚才让你受惊了。”张宸毅用另外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,又将她往怀里一揽,(情qing)不自(禁jin)的在她发顶亲了一下,温柔的安抚道:“没事了,咱们现在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龚香琴点了点头,没有推开他,也无法拒绝他的安抚。

    有惊无险的绕回到前面,走进无门的院子,龚香琴借着微弱的月光,看着这破旧残败的院子,再看着丢的到处都是的破砖烂瓦,心底不(禁jin)泛起了一丝凄凉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房子拆的……”龚香琴开了个头,却不知道后面该怎么继续说下去了,她咬了咬唇,最终还是放弃了。

    “蛮好的。”张宸毅看了她一眼,接口道:“以后再盖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龚香琴愣了一下,点了点头,刚想问他有没有钥匙呢,就见他往猪圈那边走,也不(禁jin)跟着走了过去,吃惊的看着那里躺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你打死的?”龚香琴看向张宸毅,“你刚刚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死,弄晕他了。”张宸毅冲她说道:“放心,我四周都检查过了,就他一人来盯梢。我将他拖进去,绑起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宸毅弯腰,将那人直接扛到了肩膀上,走到堂屋门口时,粗鲁的往地上一摔,将那人摔的痛醒之后,他又是一手劈到那人的脖子上,再次将他给劈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龚香琴看他这动作,觉得自己的脖子都一疼,不(禁jin)缩了缩。

    张宸毅没有钥匙,而且,他也不需要,这门上破旧的锁根本就挡不住他,他随便找了个细的铁丝就将门给撬开了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张宸毅推开门,冲她说道:“开灯就行,村子里没有他们的人了,就他自己,今晚这里会很安全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嗒。”龚香琴熟练的走到开关的地方,一拉绳子,将灯给打开了,灯光大亮的一瞬间,刺的她不(禁jin)眯了眯眼睛,适应了几秒钟,才看向张宸毅。

    “你受伤了?!”龚香琴这才看见他的胳膊上竟是在流血,立刻焦急的跑到他面前,“你怎么伤的?我给你拿纱布,赶紧的包扎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着,龚香琴用一只手,有些费力的从自己的手提包中拿出纱布和药水,要给他包扎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来。你右臂别乱动。”张宸毅接过来纱布,看了一眼伤口,冲她安慰道:“刚才被他用刀子划了一下,伤口不深。”

    “我右臂没事,你那被刺猬扎的手心也要用(热re)水洗洗,然后再抹点药水,消消毒。”龚香琴说道:“我去厨房烧水,你先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应该由我来说,你摸摸你自己,发烧还没退呢,你安稳坐在这里,你不乱动,我就舒心了。”张宸毅将她按在椅子上,盯着她的眼睛,让她做保证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,我不动,我在这躺尸。”龚香琴举手作保证。

    张宸毅听见她的话,甩手给了她一个脑袋崩,轻声斥责道:“别乱说话,你还没死呢。”

    龚香琴,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张宸毅出了堂屋去厨房烧水,龚香琴坐了一会儿后,感觉有些无聊,便站了起来,看着这屋里的摆设,来回的慢慢转悠。

    其实,这里放着的东西,就和她去年还在这里的时候,几乎是一样的,只是有许多落了灰,显然没有人收拾。

    龚香琴慢慢的走到里间屋,忽然间目光一凝,快步的走了两步,从窗台上拿下来那个纸盒子,里面放着碎布,剪刀,还有一双几乎已经做完的小孩的虎头鞋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