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86章 执拗的爱着她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“我不是不孝顺父母,但是,我不会无原则的服从他们。有没有你,我都不会让我母亲掌控我的婚姻,一次就够了,不会有第二次。前世,我和你离婚后,必然不会再娶,也不会有后,我会孤(身shen)一人。

    为此,我铁定会和母亲一次次的争吵,有多激烈我不知道。所以,你不必觉得因为你,因为我们的这份(情qing),我才和母亲闹成这个地步,终究是我自己的因素,其实和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会这样说?”龚香琴震惊的看着他,根本就不相信的质问道:“你为什么不会再娶?前世,你又不(爱ai)我,你可以喜欢上其他的女人啊?!”

    张宸毅不(禁jin)笑了,“你觉得遇上一个(爱ai)人很容易吗?随便找一个不烦的女人结婚自然简单,但是,对我而言,一次失败的没有(爱ai)的婚姻就够了,我绝对不会将就第二次!所以,我可以肯定的回答你,别说陆雪霜那个品行不正的女人,任何女人我都不会再娶!估计我那时也没有什么心力和精力去谈什么(情qing)(情qing)(爱ai)(爱ai)的,怎么喜欢上一个女人?”

    龚香琴觉得自己对他的认知,因为这一场谈话,被刷新了好几次,之前她以为自己已经很了解他了,原来并不是!

    他比她所认为的,还要固执,还要执拗,而且,原来他的骨子是那么一个高傲的人,充满了自信,明白自己所需要的一切,对自己的人生控制(欲yu)十足,不(允yun)许其他人来掌控他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一直都小瞧了你。”龚香琴有些惊叹的看着他,“很多人都凑合的,随着父母的安排,无所谓的过一辈子,你这么执拗做什么?将命运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?”

    “……执拗随了我妈吧。要不然,也闹不成这个地步。”张宸毅苦笑一声,顿了一下,低声的冲她说道:“我现在就是你手中的风筝,线就在你手中,你完全掌控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龚香琴被他说的心口猛的一跳,抬头看了他一眼,嘟囔道:“我可没有掌控(欲yu),一点也不想掌控你。做风筝多委屈你啊,你该做雄鹰才符合你呢……”

    张宸毅愣了一下,不(禁jin)大笑了起来,特别想要伸手,揉一揉她的发顶,或是将她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可,却是要克制,因为怕她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其实,说自私的,我如今很庆幸我遇见了现在的你。你前世所受的苦难,还有经历,塑造了温柔善良有气质的你,让我为之着迷。你没有成长,我也不会有(爱ai)人。这辈子还和你说的前世一样,也是一生无所(爱ai),孤独的奋斗。老了变成一个没人要的糟老头子,就连美好的回忆也没有,至少我现在有了。我该谢谢你……”

    龚香琴看了他半天,又叹了口气:“唉,我一直觉得我前世对不住你,当初结婚后对你实在是太不好了,原来一切不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个傻妞,你没对不起任何人。我当时是从心里看不上你的,对你也没有(情qing)。你没伤我的心,顶多让我很烦。你就算不闹离婚,我们之间也不会多么和睦,你还会被困在家里一辈子,基本守一辈子的活寡。虽然前世你受了很多苦,可也有很丰富的人生,是一件好事。”张宸毅心疼的看着她,又忽然间的叹了一口气:

    “我算是明白了你开始为何一直在补偿我,一直在为我付出,一直退让。你可真是傻!”

    龚香琴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,想也没想,随即气呼呼的说道:“我不这么傻,不对你那么好,你还不会喜欢上我呢!”

    “说的有道理。虽然我一定会被现在的你吸引,但是你对我的好和我家人的好,才是让我这么(爱ai)你的原因。”张宸毅笃定的点头。

    龚香琴回过神来,有些懊恼自己刚才说的话,听到他这么说,又不敢去接下面的话茬了。

    是啊!

    他(爱ai)她,执拗的(爱ai)着她,一心为她好,她不是不(爱ai)他,可是,因为种种的原因,现在不能心无芥蒂的和他在一起。

    对于张母,她不知道自己对她还有多少愤怒,还有多少怨怼,在知道她疯了之后,这些愤怒和怨怼,哪怕转成了一些同(情qing),她还是一点都不愿意再看见她,不想再听见她说话!

    无论张母会冲她说什么,她只要一想想她开口的那个画面,就会马上想起她那理直气壮的要她同意让张宸毅去借种,甚至在她不同意后,还对她一脸怪罪的可恶的样子!

    而且,她的妈妈也在向她施压,她对张母是那么的愤怒,她不能不考虑母亲的感受,还要这么轻易的要去原谅张母,再次和张宸毅走的非常近。

    或许,张宸毅也知道这一点,或许为了保护他母亲,也为了不让她感到压力,所以,他自己也在拉开彼此的距离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,从那一天起,就失去了甜蜜,可以自在相处的氛围。

    “那个,我累了,不和你说这些了。我睡觉了,你若是饿了,就自己去找吃的吧,不用管我,我没有胃口……”龚香琴将脑袋往被子内一缩,闷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等等,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。”张宸毅神色变的严肃起来,“你想想这一段时(日ri)以来,你遭遇的意外或是刺杀,还有这次他们毫不顾忌的杀戮。你不觉得密集的有些奇怪吗?就算是政局交替,处在震((荡dang)dang)中,也没有必要这样的将目光都放在你的(身shen)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在我(身shen)上,不就是为了牵制我爸妈吗?”龚香琴一听他谈起这个事(情qing),赶紧将脑袋冒出来,又重新坐正,紧张的问。

    “对,是为了牵制你爸妈,你想过这背后的严重后果吗?你说前世栾航和你在一块呆着,可是他却没有让你去见你父母。我想并不是他不想,是他不能让你去!你父母很危险!”张宸毅顿了一下,有些残忍的猜测道:

    “或许也有可能当时玥姨和你爸遭遇了重创,甚至被抓下台,你无法和他们相认。而栾航他那么伤你,是被((逼))无奈的为了保护你,让你远离北京。更有甚者,栾航后来也死了,所以,他已经无法将你带到玥姨面前……”

    张宸毅的猜测,让龚香琴害怕的打了一个激灵,浑(身shen)颤抖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