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83章 你说这些,就是为了将我推开?!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张宸毅听到这话,猛的从(床chuang)上站起来,震惊的瞪着她,几乎是尖声的质问。

    妒火,怒火,难以置信,甚至被欺骗等等爆炸负面的(情qing)绪一同向他袭来,几乎要在这一瞬间将他的理智淹没。

    龚香琴被他的声音和动作吓了一大跳,再见他脸色铁青,放在(身shen)侧的手也紧紧的握成拳的样子,明显万分暴怒。

    她见他这样,心也咯噔一声,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其实,对于他的反应,她可以预见,任谁听见自己心(爱ai)的人和自己兄弟还曾有过这样的恩怨纠葛都无法平静的接受。

    或许,在栾航刚出现,还未和张宸毅成为亲密战友兄弟的时候,告诉他这些,会令他稍微好受那么一些。

    或许会好受一些吧。

    但是,之前两人还亲密无间,没有裂痕,她那时其实不敢说,怕两人之间因此有了芥蒂,会影响彼此的感(情qing)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已经不存在这个困扰了。

    因为两人的感(情qing)已经出现了巨大的裂痕,已经变成了这个痛苦尴尬的局面。

    龚香琴觉得说与不说,隔阂既然都存在了,那再扔出一个炸弹,将彼此之间的裂痕炸的更裂一些,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了。

    破罐子破摔吧。

    “你听的没错,我前世确实对栾航有过(爱ai)慕,但是,他并不喜欢我……”龚香琴开口,想要继续解释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张宸毅抬手,却是脸色铁青的打断她的话,“给我一分钟的时间,我需要平静一下。”

    龚香琴看着他走到窗边,背对着自己,看不清他的表(情qing),叹了一口气,龚香琴转开视线,有些疲倦的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发烧的酸痛,还有臂膀的疼痛,都在消耗着她的体力,她忽然觉得现在提起这个话题,就是在自我折磨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故意的?故意这么说,说什么前世的这些荒诞的事(情qing),其实就是为了将我推开!”张宸毅过了半天,转过(身shen)来,看着龚香琴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龚香琴皱眉,被他这么质问,换成她自己开始变的火大了,

    “我现在需要将你推开吗?!我们两人已经分开了。我就站在这里不动,你自己还可以像以前那样亲密的靠近我吗?!你不能!我只是向你完成曾经许给你的承诺,我要告诉你真相!我和栾航再如何的恩怨纠葛,那也是前世的事(情qing),和今生没有一点关系,你为什么要如此愤怒?!我即便想要推开你,我也没必要编造一个这样的谎言!”

    张宸毅听到她居然还这样问自己,问自己为什么愤怒,令他更加恼怒的同时也都要怀疑自己的(情qing)绪是不是过激的可笑:

    “这些经历对你而言,算什么?过眼云烟,飘过就散?你说你(爱ai)慕栾航,我是觉得吃醋,我是觉得不舒服。

    但是,相比之下,这都是小事。你说的你曾因为他跳河自杀?!这到底又是因为什么?!栾航是我可以交命的兄弟,你突然对我说这些,我觉得我对他所认知的一切都崩塌了!什么兄弟,我现在想立刻冲到他面前暴揍他一顿!”

    龚香琴被他脸上凶狠的神色给吓了一跳,仔细的观察他的神色,见他竟是只有怒火,而不是膈应吃醋,心中泛起暖意的同时,还有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你在气愤栾航害我自杀?你这真的不是……因为吃醋吗?我前世曾经喜欢过栾航,还不知好歹的觉得王瑾轩更好,而嫌弃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也说自己不知好歹了。”张宸毅有些不耐烦的打断她的话,“我是吃醋,但是,你先告诉我,栾航怎么害的你要跳河自杀的?!”

    龚香琴被他那句‘你也说自己不知好歹了’给怼的哑口无言,顿了一下才说道:

    “前世,我孤(身shen)一人刚到北京时,十分凄惨,没房容(身shen),也没钱吃饭,就在我为了活下去甚至要去当陪酒女的时候,栾航救了我,给我安稳的生活,让我给他当模特,所以,很自然的,我就(爱ai)慕上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张宸毅眉头紧皱,(情qing)绪已经渐渐的平复下来,他重新坐下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并不是喜欢的栾航,而是喜欢上了一个我幻想的英雄,只是这英雄是以栾航为原型想的。但,当时我不懂,而且,这份(爱ai)慕当时就是我的精神支柱,是我活下去和拼搏的动力。

    之后,栾航的朋友白雨绑架了我,我被她刺了一刀,同样不能怀孕了,我想让栾航为我报仇,可栾航羞辱了我一番,说不会为了我这样一个随便收留的玩物,去伤害自己的朋友。我的精神支柱因此崩塌,当时承受能力差,一时想不开,就跳河自杀了,当然没死成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!!”张宸毅再次大声的叫住她,声音有些发颤的问道:“你说你上一次也中刀了,也难以怀孕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啊。这就是我的命吧,总也逃不开。”龚香琴看清他眼中的心疼,鼻子一酸,立刻偏过头,眼睛却有些红了。

    明明她觉得自己对于怀孕一事真的已经看淡了,尤其是这件乌龙的小产事(情qing)之后,她已经不盼着要孩子了,有些死心了。

    可是,被他这么心疼的看着,龚香琴一下子觉得自己特别的委屈,好像一下子又变的脆弱起来,矫(情qing)起来了。

    张宸毅见她红红的眼眶,心疼的为她揪起,想伸出手为她抹去眼泪时,伸出去后,却是又停了下来,冲她安慰道:“我相信这次一定不一样。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说这个话题了。”龚香琴眨了眨眼睛,将即将泛滥的眼泪给憋回去,打断他的问道:“你现在也知道了我和栾航的纠葛了,你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件事很不简单。你口中的栾航和我了解的,虽有出入,但确实是一个人的(性xing)(情qing)。他这人是有些自大,但是,绝对不会如此羞辱你。”张宸毅听完原委之后,(情qing)绪反而渐渐的平静了下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