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82章 我梦见了前世的你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“我说梦见了前世的你。”龚香琴看着他,一字一句的又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张宸毅却是有听没懂,他皱了皱眉头,一边拿起纱布给她包扎伤口,一边问道:“什么叫做前世的我?”

    “前世,就是你的上辈子。”龚香琴神色十分平静的说道:“我其实记得上辈子的事(情qing),从小到老的全部记忆……”

    张宸毅给她缠纱布的动作一顿,抬头看向她,见她神色认真,不似开玩笑,惊诧的挑了挑眉,却是半开玩笑的调侃道:“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龚香琴被他这一句逗的笑了起来,右臂也跟着动了起来,张宸毅为她缠纱布的力道跟着大了一些,疼的她直抽气。

    “让你别动,疼了吧?!”张宸毅心疼的责备道,手上的动作不(禁jin)变的越发小心翼翼起来,生怕再将她弄疼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在意吗?不想知道你我的前世到底发生了什么吗?”龚香琴见他的心思都在自己的伤口上,纳闷的追问道。

    张宸毅沉默的为她包扎好伤口,又为她倒了一杯温水,将消炎和退烧药片抠出来,放在她手中,见她吞下去之后才问道:

    “那上辈子,我们是夫妻吗?”

    “一开始是。”龚香琴点头,“后来离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和现在一样?也是因为孩子的缘故?”张宸毅停顿了一下,又问道:“你怎么会忽然间想要告诉我这个?”

    “刚不是说了,我刚做梦,梦见前世的你了。而且,之前就承诺过要告诉你的,现在觉得想说就说了。”龚香琴看着他,低头自嘲的笑了一下:

    “曾经我很忐忑让你知道这些,怕你会嫌弃我。但是,现在或许不一样了,让你知道这些,或许能让你对我少一些愧疚吧。你总觉得对不住我,我其实不喜欢这种感觉,也让我不知该怎么自在的面对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张宸毅坐在她(身shen)边,皱眉好奇的问:“人真有上辈子?就算有,难道还和今生的人和事有所重叠不成?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问,将我也问糊涂了。”龚香琴愣了一下,想了想,才开口解释道:

    “或许说前世也不准确,我理解为是我重生了。就像是你玩游戏,第一次你打到后面一关的时候你死了,然后你存档重新从前面再来一遍一样。前面存档的都没有变,后面的,因为你的改变才会发生变化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存档重生的时间,恰好是我们新婚的第二天。对不对?”张宸毅虽然是疑问,可是,语气却是无比的笃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猜的很对。”龚香琴很坦然的点头说道:“毕竟,我在婚礼上还和你们一家大闹呢,之前也是各种不愿意,第二天的转变太明显了。”

    张宸毅也开始回忆起之前的那段(日ri)子,再听她这么一说,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:

    “难怪,我觉得你完全变了。我想问,你为什么会改变?你一开始真的是喜欢王瑾轩的?和王瑾轩的那些书信其实也是你之前写的?”

    “写信还是陆雪霜写的,但是,我前世最初是真的蠢,识人不清,又市侩虚荣,确实觉得王瑾轩是良配,反而瞧不上你。所以,和你结婚后,我就天天和你闹离婚。那时候我很凶,也不是个好儿媳,家务活我从来不做,也不会赚钱,也没将彩礼钱给你们还债,你们家过的很难,你弟还因此辍学了。那时,我对你爸妈弟妹很不好,恶言恶语,他们很怕我,尤其是你妈最怕我,从来不敢在我面前说三道四,见我就想躲着我……”

    龚香琴说到这,不(禁jin)讽刺的笑笑,看了他一眼,又说道:

    “这一次,我感念你们前世从未对我恶言,我觉得你是个好丈夫人选,可以一起过(日ri)子,所以,想掏心掏肺的对你们家好,对你爸妈弟妹好,最后,却让你妈觉得可以随意踩我头上,可以任意的磋磨我,辱骂我,是不是很可笑……”

    张宸毅神色间有些羞愧,绷着脸点了点头,“我妈就是欺软怕硬,气人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刚听我说前世对你家不好的事(情qing),你不生气吗?”龚香琴问他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或许没亲(身shen)经历过,我没怎么有感觉。”张宸毅摇了摇头,看着她,低声说道:

    “我只记得你这次对我很好,对我家人很好。我记得你将彩礼钱还回来,你给我们做衣服,你给我偷偷的买书,你寄给我的每一份(肉rou)干等等,我更是记得这些事(情qing)每次带给我的感动,感激,还有为你心动的感觉……反而想象不到你凶神恶煞的凶婆娘的样子到底是怎么样的。”

    龚香琴看了他半天,眼睛渐渐的有些红了,她捂了捂眼睛,有些恼怒的质问道:“张宸毅,你是不是再对我说花言巧语,就是为了让我越来越对你放不开?!”

    张宸毅愣了一下,眼中闪过了一抹笑意,他点了点头,说道:“这都让你发现了。我刚刚其实很生气,你居然这么凶,对我和我家人这么不好!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龚香琴憋不住的笑了起来,放下手瞪着他道:“你这生气生的,真是一点也不真诚。”

    张宸毅冲她耸了耸肩,不接这个话茬,而是问道:“你觉得栾航是个坏人,也是因为这个前世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龚香琴看了他一眼,想到和栾航的前世纠葛,再想到如今他们三人的关系,不(禁jin)感慨又释然的笑了笑:

    “我前世认识栾航的时候,他是个摄影师,我不知道他是个军人。我现在会的一切拍摄技巧,都是他一手教的。是不是很惊奇?”

    张宸毅想了想,摇头道:“谈不上多么惊奇吧。栾航前几天,刚和我说过,他想当个自由摄影师,我该恭喜他真的能实现这个梦想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龚香琴挑了挑眉,顿了一下,又盯着他的眼睛说道:“那如果我说,我前世曾(爱ai)上了栾航,甚至,还因为他,曾经跳河自杀过一次,你怎么想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