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81章 我梦见了前世的你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张宸毅知道她一定是伤口疼的有些受不住了,能睡着对她而言,也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“你坐前面,面朝我,这样你睡着了,我也不用担心你在后面会掉下去。”张宸毅将车子停下来,再次交换两人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又不是小孩子,你这样还怎么好开车。”龚香琴看了看,摇头拒绝,“算了,我忍一会儿,也就半个小时的事,我不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止半个小时,我绕的都是远路,至少要一个小时以上。听话,我这样依旧能开车,你这么瘦,占不了多少地方。”

    张宸毅说着,有些强硬的将她拦腰一抱,将她放在了车上,然后自己一跨,也跟着上了车,让她左臂怀着自己的腰,脸贴着自己的(胸xiong)口,形成一个再亲密不过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张宸毅看着前面,没敢去低头看她,因为他怕自己会忍不住的想要亲吻她的发顶,亲吻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龚香琴埋在他怀中,闷闷的应了一声,也不敢抬头去看他。

    两人的姿势,就好像在抱团取暖一样,在两人的关系出现了裂痕之后,再这样的亲密的相拥,带给彼此的除了温(情qing)之外,没有一丝旖旎,有的只是些许的尴尬和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这样抱着张宸毅,让龚香琴的心底涌起一股安全感,总觉得哪怕后面还有追击的敌人,哪怕刚刚面对枪林弹雨,也因为有他在,自己可已变的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也确实如此,若刚刚在学校,不是因为张宸毅在她(身shen)边,她也无法第一时间躲开那(射she)向自己的子弹,更无法成功的逃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,不知道妈妈她现在怎么样了?那些敌人会不会见自己跑了,直接将苗头对准她?

    虽然知道妈妈能力出众,八成不会出事,可是,龚香琴还是难以抑制的为她担心。

    胡思乱想了一阵之后,龚香琴终于抵不过(身shen)体的疼痛和疲倦,靠着张宸毅,渐渐的陷入了沉睡。

    听到她的呼吸变的绵长之后,张宸毅低头看了她一眼,确定她真的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犹豫了半天,张宸毅抬头,然后低头看她了好几次,终于最后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(情qing)感,低头在她头顶上(爱ai)怜的亲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-

    一个半小时之后,穿过了无数的田间小路,张宸毅带着龚香琴终于到了柳林镇上。

    他将车子开到了一个小旅馆门前,轻轻拍醒龚香琴,“香琴,我们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龚香琴吃力的睁开眼睛,哑着嗓子应了一声,她想从车上自己下来,可是,一下车腿一软,差点跌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发烧了!”张宸毅赶紧扶住她,看她脸色潮红,立刻去摸她的额头,心疼的说道:“香琴,你忍一忍,我们安顿下来,我马上去给你买药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龚香琴无力的说道,被他扶着走进小旅店,进去前,她特意将自己受伤的地方给捂了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住店,也不需要(身shen)份证,只要登记一下,给了钱就可以住。

    张宸毅开了一间房,扶着龚香琴赶紧进了房间,见她躺下后,又给她倒了一杯温水,端到她面前:“你先喝点水。我这就去给你拿药,你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往家里打个电话,问问我娘她们,我妈回去没有?”龚香琴有些虚弱的说道:“电话号码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也会打听的。你安心休息。”张宸毅打断她,再临出门前又嘱咐道:“你记得将水喝光,困了就睡。门我在外面给你锁上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龚香琴冲他摆了摆手,目送他离开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张宸毅很快的开车找到一个小的医务所,拿了纱布消炎药退烧药等东西后,又去了一个衣服店,给龚香琴买了一件上衣,才赶着去了电话亭。

    不过,他没有往陈小兰家里打电话,而是拨打了他和栾航所在的地方的电话。

    没有人接。

    张宸毅犹豫了半天,还是拨了陈小兰家里的电话,响铃了许久之后,终于接通了,陈小兰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:“找谁啊?”

    “四姑,我是宸毅。玥姨有回来吗?”张宸毅低声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宸毅啊!”陈小兰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,“你在哪儿啊?!哎呦,我给你说,你现在可别带着香琴回来。玥姐不在,刚刚她回来了一次,说要是我接到你的电话,就一定要这样告诉你。现在外面乱的很……”

    张宸毅听见钟玥没事后,不(禁jin)松了一口气,赶紧问道:“那你见到栾航没有?他有没有事(情qing)?”

    “栾航没事,我听玥姐说了,说他没事。”陈小兰又赶紧的问道,“香琴呢,她没在你(身shen)边吗?你们现在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香琴在旅店休息,也没大事。”张宸毅没给陈小兰说他们现在的位置,便将电话给挂断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打完电话,张宸毅一路警惕,快速的回到小旅馆附近,出于谨慎,他没将摩托车放在旅馆,而是敲开一户人家,给了对方一块钱,寄放在了对方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拿着药,他快速的回到旅馆的房间,当打开门,看见龚香琴还好好的躺在(床chuang)上时,他不(禁jin)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香琴,醒醒,吃完药你再睡。”张宸毅将东西放在桌子上,走到(床chuang)前,轻轻的将龚香琴摇醒。

    “……嗯,你回来了?”龚香琴费力的睁开眼睛,声音更加沙哑了,小脸也烧的红红的,她想要从(床chuang)上坐起来,动了动,却是发现浑(身shen)没有一点力气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,你靠着不用动,尤其是你这右边的胳膊,可别胡乱用力。”张宸毅赶紧上前扶她,拿起枕头,给她垫高后面,让她舒服的靠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谢谢。”龚香琴疼的呼出一口气,等缓过来那股劲后,才看向他问道:“可打电话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打了。你妈没事,只是没在家,估计在忙着在追捕他们。”张宸毅将买的纱布和消炎药水拿到(床chuang)上,小心的解开手帕,听到她疼的抽气声时,也觉得自己的心疼的揪起来。

    “忍一忍,我要给你抹药水了,会……很疼。”张宸毅看了她一眼,提醒道,他拿着棉棒的手都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怕她疼。

    龚香琴应了一声,见他小心翼翼的为她抹药的样子,疼的直抽抽,可却没有喊痛,而是忽然间说道:“我刚睡着做梦了,梦见你了,还是前世的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张宸毅猛的抬起头,看向她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