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80章 有他在,无所畏惧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她开摩托车的水平本就一般,如今,再加上随时会(射she)过来的子弹威胁,更是让她受影响,龚香琴将车子开的七拐八扭的,惊险的随时都可能要翻车。

    令龚香琴和张宸毅都无比的庆幸是,或许因为刚才就不断响起的枪声,早已经将还停留在附近的人给惊走了,再加之他们选择的地方本来就比较偏僻,这一条道上根本就没有人。

    所以,龚香琴不用担心将车子开成这样会撞到人,也不用担心流弹会伤到无辜,这让她轻松不少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然而,这并不能降低他们如今的危险。

    在这里阻击他们的敌人,虽然只有一人开枪,但是这人的枪法很准,每一枪都几乎击中车子。

    张宸毅扭着(身shen)子,愤怒的还击,终于三枪之后,成功的将他爆头干掉,但是,还没等他松一口气,龚香琴痛的惨叫一声,摩托车也往一边一歪,差点直接摔倒。

    “香琴!”张宸毅回过头来,看见她的胳膊被子弹擦出一条大的伤痕,不断的在流血,令他又惊又心疼。

    “我,我没事……”龚香琴强忍着剧痛,将车把重新控制住,飞速的朝前驶去。

    张宸毅心疼的看了她一眼,强忍着没有让自己去看她流血的臂膀,扭过头,朝着(身shen)后的轿车疯狂的(射she)击。

    等爆掉那人一个轮胎之后,张宸毅迅速的回转头,(身shen)子贴上龚香琴,双手握住车把,冲她道:“你自己捂住伤口,我来开车。”

    “后面的人?”龚香琴有些气弱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管!他追不上来。”张宸毅沉着脸说道,“你来踩油门!我把控方向。”

    “轰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龚香琴就踩了油门,顿时间车子如一支离弦的箭飞(射she)而出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后面那人从车上跳下来,追着他们一边跑一边(射she)击,可是,打中了车尾两枪,子弹就用光了,等他上好膛,再次(射she)击时,张宸毅两人却是已经超出了(射she)程范围。

    “妈的!”那人拿着枪低咒一声,不死心又愤怒的朝他们(射she)了两枪才收手。

    他朝地上吐了一口痰,面色凶狠的走回到车子旁,拿起对讲机,开始汇报:

    “他们跑了……嗯,知道了,我会继续追击的。那个龚香琴受伤了,估计要去医院……行,我会安排人堵住他们的路……钟玥那边,你要解决,要不然我这边会很有压力……行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车子开出很远后,张宸毅确定后面暂时没有追兵,向四周查看之后,便找了一个小道,将车子开到一颗大树后面,赶紧熄火停了下来,扶着龚香琴从车子上下来。

    张宸毅让她背靠着大树,看着她惨白的小脸,心疼的说道:“你将手松开,我看看你的伤口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事,子弹没在里面,就是擦伤。”龚香琴放开已经染满鲜血的左手,吃痛的吸了一口凉气,却还是冲张宸毅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暂时还不能去医院,你要先忍忍。”张宸毅看着她手臂上那一大块血(肉rou)模糊的擦伤,都要心疼死了,恨不得能够代她受罪,自责的说道:“对不起,我没保护好你,让你受伤了……”

    龚香琴看了他一眼,没接这个话茬,痛苦的喘了一口气,吃力的冲他说道:“我包里有干净的手帕,你拿出来,帮我包扎一下伤口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等。”张宸毅再才注意到她(身shen)上一直背着一个小的斜挎包,赶紧的打开,在里面翻找手帕。

    只是,手帕还没找到,却是看到了那个他送给她的心形吊坠,他翻找的动作一停,看着这个礼物,心口一(热re)。

    当时,他送给她的时候,曾经戏言,这是送她的离婚礼物,现在看来,确实不假,真的是离婚礼物。

    张宸毅很快将心思收敛了,装作没有看见的略过那个吊坠,将手帕给翻找出来,将包放下,一边给她包扎,一边担忧的说道:

    “这样没有消炎,很容易就感染,要不然,我们去前面的六街村,找个医务所包扎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必要。我不想进村子,因为我害了其他人我更良心不安。这伙人已经疯了,居然在学校就开始大开杀戒了……”

    龚香琴捂着伤口那,疼的直皱眉,声音中冲满了担忧,“也不知道我妈和栾航他们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他们不会有大事。”张宸毅看了一眼四周,冲她说道:“我们要继续走了,不能再这停留太久,不安全。我开车,你坐后面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龚香琴点了点头,费力的坐在后座上,用左手环住他的腰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贴我更近一些,这路不好走,太颠了,我怕你会被甩出去。”张宸毅感觉到两人之间那略小的隔阂,犹豫了一下,还是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哦。”龚香琴应了一声,(身shen)子又往前移了移,直到自己的(身shen)子完全贴上他的背脊,才停了下来,搂着他的腰的左臂也跟着紧了紧。

    “……坐稳了,我发动了。”张宸毅因为她的贴近,(身shen)子僵了一瞬间,清了清嗓子,才低声冲她说道。

    龚香琴应了一声,等车子开出一段距离之后,她犹豫了一下,还是将脸侧放在他的背上,真正的与他亲密相贴。

    张宸毅感受到她的动作,背部的肌(肉rou)直接崩紧了,心里却是无法抑制的涌起了一抹喜悦,若是(身shen)后没有危险,若是他们现在不是被人追杀的到处乱逃,他会更开心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要去哪儿?”龚香琴见他走的都是乡下的田间小路,根本就没有人,不(禁jin)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张宸毅一边开,一边偏头冲她说道:“我们先暂时离开马乡镇,去柳林镇那边。这里许多人都认识你,我们也藏不了,看到你这样,民众也会受惊的。跑到隔壁镇上,随便找个小旅馆,也好将你伤口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龚香琴没有异议,而且,她现在觉得异常的疲倦,有些无力的贴着他说道:“我先睡一会儿,等到了镇子,你再叫我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