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78章 我想再次抱紧你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“这才对嘛!”栾航见他终于跑过去,高兴的吹了一下口哨,振臂为他加油,大喊道:“兄弟,爷们点,上前揍他一顿!告诉他,那是你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龚香琴听见栾航的叫声,脚步不(禁jin)一顿,惊诧的扭头,真的看见张宸毅向自己跑过来,心跳在这一瞬间立刻飙了起来,跳的飞快,鼻子也有一些酸酸的。

    她无法动颤,也无法离开,这是她心底的希望,她渴望着他能跑向自己,至于其他的后续结果,在这一刻,她不愿意去考虑,其实也无法去思考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等他来到自己面前时,应该冲他说什么,又应该做什么,是不是要给他一个拥抱,还是考虑到两人的尴尬痛苦的现状,只要握握手就可以了?!

    思绪从混乱,渐渐的变成了空白。

    最后龚香琴就只能听见自己砰砰砰跳动的心脏,就只能看见迈着步子,一步步的,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张宸毅,其他的一切都从她的世界消失了……

    -

    钟玥原本坐在车里,因为龚香琴刚刚说出的那些话,而有些神思不属,直到栾航的喊声,才让她回过神来,才知道他们竟然也已经跟过来了。

    钟玥皱紧眉头,立刻从车上下来,站在车门口,看着前面的那一幕,看着漫天花瓣中,同时朝着女儿跑去的两个男人。

    女儿的选择自然不言而喻,她的眼中,明显就只有张宸毅,两人之间还有没有感(情qing),只要眼睛没瞎的人都能够判断的出来。

    甚至,在此时,就连这深(情qing)无悔的背景音乐,都好似为了他们而放的,(娇jiao)艳的花瓣也好似为了他们洒落的……

    钟玥抿了抿嘴唇,神色露出几分犹豫不决,她上前走了两步,又停了下来,最终还是没有选择上前。

    -

    短短几百米的距离,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龚香琴站在那里,却是觉得时间好像静止了,为什么过了这么久,张宸毅还没有跑到她面前……

    她先是望着张宸毅的眼睛,却是被他的炙(热re)的目光所灼伤,忽然变的不知所措,心跳动的也越来越快,她有些赧然的垂下眼眸,去数他的步子。

    一步,两步,三步……

    等他距离自己一步之遥时,龚香琴才抬起头来,一眼就望进了他满是笑容和柔(情qing)的目光中,灿烂炫目的令她也不由的跟着甜甜的笑了……

    张宸毅没有冲过来抱住她,而是就在一步之外站定,他笑着冲她伸出手,眼神中带着忐忑和期待。

    龚香琴垂眸,看着眼前的手掌,等再次抬眼时,她看到了他眼中的小心翼翼,不(禁jin)为之心酸,怔愣了一秒钟,她终于伸出手,眼看就要握住他的手时——

    “龚小姐,等等!”封喆在他们(身shen)后举着左手大喊道。

    他的右手还捧着那束艳丽的玫瑰花,人累的有些气喘,脸颊泛红,头发也有些凌乱了,丝毫不见刚刚那种淡定成熟的成功人士风范。

    龚香琴收回手,和张宸毅同时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龚香琴歉意的看向封喆,冲他摇头说道:“封先生,我不会接受你的追求。还请你不要在我(身shen)上再浪费精力和时间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宸毅也看了一眼封喆,不过,他的目光并没有在他的(身shen)上停留,而是看向四周,等他的视线扫向((操cao)cao)场左边的房子时,立刻被吓的心脏一停。

    “有敌人,趴下!!”

    张宸毅大吼一声,就迅速的往前一扑,(身shen)子直接压在了龚香琴的(身shen)上,双手抱着她的同时,往地上倒下去。

    “砰!砰!砰!”

    几乎是在张宸毅抱着龚香琴倒地的时候,枪声响起,两三枚子弹从远处(射she)过来,落在张宸毅和龚香琴的(身shen)子旁边,溅起尘土无数。

    “香琴!”

    在枪声响起的一瞬间,钟玥惊恐的大叫一声,吓的心脏都要停止了。

    当看见张宸毅将她扑倒,成功的避开子弹时,钟玥觉得自己吓的要停摆的心脏才重新的跳动起来,在这一刻,她对张宸毅的感激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她迅速的恢复镇定,立刻掏出枪,指挥着手下发起反击,自己一边朝远处的敌人(射she)击,一边努力的朝龚香琴跑过去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封喆将手里的花一丢,也迅速的卧倒在地上,一枚子弹擦着他的肩膀飞(射she)而过。

    “((操cao)cao)!”

    封喆低咒一声,从来没有距离死神如此之近的他被吓的脸色惨白,浑(身shen)一抖,满心的惊恐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右前方的龚香琴,赶紧朝左边滚去,因为这些人都是来杀龚香琴的,越是远离她,就越安全。

    封喆对龚香琴可没有要舍(身shen)救她的(情qing)义或是决心,而且,在如此重火力之下,他都担心自己今天就死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点,他对龚香琴此刻充满了被牵连的恼怒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……”

    张宸毅只觉得子弹好似从四面八方朝他们飞(射she)而来,已经有许多次,子弹擦着他和龚香琴的(身shen)体飞(射she)而过,留下灼(热re)的疼痛,还有频临死亡的惊惧。

    更糟糕的是,他们处于空旷的地方,一百米内之内,没有任何的掩体,他们俩人就像是个活靶子一样,被敌人扫(射she)。

    张宸毅快速的朝四周看了一眼,在心中迅速的做了决定,护着龚香琴,快速的跑向距离他们大概一百五十米远的一个墙体。

    “香琴,拼劲全力跑!不用管后面!我会护着你!”张宸毅向她指了指方向,推了她一把,从怀中掏出枪,一边反击,一边护着她的(身shen)后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要小心!”龚香琴担心又害怕的看了他一眼,为了不拖后腿,她没有矫(情qing)的多言语,而是交付全部的信任,目视前方,卯足了劲往前面冲刺。

    十米,二十米,三十米……七十米,眼见已经跑了一小半了,恰好从左方飞(射she)过来一颗子弹,直中龚香琴的腰间位置……

    “香琴!趴下!”张宸毅在她后面惊恐的喊道。

    龚香琴没有一丝迟疑,(身shen)子往前一扑,重重的卧倒在地上,摔的她疼的一声闷哼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