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76章 张宸毅的情敌们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“啊!”龚香琴将书扔到一边,拍了一下桌子,抓着头发暴躁的低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烦了?”钟玥从外面走进来,看她这样,也不(禁jin)心疼,走过去揉了揉她的头发,歉意的说道:“抱歉,让你因为爸妈受委屈了,几乎将你半关在这里,无法出去。你再忍两个月,等这段(日ri)子过去了,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暴躁不是因为不能出门,是因为那些找上门来的,死缠烂打的人。”龚香琴压不住火的说道:

    “再有人上门来,我是坚决不见了。你帮我给拒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一家女,百家求。这种事(情qing),妈倒是蛮喜闻乐见的。”钟玥说道,“你又不能出门,就让他们过来陪你聊聊天,也算是个乐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妈,这对我而言不是乐子。”龚香琴一脸无语的看着她,“是折磨。”

    钟玥见她如此暴躁,再次揉了揉她的头发,有些无奈的笑了,“那好吧,其他人你可以不见。但是封喆来了,你总要去见上一见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过来视察钢厂的进度,让鸿瑞叔陪着就行。”龚香琴直接装傻的说道,“我现在不好出门。”

    钟玥盯着她看了半天,微微叹了口气,冲她说道:“封喆大老远过来,又是你的合作人,你不能不尽地主之谊,这礼貌上说不过去。以后你不想继续和他合作了?”

    龚香琴皱眉想了半天,压下内心的疲惫,不想让母亲失望,抬头问道:“封喆他已经到这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不过,他没到家里来,说让你去镇上的学校那边找他。他在那呢。”钟玥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去学校那做什么?”龚香琴皱眉,盯着钟玥一直看,眯着眼睛问道:“妈,你该不会是有什么事(情qing)瞒着我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封喆说他在那给你一个惊喜。”钟玥耸了耸肩,“不过到底是什么惊喜,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讨厌惊喜!”龚香琴重新埋下头。

    “或许‘惊喜’真的是惊喜呢。”钟玥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你不能为了张宸毅将你的心锁死。听话,妈出去了,在外面等你。你换(身shen)衣服出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钟玥出去了。

    龚香琴怔愣的几秒钟,拉开抽屉,从里面拿出那件张宸毅送给她的心形吊坠,她抓在手中看了又看,准备将其塞进抽屉里时,忽然之间,她又改变了主意,将它塞进自己的手提包中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今天夫人有说,香琴会出门吗?”张宸毅通过望远镜,看着龚香琴换了一(身shen)稍显正式的衣服出来,肩上还挎着包,不(禁jin)扭头问一边的栾航。

    “嗯,没啊。”栾航话音未落,放在桌子上的对讲机就响了起来,钟玥的声音传来:“小航,今天香琴会出去见一个朋友。我已经安排了其他人跟着,你们休息一天吧。这一段时间辛苦你们了,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钟姨,香琴妹子去见什么朋友?我们还是跟着吧,万一出点事呢。”栾航看了一眼张宸毅,冲对讲机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就这样。”钟玥没有解释什么,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想的?跟不跟?”栾航这话还没问完呢,张宸毅就一下子站起来了,拿着钥匙就准备出门,已经用行动说明了他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你等等。钟姨明显不想让你跟着,你这么大摇大摆的去不太好吧?”栾航走上前,搭上他的肩膀,冲他挤眉弄眼的说道:“求我,我就将我新弄到手的摩托借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一起去。”张宸毅揪着他的衣领,就往他往外面拖,“开你的摩托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同意呢!”栾航不爽的喊道,却是被张宸毅用一句话给镇压了,“是兄弟,就帮我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帮你了。赶紧松开。”栾航挣开他的手,朝外面走去,“先等等,一会儿再追,反正不会出了这镇子。”

    张宸毅点了点头,神色有些焦躁。

    “哎。你觉得为什么钟姨不会想让你去,你对此有什么想法?”栾航递给他一个安全帽,冲他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想法。”张宸毅抿了抿嘴,面无表(情qing)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骗小孩呢。”栾航看了他一眼,拉着他到摩托车的前视镜面前,“你照照你的样子,一脸杀气,凶死了。”

    张宸毅看也没看的移开视线,过了半天,语气中难掩痛苦和迷惘的低声说道:“我不知道该不该去,不知这样做是不是正确的?或许我真的该放开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?”栾航一脸懵((逼))的问他。

    张宸毅沉默的没说话,脸上露出痛苦的挣扎纠结。

    “我靠,我懂了!”栾航一拍手,恍然大悟的大叫道:“去见一个朋友,钟姨还很支持,还不让你跟着,这简直就是去相亲啊!”

    张宸毅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对对,一定是这样没错。那是去见谁呢?”栾航还沉浸在福尔摩斯的推理之中,摸着下巴在那沉思,忽然眼睛一亮的喊道——

    “封喆。”

    “封喆。”张宸毅同时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早就猜到了啊。”栾航指着他,有些不服气的道:“我发现你比我聪明啊!”

    张宸毅懒的理他,也没心(情qing)在这时候和他争谁比谁更聪明的无聊问题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犹豫什么,追上去,然后将封喆给痛殴一顿,揽着香琴妹子,指着那小子说这是我女人!男人做事,就是要这么爷们!”栾航说着,微抬下巴,拍了拍自己的(胸xiong)脯。

    张宸毅犹豫了一秒,戴上安全帽,一拍他的后背道:“走。你开车。”

    “上来!”栾航也戴上安全帽,发动摩托,冲张宸毅喊道:“这就叫为兄弟追(爱ai)。我自己都要被自己给感动了。”

    张宸毅笑了笑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学校在几天前就正式竣工了,不过,还有许多工人在这里忙活着做装修,安装门窗,黑板,桌椅等等细活。

    不过,今天这些工人没忙活着装修,而是聚在((操cao)cao)场上,将大量的玫瑰花从一皮卡车上搬下来,被指挥着放在((操cao)cao)场的各个位置。

    短短一个下午的时间,他们就将这泥土青草的((操cao)cao)场,装饰成了玫瑰花的海洋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