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71章 心病何解2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张家明担心她这样会摔倒,只得跟在她后面,小心的护着她。

    他觉得从那天发疯之后,他妈现在的言行越来越像个小孩子一样,动不动就闹就哭,还有时候会发癔症,让人十分的头疼。

    但是,这里面,还有一件事是令人觉得比较安慰的,那就是他妈也像小孩子一样的好哄了,只要耐心的给她讲两遍,她就会听你的,(情qing)绪慢慢的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也是从那天之后,他妈(身shen)上的固执好像消失了一样,这几天她说话再也没有了令人头疼的无知执拗,虽然像个小孩子,可却是个能够沟通的老小孩。

    张家明不知道这样的母亲到底算是好是坏,但是,如果让他说实话,他是更喜欢这样的母亲的,哪怕她这样,在外人看来,或许像个有些神志不清的疯子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张母一路小跑的走进医院大门,四处乱看,嘴里小声的念叨着:“小毅,小毅你在哪儿呢?你是不是躲起来不想看见妈了?小毅,我知道你不想见妈,妈不烦你,看你一眼就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,我哥没躲你,他不在这,在楼上呢,你跟着我上楼,你就能看见他了。”张家明连忙抓着她的胳膊,扶着她往楼梯口走。

    栾航和张父跟在(身shen)后,看着这场面,都摇了摇头,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伯父,我看伯母还是赶紧去就医吧,这心病也是大病,你们不要不当回事。”栾航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。都说这心病还需心药医,光吃药能好了?”张父摇头叹气的说道:“这症根,还是在小毅那。老婆子就心疼儿子,觉得她自己害了儿子,这心病还得小毅来治。”

    栾航听后也跟着沉默了,过了半天才说道:“凡是看的太重,就是容易想不开。想不开就容易魔怔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个理。”张父点头,慢慢的爬到二楼,就累的有些喘,左腿的关节也疼的厉害,他站在楼梯口,疼的直喘气。

    其实,关节从前一段时间就疼了,只是张父从来没说过,可这两天是越来越不好了。

    张父忍着关节的疼痛,抓着楼梯的扶手支撑着(身shen)子,准备缓一缓,让栾航先过去,不用站在这陪他。

    “伯父,你(身shen)体哪不舒服?要不要去查查?”栾航见他好像累的厉害,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了都这样,浑(身shen)没劲。爬个楼梯就喘,不中用了,行了,咱走吧。”张父摆了摆手,装作不在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栾航看了他几眼,见他脸色也没多大事,便没再多说,刚要转(身shen)走人,这一抬头,就看见了从楼上正走下来的龚香琴,不假思索的就冲她打了个招呼:“香琴,你干嘛去?”

    张父听见他喊香琴的名字,心口猛的一跳,立刻转(身shen)抬头,这一看还真是龚香琴。

    张父愣了一下,见龚香琴也将视线看向他,竟是慌了一下,又立刻垂下头来,抓着扶手的手也紧了紧。

    张父对龚香琴,是愧疚的,他觉得是自己没有管好老伴儿,才会弄成这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觉得自己没脸再去见龚香琴,虽然知道她并没有怀孕,不是小产后,让张父大大的松了一口气,可是,也难以消磨掉他内心的愧疚。

    过了好半天,张父听见她下楼梯的声音,感觉到她已经来到了自己面前,他才再次抬起头来,颤声说道:“香琴,我们对不住你。”

    “伯父,事(情qing)都过去了,就不说了。”龚香琴在心底叹了一口气,冲他说道,“你没有对不起我,真不要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张父听见这话,应也不是,不应也不是,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栾航简直想抽自己一大嘴巴子,他看见龚香琴,不应该叫她的啊,应该冲她摆手,让她赶紧走人。

    看看,这场面尴尬的。

    “那个,伯父,咱去找小毅吧。”栾航见他们又沉默了,赶紧的出来救场,拉了拉张父的胳膊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张父垂着头应了一声,没敢抬头去看香琴,低声说道:“那个香琴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龚香琴应了一声,看着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这场面,果然如她所想的,令人憋闷的难受,真的不如不见面。

    唉。

    除了张母之外,张家的每个人好似都觉得愧对自己,都觉得对不起自己,龚香琴没有觉得舒坦,反而觉得心累。

    很心累,很疲倦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盯着张父的背影看了一会儿,不(禁jin)皱起了眉头,犹豫了片刻,她叹了口气,还是追了上去,叫住栾航,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栾航立刻停下来看向她,冲她挤眉弄眼的小声问道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有话和你说。”龚香琴指了指那边的窗口,“我在那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伯父,房间就在前面,你先去吧,我一会儿就来。”栾航只得再次转(身shen)冲张父说道。

    张父应了一声,又看了一眼龚香琴,冲她点了点头,左腿有些不适的快走几步,推开207的房进去了。

    龚香琴一直盯着张父看,见他进了房间这才收回目光,冲来到(身shen)边的栾航说道,“你一会儿带宸毅的爸去做个全(身shen)检查吧,我看他腿有毛病,最近出了这么多事,或许还会有血压太高什么的潜在危险病症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叫我来,就为了说这个?”栾航愣了一下,有些惊奇的看了她一眼,“你怎么不当面和他说,你还关心他,老爷子听见后,岂不是会很开心,他对着你也不会这样难受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开心?”龚香琴看了他一眼,沉默了一会儿说道,“可我现在不想对着他说。算了,你就当我没说过这话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龚香琴就快步的转(身shen)离开,栾航急忙想要叫住她,可是,龚香琴却是越走越快,就连头也没回一下。

    栾航愣在那里,看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,想着她刚才说出口的关心,不(禁jin)对她多了一抹心疼。

    宸毅的妈,如今已经成为一个迷糊半疯的老太太,你就是对她有再大的怨气,你难道还能撒她(身shen)上吗?!

    不能。

    不能就只能憋在心里。

    也恰恰因此,这个心结就越发的难解,也难怪香琴妹子和张宸毅,走到如今这个痛苦的境地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