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70章 心病何解1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“啧,都是兄弟,这么客气做什么。”栾航不耐烦的摆了摆手,冲他说道:“你喝点(热re)水,捂着被子睡觉吧。都说睡一觉出出汗,烧就能退了。那个你妈的事(情qing),我去帮你看看,和那什么杏儿的私了,赔偿费用我来帮你付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张宸毅摇头,“我和他们谈妥了,赔偿的费用也有了,是我二妹寄回来的钱。你若是方便,就去派出所看看我妈是否回家了,或是回我家一趟。我上午去追你之前也没对我弟弟说清楚,这大半天的,估计他也很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李杏儿那边你都搞定了?”栾航再次确认了一遍,见他点头不(禁jin)放下心来,“行,那我就去你家一趟。那你现在发烧的事(情qing)要给他们说吧,让他们来医院陪你两天,你也好好养养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谢谢你了。”张宸毅再次道谢。

    “再说谢谢,就将你的嘴给你堵上。”栾航冲他做了一个封口的动作,张宸毅笑了笑,看着他开门离开。

    栾航没直接离开医院,而是先去了急救室,知道苏梅已经做完手术,被推回病房了。

    栾航找到病房,敲了敲门,进去后,看着龚香琴问道:“你娘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医生说没事。”龚香琴站起(身shen),问道:“宸毅那边呢,烧退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有些低烧,并不严重,你就放心吧。”栾航和她说了几句话,就提出告辞,“我还有事要忙,就先走了,你注意安全,今天这事还没有完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谢谢。”龚香琴点头,将他送出门,并说道:“你要是用车的话,直接就开走吧,这里交通不方便,没车子会很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栾航看了她一眼,感念她的用心,笑着点了点头,“那我就将外面的车子开走了,谢了。也替宸毅谢你一句。”

    龚香琴笑了笑,没再言语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栾航开着车,很快就到了派出所,一打听知道张宸毅的弟弟几个小时前,就将那赔偿金给了李家,派出所这边也给了保释金,已经将张母给领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从派出所一出来,就毫不停歇的直接往青山村赶,等到了村子,他一打听,很容易就找到了张宸毅的家里。

    “有人在家吗?”栾航下了车,走进院子,见没人,扬声冲里面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张家明从屋里走出来,看见栾航,不(禁jin)露出一抹警惕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哥的战友,我叫栾航,上午他和你分开,就是去追我了。”栾航说着,看见又从屋内走出一个略微驼背的抽着烟袋的老头,立刻冲他弯腰问好:“伯父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哎,你好。不用这么客气。”张父赶紧上前,扶了一下他的胳膊,问道:“那你知道小毅在哪吗?”

    “他因为追我跑的有点急,伤口裂开又导致有点发烧,我又将他送到医院了。不过,你们不用担心,他没什么大事。”栾航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张家明一听这话,顿时松了一口气:“我哥跑走之后,我一直在找他,可就是没找到,可担心死我了,一直怕他会出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小毅呢?你们说他还在医院呢?”就这时,张母从屋里走了出来,焦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,在医院呢。伯母,我现在就带着你们去医院,你们跟我走吧。”栾航看着这小脚老太太,见她眼神浑浊,面容憔悴,脸上还有淤青,头发也很是凌乱,一看就是遭了大罪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去医院见小毅?好好好,这就去。”张母的眼神一下子亮了,可是,她往前走了两步,又缩了回来,带着喜色的脸色也布满了恐惧,(身shen)子打着颤的说道:“我不能去,小毅不想见我,不能去,我害了小毅啊,我害了他……呜呜呜……我不能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!你听我说,我哥已经原谅你了,他原本就说今天要和我一起接你回家的。你可以去看我哥,我哥那天说的都是气话,你怎么还当真了呢……”张家明见他妈又(情qing)绪失控了,赶紧的上前,一边搓着她的胳膊,一边轻声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小毅恨我,他恨我,我害了香琴,我害了他,呜呜……”张母还是在那哭,(身shen)子一直微微颤抖着。

    栾航一看这(情qing)况,也跟着着急,他小声的问张父,“伯母这(情qing)况,精神受了刺激,还是要给她去看一看,现在看来还不严重,好治。可别等到后来,真的那什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张父抽了一口烟,闷声说道:“她时好时坏,不提小毅还好,一提就有些魔怔。我是想着今天见到小毅,看看(情qing)况再决定是不是送她去医院呢。这都是她作孽,一手给作的……”

    栾航跟着叹了口气,看着张母,再想到如今的龚香琴和张宸毅,在这场‘家庭的战争’中,没有一个胜利者,全都是受害者,他都无法去评断宸毅做的是对是错?!

    但是,宸毅想要去抗争自己的父母,想要坚持自己的勇气,却又令他无比的佩服。

    他面对自己的父亲时,虽然对于他的种种安排,十分的烦躁暴怒,但是,他不得不承认,他没有这样的勇气去反抗父亲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他都选择了服从。

    -

    虽然张母的(情qing)绪不稳,但是,经过张家明等人的再三安抚,还是让她止住了哭泣,并上了车。

    栾航一路开的很快,不过二十多分钟,就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栾航和张父先下了车,张母却是手抓着安全带,坐在那里不愿意下车,看着医院的大门的眼神都带着一丝惊惧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妈,到地方了,咱要下车了。我哥就自己在病(床chuang)上躺着呢,没有人照顾他,你不想去看看他吗?”张家明抓着他妈的手,只得耐心的一遍又一遍的给她做心里建设。

    “去,我去看你哥。我要去照顾他。我去照顾他,你哥离了我就不行……”张母愣了一会儿后,点了点头,连忙松开安全带,迫不及待的下了车,还急着小跑起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