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69章 不是美梦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栾航先去找了医生,拿了酒精和冰袋,然后才和医生一起回了病房,推门一进去,意外的发现张宸毅居然已经醒来了。

    “嘿,兄弟,感觉怎么样,脑子还在不在?没烧糊涂吧?”栾航走到他(床chuang)边,坐在后,笑着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出事了?”张宸毅哑着嗓子问道。

    栾航没立刻回答,待医生给张宸毅做完简单检查,确定病(情qing)没有加重,他就让医生直接走人了。

    然后,他一边将酒精倒在纱布上,给张宸毅擦拭脖颈处帮他降温,一边说道:“还好有你在,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,才没出大事。香琴妹子平安没事,就是她娘的手臂中了一枪,现在抢救呢,没生命危险。”

    张宸毅闻言,也轻呼出一口气,放松下来,感觉栾航粗鲁的动作,也有心(情qing)调侃他了,“这么说,我没得罪你,反而是救了你啊。你干嘛还用这么大劲,好像要将我的皮搓掉一样?!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心(情qing)开玩笑?!你知道那龟孙子在憋着什么计划吗?!是让我亲手杀了龚香琴!”栾航提起这事,就一阵后怕和火大,狠狠的骂道:

    “妈的!等我回北京后,一定要好好查查,到底谁敢这么坑我。我一定要弄死他们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张宸毅惊的(身shen)子猛的弹起,想要从(床chuang)上坐起来,却是被栾航给狠狠的按压住了,“好好躺着,现在还没出大事。”

    张宸毅定定的看了他半天,深吸一口气,终于将眼中的杀机重新隐了下去,过了好半天才庆幸的说道:“还好当初我谨慎了,若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的对!我一想到这事的后果,就脊背发凉,恨的牙牙痒。”栾航将纱布扔下,坐在一边,说道:

    “你之前就猜的很对,追捕那个龟孙子就是个伪目标,我接到任务时,还被下达了封口令,还不让去见钟玥。你想想,若是那伙人将钟姨先引走,然后再引着我进入宅院内,他只要先杀了龚香琴和其他人,再有人引钟姨回来,我被拿着枪逮了个现行,只要这时间差布置的完美,再加上各种疑点,无人给我证明,到那时,我就是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张宸毅沉默的点头,眼中若有所思,手指一下又一下敲击着(床chuang),慢慢的开口说道:“还好我一发现你,再追踪你无果之后,就去了宅院,将这事告诉了香琴她们。”

    “对!也幸亏我之后兴起了回头找你的念头。根据第二次的跟踪,被你发现了这里面的端倪。”栾航也说道。

    若这里面,少了哪一个环节,稍微大意一些,那就是悲剧收场。

    张宸毅和栾航互看了一眼,都从了对方的眼神中,看到了浓浓的庆幸和后怕。

    “虽然今天的危险算是过去了,但是,这事还没完,不会这样结束的。”过了一会儿,张宸毅再次开口道:

    “这是一招离间计。对方的真正目的不是你和香琴,而是你的父亲和龚军长。谁都知道你家和香琴一家荣辱与共,十分亲密。若是你亲手杀了香琴,那你们两家就从朋友变成敌人,你父亲和军长两人也会斗的两败俱伤,双双落马,他们的位置也就腾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栾航听的眼皮子猛跳,沉思了一会后,冷着脸冲他点头,(阴yin)沉的说道:“你说的不错。今年确实不一样,军区政委等领导人会进行换届选举。想让龚军长下台的实在太多,这种小动作,在未来三个月内,恐怕更少不了了。

    这次的幕后黑手很贪心,想要玩一石二鸟的计策,没弄成的(情qing)况下,或许就会玩简单粗暴的了,直接对龚香琴下手,估计不会弄死她,而是关押她,因为她出事了,钟姨和龚军长的注意力绝对会转移,甚至以她为威胁,让龚军长支持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“香琴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,真的危险了……”张宸毅越想越着急,“现在香琴在哪儿呢?(身shen)边有没有人护着她?”

    “就在楼下的急救室呢,有四个人护着呢。这会儿绝对不会出什么事的,那些人还没有这么嚣张。你现在是先将(身shen)子养好,这样才有能力保护你女人。”栾航说着,再次往纱布上倒了些酒精,就要去扒他的衣服,给他擦拭胳肢窝那里。

    “……等等。还是我自己来吧。”张宸毅抬起那个没打针的左手,冲他催促道:“赶紧给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,老子这么伺候你,你还挑三拣四的,”栾航没好气的将纱布扔到他手里,埋汰道:“不让我给你擦,你还以为我要占你便宜不成!”

    “你那叫擦吗!你那力道叫做扒皮!”张宸毅瞪着他,“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俩个人有深仇大恨呢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,你赶紧给我,你就将就着受吧。”栾航从他手里又将纱布给抢回来,嘟囔着道:“你自己不行,你又不让我擦,你难道还想叫护士,到时候你怎么给香琴妹子交代?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想的可真贴心。”张宸毅闻言笑了,只是笑的有点苦,“不过,我现在就是向她交代,她也不听啊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。按我说你们俩人也不是就没戏了。”栾航连啧了两声,想到刚听到两人的糟心事,冲他安慰道:“香琴妹子刚才来看你了,还拜托我过来照顾你,还有……你家的那些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都知道了?”张宸毅愣了愣,想到刚才自己的‘梦’,低声呢喃道:“我刚才好像感觉她在这,不过,我还以为是做梦呢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有美梦让你做。”栾航看了他一眼,“香琴真的过来了,瞧她那心急的样子,就是还很关心你呢。”

    张宸毅沉默着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栾航也不再说了,给他用酒精擦完之后,过了一会儿,让他量了一下体温,温度确实降下去了不少,也不(禁jin)放松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了。”张宸毅也觉得头没有那么沉了,浑(身shen)的酸痛感也有所缓解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