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68章 我就在这,不会走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龚香琴和他说什么话,他嘴里都是喊着让她别走,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见他一直都没有睁开眼睛,终于确定他并没有醒过来。

    喊她的名字,叫她别走,都是他迷迷糊糊中喊出来的。

    认识到这个事实,龚香琴心又酸又涩,无法控制的为他心疼,为他们心疼,可是,却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香琴,别走……”张宸毅一直说着,眉头紧皱,痛苦的左右摇晃着头,手也在胡乱的抓着,像是陷入某种噩梦中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就在这呢,我不走,嘘……你安静下来,好好休息……我不走,我就在你(身shen)边呢。”龚香琴心软的坐下来,一手握住他胡乱挥动的手,一手**着他的脸颊,轻声的安慰他,不断的说道。

    她的安慰真的起到了作用,一直呓语的张宸毅渐渐的安静下来,皱紧的眉头也舒展了,只是被握住的手好像是有意识一样,反手将龚香琴的手握紧。

    紧的让龚香琴都无法从他手中抽出来。

    眼见时间过去了可不止两分钟了,龚香琴心里惦记着她娘的(情qing)况急着离开,只得一边狠心的将他的手指掰开,一边小声的冲他安慰道:

    “我娘在做手术呢,我要下去看看。等我有空了,再来看你,你要好好养伤,不准再这么糟践自己的(身shen)体,我看你这样,还是会心疼的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龚香琴说完这话,原本攥的很紧的手竟然间松开了,龚香琴愣了一下,轻弹了他的手指一下,叫他没反应,又盯着他看了半天,又笑有又无奈的说道:“我都不知道你这是清醒着给我装糊涂呢,还是真的烧迷糊着呢……”

    张宸毅自然没有回答她,此刻眉头舒展的样子,看起来像是陷入了沉睡中。

    龚香琴站起(身shen),又不舍的看了他几秒钟,弯腰再次摸了摸他滚烫的额头,低声说道:“这次我真的要走了啊,你乖乖养伤。还有,今天谢谢你,谢谢你递消息救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龚香琴再也没有一丝停留,快步的走出房间,为他轻轻的带上了门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医生刚才没有出来宣布什么不好的消息吧?!”龚香琴匆匆忙忙的跑回到急救室门口,气喘吁吁的冲栾航问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没有。手术一定很成功,不会有事。”栾航也问她,“宸毅的(情qing)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非常不好。还在发高烧,没有减退的迹象。你去找一下医生吧,让他们帮着想办法,不管是冰敷还是用酒精,赶紧让他降温,而且……别将他一人丢在病房里。”

    龚香琴说到最后一句话,想到张宸毅孤零零的躺在那里,嘴里喊着自己名字的样子,心口刺痛了一下,难受的要死。

    “嗯。我现在就去。”栾航转(身shen)就走,但是走了几步之后,又回来了问道:“那个,他家在哪儿?我拜托一个人回去通知一下他的家人,让他们来医院陪着他。”

    龚香琴顿了一下,神色有些复杂的低声说道:“他家在青山村,但是家里不一定有人,你去镇上的派出所去看看吧,他母亲现在被拘在那呢,或许他弟弟和父亲也在派出所呢。”

    “啥玩意?!”栾航震惊的瞪大了眼睛,声音一下子飙高了:“他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?这和你们闹掰有关系,竟是将他妈关进派出所?!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龚香琴两三句给他说了事(情qing)的大概经历,还有张宸毅肚子上的伤口疲倦的说道:“他妈被关,我也不知道李杏儿一家要不要告她,还是赔偿私了的?但是私了,他们家也没钱了。若是你能帮忙的,就帮一帮吧……”

    栾航听完之后,震惊的在原地愣了有十秒钟,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一些什么,最后憋出了一句话:“你们这家庭大战,还真是……够精彩。你也真(挺ting)不容易的。”

    龚香琴心累的揉了揉额头,每次说起这些事(情qing),都让她觉得特别累,特别无力,所以,能够不提起的话,她一点也不想去说这些,也不想获得别人的同(情qing)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大概清楚了原委,宸毅和他家的事(情qing)就拜托你了,我……不便再插手。”龚香琴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那可是我兄弟,又刚救了我一次。”栾航立刻应道,只是他想了想,略微有些犹豫的问道:“那个……我若是主张将宸毅他妈从派出所弄出来,摆平李杏儿一家,不让这老太太蹲监狱,你不会觉得那个啥吧?”

    因为他小心翼翼的话语试探,龚香琴不(禁jin)笑了,接着就是一这疲惫涌起,她深深的叹了口气,认真的说道:“不会。我也从来没想过让她进监狱,一个老太太,还是宸毅的亲娘,我没厌恶她到那个地步。”

    “这(胸xiong)襟,够大气的了!”栾航冲她竖了竖大拇指,一拍手的说道:“那你就在这守着你娘吧,我去看看宸毅,找个人照顾他,再去帮他处理他家的那烂摊子。”

    龚香琴闻言,知道宸毅和张父他们能够有人照顾着,觉得内心又轻快了一些,她朝栾航真诚的道谢:“真是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栾航因为她这声谢谢,心底有些被触动了,看着她有些感慨的说道:

    “我忽然间明白宸毅为什么如此放不开你了,若是有个女人也能这般对我,对我的亲人,我也没法放开她……”

    龚香琴被他说的一愣,想到了前世对他的那种隐藏在心底的(爱ai)恋,当时觉得自己对他(爱ai)的死去活来的,是(爱ai)(情qing)。

    可是,在今生和张宸毅经历种种之后,她现在才明白了,那根本就不是(爱ai)(情qing),她对那时的栾航一点都不了解,也不曾真正的靠近他,走进他,不过就是陷在了自己的幻想中而已,她喜欢的不是栾航,而是一个不存在的美好幻想。

    “你以后也会遇见的。”龚香琴沉默了一会儿,冲栾航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,那就借你吉言了。”栾航冲她笑笑,转(身shen)离开后,扬起手,冲她挥了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