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67章 香琴,别走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若栾航不会伤害自己的父母,那前世,他不将自己带到父母面前,这里面一定有着重要的原因。

    会是什么呢?

    “你和宸毅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现在是不是嫌贫(爱ai)富,想要将他给蹬了再找一个门当户对的?”栾航一说话,就是带刺,好似不挤兑龚香琴,他这一天就过不去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大老爷们,怎么还学起女人一样的八卦了。”龚香琴故意道,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现在受伤的是我兄弟,这不是八卦,是关心。”栾航将手里的烟丢进垃圾桶内,这才看向龚香琴,声音冰冷的威胁道:“你别毁了他!”

    龚香琴被他这话刺的心口一痛,她垂下头,沉默了片刻后,苦笑的看向栾航,“那你先告诉我什么叫做毁了他?”

    栾航沉吟了一会儿之后,很是认真的说道:“他是个将才,头脑魄力毅力都不缺,以后能走的很远。你别让他变成一个陷于儿女(情qing)长痛苦的疯子,做事失去自我,没有理智。你现在对他的影响太重了。”

    龚香琴的笑容愈加的苦涩了,她扭头看向窗外,过了一会儿,低声问道:“那你是觉得我应该和他分手吗?”

    “谁他妈的让你们分手了。”栾航一拍脑门,有些焦急烦躁的说道:“我明明是在劝和呢。有误会就解决误会,有问题就解决问题。你们两人现在互相别扭的处着,就不难受?!”

    龚香琴闻言,只能继续苦笑。

    怎么会不难受?!

    如今,她整个人就像是被撕扯成了两半一样,一半想要继续靠近张宸毅,可另外一半却是无法再靠近他,无法再靠近他的家人。

    心有芥蒂。

    龚香琴知道自己这心中的疙瘩不能是一时半会就解开的。

    就算是难受又能怎么着,也就只能先受着,(爱ai)恨仇怨,若是说能放就能放下,那也不是人了。

    “得得得,这话算我没说。”栾航一摆手,冲她说道:“你们(爱ai)咋地咋地。”

    “栾航,今天真的谢谢你。”龚香琴看向他,也不再说那个问题,而是正式道谢,“没有你反应快,我娘今天的命恐怕就保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向我说谢,今天这个局就是专门为我设的,若是我没遇见宸毅,或许最后的结局,真的就如那龟孙说的,我中计将你给误杀了或是误伤了。”栾航说到这,声音冷的结成了冰,

    “你若真死在我手里,我这辈子也就完了,为你抵命还简单些,真要我不死,我这辈子也良心不安。妈的,这招够狠的啊!”

    龚香琴想起前世的一些事(情qing),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他,“我还以为你不会在乎我的生死,就算我死在你面前,你也无动于衷,还会讽刺一句我死的活该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到底对我有多大的误解。”栾航震惊的看向她,“刚刚以为我要害你父母,现在又说我不在乎你的生死?!你是钟姨的宝贝女儿,又是我兄弟(爱ai)的要死要活的女人,我将你害了,我还有活路吗,我怎么面对他们?!”

    龚香琴听他说的话,不(禁jin)笑了,有些感慨这人生际遇真的很有意思,这一世,栾航和宸毅竟然成为了过命的兄弟和战友,她和栾航也没有前世的恩怨纠葛。

    不过,龚香琴想到这两人脾气相投的样子,觉得或许在前世,他们也是亲密的战友,只是她不知道罢了。

    “哎呦!香琴小姐,你们原来也在这里啊。”就在这时,那小饭店的老板老魏,看见他们,离着老远就冲他们挥手喊道。

    “老板,张宸毅现在怎么样了?在检查还是在病房?”龚香琴一看是他,赶紧的跑上前,焦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检查完,送到病房了。哎呦,你是不知道,可凶险了!医生说,他的伤口复发的严重,又喝酒喝的凶,再加上啥体力消耗严重,反正就是各种遭罪,差点要被烧出大事呢,还好我是开我的货车送过来的早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他在哪个病房呢?”龚香琴焦急的打断老板的话,急的眼睛都红了,“我去看看他。”

    “在207呢。那啥,要是没什么事,我就先回去了,店里还有一堆事要忙。”

    “哎,你回吧,那个医药费花了多少,我给你。”龚香琴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之前你们都给了,我也不能这么占你们便宜啊,真不用给了。”老魏不好意思的冲他们摆了摆手,就赶紧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龚香琴想要立刻去看一眼张宸毅的(情qing)况,可是,她娘现在还在抢救呢,她怎么能够走开。

    “你赶紧去,五分钟后回来,我在这盯着,医生要弄子弹,还要缝合伤口,没那么快。”栾航冲她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不用五分钟,两分钟后我就回来。”龚香琴匆匆忙忙的丢下这话,就快速的往楼上跑去。

    一路快跑,一路看着病房的门牌号,等到了207号病房的时候,龚香琴猛的一停,立在门口,拍着(胸xiong)脯努力的平缓急促的呼吸和心跳。

    过了几秒钟,她才轻轻的推开病房,慢慢的走进去,停在张宸毅的(床chuang)边,心疼的看着他烧红的脸颊。

    弯下腰,龚香琴将手放在他的额头,这一摸,顿时就皱起了眉头,还是好烫,烫的吓人,和之前相比,温度似乎还没有一点下降。

    掀开他的衣服,看了看他肚子上的伤口,见上面的绷带是新的,而且并没有染血的痕迹,这才稍微放下心了。

    忍不住的再次伸手去碰了碰他滚烫的额头,再摸了摸自己的,龚香琴甚至都担心,他的高温一时半会若是下不去的话,是不是会有什么严重的后遗症?!

    这般想着,龚香琴立刻转(身shen),出门去找丈夫和护士,让他们赶紧想办法给他降温。

    再看看这空((荡dang)dang)((荡dang)dang)的病房,一个守着的人都没有,龚香琴真是火大又心酸,想着她该派人去通知张家明和张父,让他们赶来医院。

    “香琴,香琴……”然而,正当龚香琴要打开门出去的时候,张宸毅迷迷糊糊的开口了,呼唤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哎!我在这呢。”龚香琴离开的脚步一顿,赶紧的转(身shen)跑回(床chuang)边,只见他还闭着眼,可嘴巴在动,不(禁jin)问道:“你是不是醒了?要不要喝水?!”

    “香琴,别走,别走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