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66章 谁为谁死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凶徒也被吓了一跳,勒住苏梅的手不(禁jin)一颤,往后退了一步,没看栾航,他反而朝龚香琴喊道:“龚香琴,你不能认了亲妈,就不要自己的养母了。你看着她,今天真为你死,你这辈子还能安心活下去吗?!现在你死了,才是死得其所……”

    “杀了我。”龚香琴平静的看向栾航。

    “不行!栾航,你敢!”钟玥发疯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不!”苏梅听见凶徒和女儿的话,大受刺激,极度的愤怒还有保护女儿的决心,不仅让她忘记了恐惧,甚至,在这一刻,她充满了力量和狠劲。

    可是,她也不会别的招式,就是抬手抓住凶徒的胳膊,低头,凶狠的咬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凶徒没预料自己会被咬,疼的他大叫一声,松开苏梅的同时,立刻就搂动扳机,要枪杀掉苏梅,然而,栾航也在这一刻动了,他扔出刀子,准确的砸中了凶徒手中的枪,使得枪口偏移了位置,原本(射she)向苏梅心脏的子弹,则是(射she)进了她的左臂中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!”

    这一瞬间,栾航等其他人,一同开枪,将凶徒给打成了网洞,(身shen)上的血(肉rou)到处的飞溅出来。

    “娘!”龚香琴飞奔到她的面前,红着眼捂住她的伤口,哭着哽咽的说道:“娘,你别怕,(射she)中胳膊不会有事的。我们马上就送你去医院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……没事,真没事……”苏梅虚弱的冲她笑了笑,“你个傻闺女,你可不能替我死。我也不能让……你看着我死。我……不会有事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娘!!”龚香琴又感动又伤心,大哭的流泪,“娘,谢谢你,谢谢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梅,谢谢你,谢谢你……”钟玥一边弄开绷带为她止血,一边红着眼睛不断的感谢道:“谢谢你,咱们现在就去医院,没事的……”

    给她稍微止住血之后,钟玥就要将她给抱起来,动作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“钟姨,我来。”栾航轻松的将苏梅从地上抱起来,大踏步的往外面的车上走。

    “香琴,你陪着你娘去医院,还有阿彪他们几个人跟着,妈要去查这个人的事(情qing),就不先跟着去医院了。”钟玥拉住龚香琴的手嘱咐道,“这事还没彻底完,你一定要多加小心,现在你要相信栾航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妈,我明白。”龚香琴应了一声,连忙的拔腿跟上去,就听见栾航在对她娘说:“抱歉,刚才我多有得罪。我那么说,并不是真的要杀你。是为了让那个凶徒方寸大乱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明白。”苏梅虚弱的应了一声,偏过头看向龚香琴,见她脸上还挂着泪,便无力的笑笑,还安慰她道:“妈可不忍心丢下你,让你背良心债……别哭了,妈没事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龚香琴握住她的手,不停的点头,又哭又笑的说道:“我知道你不会有事的,我就是心疼你受这么重的伤,流这么多的血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闺女……”苏梅虚弱的说了这声,就疼的没了声音,等到龚香琴和栾航两人将她放进车子里,因为胳膊的伤口疼的她难以忍受,再加上大量失血,不过几秒钟后,她头一歪,就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娘,娘,你可别睡过去啊,娘,你醒醒。”坐在一旁揽着她的龚香琴一看她晕过去,还以为她会撑不住,惊吓的不断喊道。

    “你娘没事,她就是疼晕过去了。”栾航坐在驾驶座上发动车子,扭头看了一眼苏梅,再看了龚香琴哭的像是要死人一样,有些无语的冲她安慰道,

    “子弹(射she)入的不深,也没爆炸力,只要止住血,再马上就医取出来子弹,就不会有生命危险,你哭的有点早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谢谢。”龚香琴被他这话损的悲痛的(情qing)绪消散了不少,她抹了抹眼泪,深呼吸几次后,冲他感谢道。

    “啧,我还以为你又要骂我一顿呢,说我自大不尊重人,说话损嘴巴毒,全天下就我最牛((逼)),不将别人当成人。”栾航学着他们第一天见面时她的口吻,讥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刚才将我要说的话都说完了,谢谢。”龚香琴瞪了他一眼,觉得和他说话简直是自己错误。

    栾航撇了撇嘴,“啧,我算是看出来了,你和张宸毅就是一路人,说话都一样损,还都是不吐脏字的损。”

    龚香琴被他调侃的心中一涩,没有搭腔,只是沉默的为苏梅系上安全带,帮着她扶好她那只受伤的胳膊。

    栾航没听见她的回应,也不再调侃,一踩油门,发动车子,朝医院飞快的驶过去。

    -

    等到了医院,龚香琴和栾航两人赶紧将苏梅送进急救室,看着医生和护士进进出出,龚香琴的一颗心也跟着吊了起来,紧张的下意识的屏住呼吸。

    等急救室的大门关闭,红灯亮起,四周一下子安静下来之后,她才像是溺水之人大口喘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呼哧呼哧……”龚香琴面对窗外,拍着(胸xiong)口,大口大口的呼吸,缓解自己太过紧张的(情qing)绪。

    栾航看了她一眼,从兜里抽出烟,想要点上一根,等他叼着烟,打开打火机的时候,龚香琴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这是医院走廊,不要吸烟。”

    栾航轻啧了一声,将打火机收进口袋,但是那根烟没扔也没放回去,就那么用嘴叼着,吊儿郎当像个痞子,没点当兵的样。

    “你会害我爸妈吗?”龚香琴沉默了一会儿,冲他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问的是什么(屁pi)话!”栾航皱眉,将烟从口中拿出来,一脸被侮辱的神色,面露戾气的警告她:“你可以说我骄傲自大,但不准侮辱我的底线!这话我只说一句,我就是废了我自己,也不会干出来畜生不如的事(情qing)。”

    龚香琴盯了他半天,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啧,那我还真是要谢谢你的相信。”栾航嗤笑一声,讽刺的说道。

    龚香琴淡淡一笑,知道他不会明白自己说这话是有多么认真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