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63章 香琴,你来了(求月票)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“我……((操cao)cao)!”栾航还没看懂他玩的(套tao)路,被他((逼))的只能开始喝酒,也跟着灌了小半杯,辣的呲牙咧嘴的。

    张宸毅看他这样,咧嘴笑了笑,有几分嘲弄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来,再喝!”接下来,张宸毅就好像是酒虫上(身shen)一样,一杯接着一杯的给自己倒满,然后又一口闷了。

    “哪有你这么喝酒的!”栾航一看急了,赶紧从他手上抢下来酒杯,“老板,赶紧上菜上饭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管我!就让我喝死算了,反正我是个没用的废人,我让她跟着我受罪,跟着我受委屈,我现在都没脸见她了!我还不如喝死呢!”张宸毅一把推开栾航,又给自己倒满了酒,一口干了。

    “老子让你别喝了!你还受着伤呢!再这么喝,会死人的!”栾航一把将他的酒杯从手里给夺过来。

    这么一闹,小店里的其他人也都不吃饭了,全都转头看向他,一脸看(热re)闹的兴奋表(情qing)。

    “来来!吃点菜和饭,酒要慢慢喝。”饭店的老板赶紧的将饭菜给端上来,他这仔细的一瞅张宸毅,觉得越看越眼熟,还小声嘟囔着。

    “都一个镇上的,能不眼熟嘛。”栾航冲老板摆摆手,让他离开。

    “我,我知道你。去年,陈老爷子出殡的时候,你,你过来帮着抬棺材!”几杯白酒下肚之后,张宸毅已经面红耳赤,好像神志不清了,指着老板,大着舌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!我想起你是谁了!你是香琴小姐的丈夫,不,是前夫!”老板一拍脑门,一脸兴奋的指着他道。

    老板这一声喊,顿时令其他看(热re)闹的人兴奋了,呦,这就是香琴小姐的前夫啊。

    不了解内(情qing)的,都以为是香琴小姐富贵了,就将他这个穷丈夫给踹了,所以,现在过得苦啊,就只能喝酒解闷呢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对,我是前夫。”张宸毅苦笑一声,开始耍起了酒疯,一把抓住老板的领口,红着脸冲他吼道:“你带我去见香琴!你带着我去见她!她将我给赶出来了!你快带我去见她!”

    “你先松开我,我要被你给勒死了。”老板痛苦的叫道。

    栾航眯着眼,看着张宸毅耍酒疯,到这时候,他还不明白他在打什么主意的话,那他栾航就白活这么多年了。

    好嘛,光明正大的靠别人,来让龚香琴主动找他们啊,而不是他们要避开监视的人,去找龚香琴。

    这小子,他从见他第一面的时候,就知道他是个滑头了,果真不假。

    “我这兄弟疯了,你们还不赶紧去喊那个香琴小姐,知道地的人赶紧的去啊!难道你们要看着老板被勒死啊!”栾航拍了拍桌子,冲他们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,我这就去。”一个小伙子赶紧喊道,冲出了饭店。

    “好了,有人帮你喊香琴去了,你别抓着他不放了。赶紧的松开吧。”栾航用力将张宸毅一把给捞过来,将他按在椅子上,不好意思的拍了拍老板的衣领那里,从兜里掏出三张十块钱,十分歉意的道:

    “老板,抱歉了。你也体谅体谅我这兄弟,他心里也苦啊。这有苦说不出,一喝酒就控制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我知道他的事,我也没多怪罪他的意思。”老板看着钱的份上,怒火也差不多消了,整理了一下衣领道:“可我们先说下啊,若是一会儿香琴小姐不过来,你可要将他给拉出去,别在这给我砸场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,一定。”栾航连连摆手,“你去忙,我会好好看着他的,绝对不会让他砸东西。”

    老板不放心的看了张宸毅几眼,赶紧的去后厨忙活去了,开始招呼其他的客人。

    “妈的。你小子行啊,这招都想出来了。”栾航坐在张宸毅旁边,一胳膊揽上他的肩膀,冲他悄悄竖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张宸毅则是往他(胸xiong)口上捶了一拳,挣扎的拿开他搭在肩上的胳膊,咋呼道:“放开我,我要去找她,我要去见她……”

    栾航,“……”

    嘿,来劲啊,这还真的演上瘾了呢!

    “去喊人了,你给我老实坐着。”栾航无语的使劲将他压在凳子上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再说另外一边,小伙子飞快的跑到陈小兰的家里,大力的敲门:“不好了。香琴小姐在吗?!我找香琴小姐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?”龚香琴等人听见动静,赶紧来开门。

    “香琴小姐,你快跟我去老魏的小饭馆吧。你前夫喝醉了酒,正在里面发酒疯呢,吵着一定要见你。若是见不到你,他就要将老魏给勒死,你快去看看吧……”小伙子累的呼哧呼哧的,可还是非常敬业的将话给说完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龚香琴皱紧眉头,“我前夫?你是说张宸毅?!这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龚香琴听到这话的第一反应,自然是你逗我玩呢!

    她认识的张宸毅,素来自律有分寸,怎么会耍酒疯,就连他在她面前喝酒的次数,都能用一只手数出来。

    “哎呦!香琴小姐,我说的是真的!你快跟我去看看吧,说不定真要出人命呢。”小伙子急的脸色通红,突然一拍脑袋说道:“对了,他是认识老魏的,说老魏给陈老爷子抬过棺材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!说的没错,老魏是给我爹抬过棺材!香琴,咱们快去看看吧,八成就是宸毅。”陈小兰立刻应道。

    龚香琴听到这话,也相信了对方说的就是张宸毅。

    然而,确定之后,她就知道这里面一定有问题!

    因为就算张宸毅心(情qing)痛苦,想要喝酒解愁,但是他也不会将自己灌醉,甚至还要挟着另外一个人,叫嚷着让自己去见他。

    尤其是张宸毅不久前才刚离开,这应该是出事了。

    龚香琴有些焦急,立刻冲那个伙计说道,“好,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一起。”钟玥叫上一个保镖,让另外的人留在家里,也不让陈小兰她们出门。

    匆匆的跑出门,到达小饭馆,龚香琴第一眼就看见了喝的面红耳赤,神志不清的张宸毅,直接将旁边的栾航给忽略了,着急的去拽张宸毅的胳膊,生气的说道:“你都伤成这样了,你还喝这么多酒?!”

    “香琴,你来了……”张宸毅借着酒疯的劲一把将她抱住,将脸埋在她的肩膀,痛苦的闭了闭眼,真想让时间就静止在这一刻。

    然而,这只是奢望,他偏了偏头,好像是在耍酒疯一样的要去亲她,可声音却是清醒无比的在她耳边小声道:“你们被监视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