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58章 他该成全和放手(求月票)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“你现在还说这些话,让我们怎么能够相信你?!若是你之前就能说通你妈,我女儿还能受这样的委屈吗?!现在你妈被关,你住院,就剩你弟弟和老父亲((操cao)cao)劳,家里也被打砸的没有家样,像是家破人亡一样,合着最后你们比我女儿还惨呢?!搞的就像是我们将你们故意给害成这样子的?!你让我们上哪里说理去啊!我女儿的冤屈到底找谁去诉说啊!!”苏梅一阵夹枪带棒的指责,让张宸毅的脸色又白了几分。

    这一句句的质问,就像是一把把的尖刀插进他的(胸xiong)口,将他的一颗心绞的粉碎。

    他说不出一句辩解的话,也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,只能无力苍白的道歉: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,四姑!你们都别说了!”龚香琴红着眼睛大声的制止,顿了一下,她声音有些颤抖的继续道:

    “都别说了。宸毅对我的好是不是苦(肉rou)计,我自己能够分的清楚。我当初和他离婚后,是主动选择和他继续在一起,想要一起说通他妈,想要和他有孩子后就复婚,这都是我自愿的,不是他耍计纠缠!只是,最后证明我错了,落得个悲剧收场。你们一味的将错误推到宸毅(身shen)上,这样指责他,并不会让我好受,不会让我舒坦!我不想当一个不想承担责任的懦夫和胆小鬼。受委屈,我认。是我该的,我认。”

    张宸毅原本还能承受,可是,听到龚香琴的这一番话,几乎将他彻底的击垮了,他倒吸了一口气,痛苦的摇头,不断深呼吸,眨眼睛,想要将眼泪给憋回去。

    可是,无用。

    眼泪,仍旧一颗一颗的掉落,落在地上,晕出一块又一块的水渍。

    “香琴,别说了,别说了,求你别说了。是我面对母亲无能,是我软弱,是我对不起你!我现在真的不祈求你的原谅,你如果觉得舒坦,你恨我,你恨我也可以……”张宸毅痛苦的说道。

    龚香琴微微仰了仰头,闭上眼,任由眼泪滑过,面色流露出巨大的痛苦和纠结,她咬了咬唇,冲张宸毅说道:

    “我不恨你,可是,我也不知该怎么继续(爱ai)你,不知该怎么继续和你在一起。我现在心里迈不过去你妈那道坎,哪怕她现在真的痛哭流涕的悔过了,可我也无法扭头就将她曾经做的一切遗忘掉。

    我也不想面对你父亲满含愧疚和歉意的脸庞,不想看到露出祈求目光一颗赤子之心的家明。我无法对他们冷漠,可我也无法现在面对他们展颜,要去安慰他们,就如我现在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一样。

    宸毅,或许暂时的分开,暂时装作放下感(情qing)是对我们如今最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或许等我以后放下对你妈的怨怼,我还可以毫无芥蒂的重新和你在一起;也或许等我放下对你的(爱ai),也可以重新坦然的面对你。可,不是现在!

    我现在没法去和你谈感(情qing),谈未来,谈你该怎么样,谈论你的母亲该怎么样,谈你的家人该怎么样,你能明白吗?!”

    “明白,我明白,我懂,我怎么能不明白。”张宸毅眼中带泪的笑了笑,“香琴,谢谢你对我如此的诚实。对不起,我……”

    龚香琴突然抬手,脾气火爆的阻止他,抓了抓头发,甚至有些歇斯底里的冲他吼道:

    “宸毅,我想心疼你,可我也想心疼一下我自己。我现在只要一想到和你再一起必然绕不过你母亲,我就整个人无比的爆炸。若是你也心疼我,就不要再对我说对不起,不要反复的在我的面前提及这些事(情qing)。你难道还不懂吗?!”

    张宸毅点了点头,看着抓狂的香琴,这是她第一次失控的冲他大吼大叫,他不觉得生气,只是心疼,满满的心痛。

    香琴原本多么一个成熟稳重,善良温柔的女子,却是被他们一家折磨的,也失去了以往的稳重和大气,变的疯狂起来。

    张宸毅缓缓的呼出一口气,努力的将心底的痛苦完全压下去,不再流露出丝毫,而是一脸严肃的说起刚才的问题:

    “我刚才看见栾航,而且我追过去的时候,他直接将我给甩开了,若你和玥姨也不知道他已经来的事(情qing),那就要好好的想一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龚香琴愣了一下,抬眼看向他,复杂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看到了栾航?”钟玥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另外一个院的小门出来,此刻听见张宸毅的话,立刻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十分确定是他。”张宸毅点头,转(身shen)朝钟玥敬了一个军礼,公事公办的说道:

    “夫人,还请你提高警惕,不要放过任何的意外或者是巧合,危险往往就深藏在背后。还有三个月,就是换届选举,政局动((荡dang)dang)的时候,或许有人想利用香琴做文章,来牵制你和军长……”

    钟玥意外抬头看了他一眼,眼眸深处有一抹欣赏一闪而过,她沉思了一会儿,点了点头,“我知道了。谢谢提醒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苏梅和陈小兰不(禁jin)诧异的看向张宸毅,然后又互看了一眼,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见了惊愕。

    这事(情qing)是发展,真是来了一个大转弯。

    张宸毅真的是来好心的提醒的?

    虽然她们是一点也不明白他口中说的栾航是谁,什么换届,什么政局动((荡dang)dang),但是,她们却是知道,香琴真的遇见危险了,近一段时间,就发生过两三次意外,弄不好就是重伤或死亡。

    这一时间,她们这一颗心也不(禁jin)提了起来,担心香琴的安危,而她们也因为张宸毅这一本正经的态度,对他的迁怒不自觉得就消散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夫人,(情qing)报已经送到,若是没有其他事(情qing),我就先离开了。”张宸毅冲她和龚香琴各敬了一个军礼,转(身shen)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龚香琴没忍住的叫住他,指着他肚子那的一块血迹说道:“你的伤口是不是裂开了?”

    张宸毅顿住脚步,低头看了一眼,见灰色的衬衫上确实已经染上了血色。

    他因为龚香琴此刻的关心,而心颤不已,可,他的面容上却是不敢表现出丝毫,装作没有任何的(情qing)感的波动的说道:“……不碍事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