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57章 他该成全和放手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龚香琴也看着他,想要说话,可是她觉得自己的喉咙那里似乎装了铁矿一样,堵的满嘴的血腥,无法言语。

    张宸毅和她的(情qing)况差不多,嘴巴动了好几次,可每次张开一条缝,就又闭上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,隔着两米的距离,四目相望,谁也没有再踏出一步,谁也没有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龚香琴移开了目光,偏过头轻轻咳了两声,润润嗓子,终于能开口说话了:“你的伤好了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胃好了吗?那个……”却不料,这时张宸毅也同时开了口。

    两人互相看着对方,在这一刻,又同时的闭上了嘴巴,因为此刻对彼此的关怀,有一种难言的心酸涌上了他们的心头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过了几秒钟,两人又是同时开口。

    龚香琴直接移开了目光,将头偏向一边,眨了眨眼睛,将里面的湿意给眨了去,可已经不想再说话,也不想再扭头去看他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张宸毅看到她的样子,差点忍不住的就要冲上去,想要抱住她,可是,他上前走了一步就停下来了,痛苦的抓了一把头发,只能不停的道歉,“香琴,我不祈求你的原谅。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龚香琴听到他这话,刚才眨去的泪水又忍不住的开始泛滥,(情qing)绪有些崩溃,她抬手粗鲁的抹去眼泪,紧抿着嘴,依旧没有去看他,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张宸毅的心都要痛死了,疼的好像是窒息一样,他不再说‘对不起’,因为他说这些就是再给香琴压力,就是再让她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他没脸祈求原谅,香琴就是应该恨他,应该恨他母亲,就连他自己也恨,也怨。

    “我过来是想找玥姨的,更想要看看你,我知道你并不想看见我,我自己也是没脸见你,对不起,我又有些扯远了……”张宸毅痛苦的吸了一口气,停顿了一下,再次说道:

    “我刚刚在邮局那边看到栾航了,我前两天往部队打电话得知他正在执行紧急任务,我觉得很奇怪。我想问问你和玥姨是否知道栾航过来了?你曾经说过栾航是坏人,我担心他真的会对你不利……”

    龚香琴听他说起正事,又重新扭过头来看向他,眼睫毛上还有未干的泪水,就连声音也是沙哑哽咽的:“你确定那是栾航?”

    “我是侦察兵出(身shen),不会看错的。”张宸毅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栾航在这里。”龚香琴皱眉摇头,她垂眸沉思了片刻,这一抬头,却是看见张宸毅正盯着自己,她心不受控制的猛一跳,连忙重新垂下头,将眼泪彻底擦干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进来吧,这事你和我妈当面说。”待自己的(情qing)绪平复的差不多之后,龚香琴抬起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宸毅点了点头,跟在她的(身shen)后,视线紧紧的盯着她,不曾移开半分。

    龚香琴被他盯的觉得整个后背都要着火了,走路差一点顺拐,几次想要回头,想要告诉他不要盯着自己看,可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正如张宸毅愧疚痛苦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一样,龚香琴也难过纠结的不知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他。

    还像以往亲密无间,不,怎么可能。

    还是将他当做仇人?也不对,这件事本(身shen)的罪魁祸首不是张宸毅,而且,她也没有怀孕小产,怎么对张宸毅有当成仇人的恨意。

    可是,她和张宸毅之间,有了巨大的裂痕,就立在那里,让他们再也很难靠近彼此。

    甚至,就连说一两句亲密的话都觉得是个难事,都觉得无法进行下去。

    刚刚他说对不起的时候,她一点都没觉得开心,就是难过,她一点都不想听见他冲自己说对不起,刚刚如果他自己不停下,她都想要去堵住他的嘴了。

    还好,他永远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所以他没有再说道歉的愧疚话,而是说起了正事,对此,龚香琴真的觉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香琴,他怎么来了!”两人一走进院子,陈小兰看见张宸毅,脸顿时(阴yin)沉了下来,没好气的说道:“张宸毅,你给我滚蛋!我这不欢迎你,看见你,我就想到你妈,我就生气,恨不得能揍你妈一顿!”

    “四姑,对不起。”张宸毅嘴角压抑痛苦的抿着,弯腰冲她深深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“呵!我可受不起!你妈那么能耐,觉得全天下的人都欠她的,都欠了你的,觉得是我家香琴害了你害了她,我们哪里敢受得起你这样的大礼啊!”陈小兰站在那里,嘴角挑出一弧度,讽刺厌恶的说道。

    张宸毅直起腰,看着她,敛去眼中的痛苦,再次说道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陈小兰怒哼一声,偏过了头。

    “四姑,他过来是真有事(情qing)要说。”龚香琴见张宸毅被拿捏的样子,心里不是滋味,出口说道:“妈在另外一个院子,你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香琴,你这孩子,真是气人……”陈小兰气的一跺脚,看见从屋里走出来的苏梅,连忙冲她招手道:

    “梅姐,你过来看看,香琴这个傻丫头还一心向着张宸毅呢!你说她受了那么大的委屈,因为谁?还不是因为他妈!还不是因为他!

    我算是弄明白了,张宸毅你就是个黑心的狐狸,你缠着我家香琴,你对她好,你为她结扎挨刀,你这都是使苦(肉rou)计呢!你就是觉得我家香琴心善,所以,你就用这样的招数一直缠着她,一直来为你妈开脱!你真是太无耻了,太黑心了!你今天来做什么,你是过来祈求香琴的原谅吗?是不是要让她同意你妈提的无耻的条件,是不是还要掏心掏肺的为你们好,等到她真怀孕的时候,让你妈真的害小产了,是不是到那个时候,你才能不纠缠香琴?!”

    张宸毅被她质问的浑(身shen)颤抖,牙齿咬的吱吱作响,手紧握成拳,上面的青筋根根暴起,他憋了半天,几乎是苍白的辩解道:“我没有想使苦(肉rou)计,我今天也不是来祈求原谅的,我也不配被原谅,我妈更不配!我不会纠缠香琴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