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56章 他该成全和放手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张宸毅嘴角抿了抿,过了许久才低声说道:“这事你不用管,照顾好爸妈就行。”

    张家明看他哥的神色,也不敢再说什么,只得重重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哥,你(身shen)子能行吗?取钱我和爸去邮局办理就行了,你别去跑了。”张家明给他办理完出院手续,又不放心的看着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以前我记得你不(爱ai)说话的,怎么现在变成了一个小话痨了?”张宸毅伸手弹了他的脑门一下,笑着打趣道。

    张家明虽然被取笑了,可见他哥心(情qing)好像不错,也不(禁jin)跟着笑了:“还不是被形势所((逼)),不话痨也难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张宸毅一揽他的肩膀,“你骑车带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张家明兴致很高的应道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张宸毅两人到了邮局,因为原先有存折,所以办理的还算是顺利。

    “哥,你去不去派出所见妈?她念叨你好多天了。”两人出了邮局,张家明问他。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张宸毅眼睛随意的往右边一扫,视线却是立刻一凝,他快速的从兜里掏出存折,塞进张家明的兜里,匆忙的冲他说道:“家明,你先离开。我有事要去办。”

    话音还未落,张宸毅就像是一只离弦的箭一样的冲了出去,速度十分快,一点都不顾及他肚子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“哥!你做什么去啊?!小心你的伤口啊!”张家明赶紧的将存折放好,就焦急的去开自行车的锁,可是,等他解开锁,骑上车子的时候,他哥早就跑的没有人影了。

    “到底出了什么事了啊?”张家明被他哥这一跑,这一颗心火烧火燎的,又担忧又心急,担心出了大事也担心他哥的(身shen)体状况。

    他骑着车子,在街上还有附近的胡同巷子里来回的转悠着,想要找寻到他哥的(身shen)影,可是,半个小时之后,他依旧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张家明只能骑着车子往派出所赶,心中一直祈祷着他哥千万不要出事……

    再说张宸毅,他刚才之所以那么急切的跑出去,是因为刚才那一眼扫过去时,他看到了栾航!

    虽说那个(身shen)影很快的消失不见,可是,张宸毅很确定他自己绝对没有眼花,刚才的人绝对就是栾航。

    前几天打电话,他得知栾航出紧急任务,然而,现在栾航却在这里,说明他的紧急任务在马乡镇。

    可是,这样落后破烂的小镇,有什么事(情qing)可以动用栾航来这里做紧急任务。

    答案呼之(欲yu)出,栾航来这里,绝对和香琴她们有关系!

    张宸毅一边跑,大脑一边快速的运转着,不停的做着各种各样的猜测。

    栾航在这里,是玥姨叫来的?还是另有目的?

    他对香琴到底是怀有恶意还是善意?

    “我将他当做坏人!”

    香琴第一次见到栾航时的(情qing)景还有当时她说的话,他又不(禁jin)在脑海中过了一遍,那时香琴对栾航的惧意和怨怼好像是凭空而来一般。

    虽说香琴一直要说将她与栾航之间的故事要讲给他听,可是,总是碰不到宽裕的时间来讲这事,所以,他至今也不知道这故事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从过往的和栾航接触的两三个月间,他已经将栾航当可信赖的兄弟,当亲密的战友,而且,他坚定的认为栾航对香琴绝对没有恶意。

    可是,今天在这里突然间意外的看见栾航,张宸毅也不(禁jin)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那么一丝的动摇。

    “呼哧呼哧……”

    张宸毅追到一个胡同时,便停了下来,捂着肚子上的伤口,剧烈的喘息着,(身shen)上已经被汗水浸湿了。

    他掀开衣服,看了一眼绷带,发现已经有了血染的痕迹。

    疼的吸了一口气,张宸毅将衣服重新放下来,没打算理会伤口,靠着墙思索下一步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人跟丢了,这一点确认无疑。

    以栾航的本事,应该是发现他跟过来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他没有打算和自己见面,而是甩开了自己,这是因为任务需要,还是因为他必须要瞒着自己?!

    张宸毅抹了一把汗,皱眉思索了一会儿,决定去找钟玥确定一件事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张宸毅快速的来到陈小兰一家所在的胡同,原本还很平静的一颗心,因为越来越靠近龚香琴,不(禁jin)变的紧张,愧疚,思念,期待,焦虑,担忧……

    他的脚步变的越来越缓慢,每上前走一步,心(情qing)的复杂程度就会加深一分,可是,到了最后,这份复杂的心(情qing)反而变的纯粹了,就只剩下了担心香琴会不会见他,真的见了面,他应该说什么,做什么。

    祈求原谅?

    他没脸说什么祈求原谅的话,相反的,他觉得香琴心里恨他怨他,其实更能够让他心里觉得好受一点。

    那他该说什么?张宸毅真的不知道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(情qing)况下,面对香琴,他该有千万句话要说,可他又觉得无论他说什么,都是在苍白的狡辩,在无耻的祈求原谅,在给香琴的内心施加压力。

    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,张宸毅不(禁jin)开始猜测香琴看见他会说什么。

    而那天的噩梦随之出现在他的脑海中,心口骤然一阵揪心的疼痛,张宸毅的脚步不(禁jin)跟着一停,大量的汗随之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若是一会儿,香琴亲口说恨他,怨他,要他松手,要他放开她,他应该成全吧?

    是的,他该成全,或许他早就该成全的。

    有那样的母亲,他根本就没有资格再抓着她的手不放,也没脸面再继续说什么能够给她幸福的话。

    张宸毅单手扶着墙,垂头大口喘息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想撕心裂肺,大概也就是这个滋味吧。

    就这时,陈小兰家的大门被打开了,张宸毅听见动静,连忙抬头去看。

    当看到从里面出来的龚香琴时,他的眼睛瞬间变亮,站直了(身shen)子,难以抑制的激动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龚香琴抬眼也看见了他,瞳孔一缩,直接停住了脚步,愣在那里,神色复杂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张宸毅上前快速的走了两步,目光灼灼的看着她,从头到脚仔仔细细的打量着,好似许多年重逢再见一般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