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49章 张母的报应3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正说着话呢,钟玥冷着脸推门进来了,当看见她已经醒了的时候,她的神色才有所缓解,快步的走到床前,摸了摸她的小脸,心疼的问道:“胃还疼吗?”

    “不疼了。”龚香琴摇头,疑惑的问她,“妈,我没小产,你为什么不让医生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又和小产有什么区别。”钟玥揉了揉她的头发,强硬的打断她的话,然后冲苏梅说道:“阿梅,你去给香琴办出院手续,咱们回家养。”

    苏梅应了一声,连忙出去了,并为她们关上门。

    “妈,我现在和小产当然有区别……”龚香琴继续刚才那个被打断的话题,势必要问个清楚明白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对张宸毅的妈什么看法?”钟玥却是再次打断她。

    听到张母,龚香琴的脸上立刻流露出极度的厌恶之情,甚至,条件反射的有些反胃恶心,“我讨厌她!”

    “不期待她的改变了?”钟玥又问。

    龚香琴自嘲的一笑,十分气愤的说道:“之前抱有那样的期待是我傻的天真。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她,不想再听见她说话,她是我见过最自私的人,她凭什么以为我会同意让张宸毅去借种这样的无耻要求?!我不同意,她还因此怨怼我?!太可恨了!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对她太好了,对他们一家太好了。”钟玥尖锐的指出来。

    龚香琴愣了一下,苦笑一声,点了点头怅然的说道:“呵呵,是吧。现在善良一些反倒是错了,是自己犯贱的找罪受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既完全厌弃了张母,何必再和张宸毅在一起?你再和张宸毅在一起,你就绕不开张母。你俩就从今天分开吧。”钟玥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!这不一样!宸毅又没有做错什么。”龚香琴下意识的焦急的反驳。

    “那是他母亲,这就是他最大的错!”钟玥平静的指出。

    “妈,你这样说,对宸毅不公平。你不能将他母亲的错加注到他身上。”龚香琴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你被他妈指着骂祸害,你被他妈推的撞到墙上的时候,这就对你公平了吗?!”钟玥眼中带着狠劲,抓着她的胳膊,声音冷成冰渣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是我护在手掌心的女儿,却是被他妈那么糟践,这就对我公平吗?!我不将他妈给废了,全是因为张宸毅为你做的那些事,全是因为顾忌你!你知道我今天看到你流血害怕你是小产的时候,我这心有多痛吗?有多愤怒吗?!我不能将她给狠狠的折磨一顿,你总要让我做些事情来发泄我的怒火!”

    龚香琴傻愣了几秒钟,眼睛渐渐的红了,她抱住钟玥,难过的说道:“妈,对不起,女儿让你跟着操心了,让你跟着这么的生气难受。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闺女,你说什么对不起啊。妈心疼你所受的一切,才会这么愤怒!”钟玥抱着她,揉了揉她的脊背。

    “妈,我好讨厌宸毅他妈!就算她真的悔改了,我还是讨厌她!可是,我因为讨厌他妈,不是两人的感情出了问题,我就要和宸毅分开,我会痛苦,我会很呕!但让我再次退让,让我无视他妈,甚至,让我和她共处一室,我也不能接受,我会更加呕的!妈,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我就觉得我立在一道夹缝上,两边都是悬崖,走哪边都不对……”

    钟玥用手一遍遍的揉搓着她的后背,“女儿,爱情和婚姻是两回事。婚姻是两个家庭的事情,磕磕绊绊,吵吵闹闹,彼此怨怼,本就是这么难。而且,你越是在乎,越是想要和美,就越难。什么时候,你的心被磨死了,不在乎争吵和愁怨,不去妄想爱情了,你就会选择跳进一个悬崖里,守着孩子过一辈子。大部分女人都是这么过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,你说的对,我和宸毅一开始离婚,就是因为不想再凑合,不想再听到争吵,总觉得分开会好,总觉得一纸结婚证不重要,总觉得以后会变的更好。可是,我错了,宸毅也错了。”

    龚香琴松开她妈,过了一会儿,疲倦的问道:“妈,宸毅呢?他还在派出所吗?”

    “他拉着他妈的手,往自己的肚子那捅了一刀,现在应该刚做完手术。”钟玥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龚香琴惊叫一声,想也没想,就要从床上跳下来,要去看张宸毅,可钟玥却是一把将她按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你想去做什么?去听他爸和他弟为张母苦苦哀求你,请求你的原谅,还是听他们痛哭悔恨的向你道歉?!”钟玥冰冷的讽刺道。

    龚香琴被她说的愣在那里,过了一会儿,她疲倦的抓了抓头发,埋着头痛苦的说道:“妈,我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她妈说的对,这些她都不想听见,她也不想看见张家的人。

    经过这件事,她觉得她和宸毅之间,不仅距离越来越远,而且,又添上了无数的墙,甚至,这些墙可能会将他们彻底的隔开。

    “香琴,玥姐,手续办好了,咱们可以出院了。”这时,苏梅打开门,看见她们气氛不对,立刻问道:“这是咋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娘,没事。咱出院吧。”龚香琴说道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另外一边,张宸毅做完手术,虽然没有生命危险,可是,因为失血过多,身子虚弱,再加之术后伤口不幸感染,所以,他一直在发烧昏迷,神志不清。

    张家明拿掉他额头上的毛巾,拧了拧,又重新给他换上了一条新的凉毛巾,看他哥的眉头一直痛苦的拧着,嘴里好像念叨着什么,他趴下身,凑近听了听,就只听见‘香琴,香琴,香琴……’

    张家明叹了口气,为他哥心疼,可是,闹到这一步,他不知道他们还能为了他哥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哥说什么呢?”张父抬起头,看着昏睡的大儿子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叫香琴姐的名字呢。”张家明走到父亲的身边,犹豫了一下说道:“爸,我刚去找护士问了一下,说香琴姐已经醒来了,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她?”

    “爸没脸去。”张父捂着脸痛苦的说道,“你妈做下的孽,咱一辈子也还不清……”

    张家明也痛苦的红了眼睛,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