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23章 我和你一起死1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“老爷子,我还要赶着回去,我就不进屋了。这些东西有些沉,我就给你放香台上了,我走了啊。”司机放下东西,冲张父笑着摆摆手,就跑着出去了。

    张父看着他跑出去,先将水果和点心给提起来,走进屋里一看,顿时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因为张家明坐在床上,正一手拿着剪刀,对准了自己的胳膊,一副要插进去的样子,而张母坐在床上,已经是一副被吓傻的,紧闭着嘴,丝毫不敢动颤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,这是咋了?!这弄什么呢?!家明,你拿剪刀干嘛,赶紧的放下!”张父惊吓不已的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拿剪刀逼着我妈,她刚才就跑出去大喊大闹去了。我不想让我妈去闹,可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……”张家明将剪刀给丢到一边,沮丧着脸,十分疲惫的说道。

    张家明和张宸毅不愧是兄弟,想出来应对自己母亲的方式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张母看见剪刀扔开了,就像是被点开了穴道的人一样,大叫一声,一下子跳下床,拿起剪刀给扔到院子里,又赶紧的跑回来,抱住张家明,哭叫的捶打他的身子:

    “你个小混蛋!你就为了不让我出去,你就要死要活的拿剪刀捅自己来吓唬妈?!你咋能这么不听话啊!你要是受了一点伤,这还不是要了妈的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,我这是跟你学的,你不也用一头撞死来威胁我爸吗?”张家明推开他妈,对她的哭诉没有一点动容,只是疲倦和指责。

    张母的哭声一下子就停止了,她吃惊的瞪着眼睛,看着小儿子,完全没有想到,他会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妈,我求求你了,别在一天天发疯的去给我哥说媒了。咱家现在都成全村的笑柄了,我和我爸出门,在村里都抬不起来头。我哥还年轻,就是再晚两年生孩子也不急,可那时,大家都会淡忘了香琴姐是我哥媳妇的事了,只要你给钱,给聘礼,也就会有人给我哥说媒了。你也看见了,现在风口浪尖上,媒婆都不愿意说媒,更是没人愿意嫁过来,因为人家也怕被骂……”

    张家明真的很聪明,在说不通的前提下,他采用拖字决,从另一方面将他妈的疯劲给压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也被人给笑话了?”张母问儿子。

    张家明重重的点头,一脸不开心的说道:“妈,你再这么去折腾,我没法在村子里呆下去了,我也要没脸活下去了,还是让我去我爷坟前去撞碑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,你胡说啥呢!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,这不是要气死我们啊!”张母气呼呼的去打他。

    “妈,这都是跟你学的。你不都让我们听你的吗?你说去死,不想活了,那我也不想活了,跟着你去死……”

    张母被张家明堵的哑口无言,心里也堵的慌,觉得哪里不对劲,可是,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就只是道:

    “你傻啊!妈哪里能真的去死,那都是说出来气你爸的!谁让他也站在那女人的一边,阻止我给你哥说媳妇!真是气死人了!”

    “你个死老婆子!你现在还不知错,你天天在街上骂香琴不能生,害你儿子无后,让全村的人都以为香琴和咱结怨!害的我和家明爷俩在村里抬不起头来,被人指着骂。今个要不是香琴出面,护着我,澄清误会,我在这村里都活不下去了!”张父将手里的苹果往桌子上一放,继续气怒的嚷嚷道:

    “你看看,到了咱有难的时候,出手救咱的还是香琴!她不仅没怨我,还给买水果,买好东西,你还想咋地?!你怎么这么傻,谁对你好都看不出来!”

    “谁稀罕她买的水果!”张母现在根本就听不得一点别人说香琴的好,她发疯的跑到桌子边,提起那袋子水袋,使劲往院子里一丢,怒骂道:

    “呸!她就是个害人精!那些媒婆不给我说媒都是因为她,我才不要她的东西呢!”

    张父震瞪着那些滚落的到处都是的水果,气的浑身发抖,怒气冲天,一瞬间什么理智都没有了,他想也没想,抽出烟杆子,朝着张母呼过去,面红耳赤的怒吼道:

    “我打死你个疯婆子!我打死你完事!我打死你,我再自己跳河,两人一死百了!你别活着了,我也不活了!活着也是祸害咱儿子和女儿!”

    张母浑身一个瑟缩,看着气的想要打死她,要和她一起死的老伴儿,终于满脸的惊恐,开始怕了。

    “爸!”张家明被吓的赶紧冲过去,擒住张父的胳膊,一脸焦急害怕的冲他喊道:“爸,你冷静一点!你想想我们三个!”

    张父看着小儿子,从暴怒中稍微清醒了一些,可肾上腺飙升,气血已涌上他的头部,他觉得眼前一黑,失去了所有的力气,手中的烟杆子随之滑落,身子向后栽倒……

    “爸!”张家明惊恐的瞪大了眼睛,使劲抓紧张父的胳膊,稳住自己的身子,不让两人一起摔倒。

    “她爸!”张母也吓了一跳,惊慌的喊道。

    -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——

    “没啥事,就是气急了才昏过去的。一会儿就醒过来了,唉,以后啊,注意点,别让老爷子情绪太大,他血压偏高,再这么气,很容易中风,出大事的。”

    隔壁村的医生过来,给张父简单的检查了一番,冲张家明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,谢谢你。”张家明将人家送走,返回屋,看见他妈在床边抹眼泪,就觉得十分的疲惫,小声的冲她哀求道:

    “妈,你刚也听见了。我爸不能再发那么大的火了,会闹出人命的。你能让我爸安生的先养养身子,其他的事不说了,成吗?”

    “成,成。我不说了。”张母抹了抹泪,也被吓的不轻,连连点头的应道。

    “家,家明?”这时候,张父悠悠的醒了过来,伸出胳膊,虚弱的伸向半空中,好像不知道要抓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爸!你要说什么?”张家明立刻抓住他父亲的手,赶紧问道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