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20章 为张父撑腰1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龚香琴没有如上次在车站时,那般冷漠的移开视线,她也冲张父笑了笑,笑的就如以前那样温和,好似以前他们之间并未发生任何的不愉快。

    张父看着她脸上温暖的笑容,想到前一段时间她对自己的漠视,再想到这一段时间,村里人对他的讽刺嘲弄,对比之下,后悔,委屈,愧疚,感动等等情绪一下子涌上了心头,令他鼻子一酸,眼睛一下子就红了,泪水一滴滴的往下落……

    香琴真的就如儿子说的,她原谅他了,她又对他笑了,她不生自己的气了,在老伴儿做出这样糊涂的事情,在其他人都漠视或嘲讽他的时候,香琴她反而在对自己笑!

    没人能理解张父此刻的心情是多么的激动澎拜,是多么的开心温暖,他流泪,更多的是喜悦,感动,当然,还有彻底的悔恨的泪。

    张父低下头,用手去抹眼泪,满脑子都觉得这次没白来,没白来。

    来之前,他内心的渴望就是想着能和香琴说上话,不过,刚刚,香琴对他的那一个温和的笑,就让张父觉得,一切都值得了。

    不说话,也完全够了!

    低着头只顾着去抹眼泪的张父,没发现龚香琴已经朝他走过来,直到快到他身边了,张父才猛然抬起头,无比震惊的看着向这边走来的她。

    香琴怎么过来了?!

    张父震惊又激动,还很紧张,手都开始哆嗦了,他张了张嘴巴,喉咙里就像是塞了铁块一样,一时间别说开口说话了,根本就出不了声音。

    龚香琴走过来,陪同在她身边的周县长,马乡长,还有一群记者,摄影机等也自然都跟着她来到了张父的面前。

    一时间,张父这里,成了所有人目光汇聚的中心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的,他成为了焦点。

    有青山村的人,认识张父的,都赶紧伸长脖子看着这一幕,觉得紧张又刺激,还有人拍着旁边人的肩膀,大声的嚷嚷道:

    “快,快看!香琴小姐要去教训张老头了!估计是要将他给抓起来!”

    “该!他那口子,天天骂人家不能生,是个害她儿子无后的祸害,这刚离婚就给儿子说媳妇,办这么缺德的事,可不就该被抓啊!”

    周围人听见这话的,都好奇的问这张老头是谁,怎么就得罪香琴小姐了,一听这老头是她之前的公公,不知道内情的,顿时间各种得势之后嫌弃穷公公的情节就开始脑补开了。

    而知道内情的,则是觉得张老头就是欠收拾,香琴小姐一定要将他给撵出去。

    然而,结果,注定要让他们失望了。

    “大伯,你自己来的吗?你跟我来吧,我让人送你回去。”龚香琴来到张父面前站定,抓住他的胳膊,将他从人群中扶出来,笑的亲切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,不用了,你去忙,我一会儿自己回去,真不用。”张父听到这话,刚才止住的眼泪差点又要流了下来,他内心真是五味杂陈,紧张又激动的连忙摆手推脱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,做牛车回又慢又咣当,多不舒坦。”龚香琴稍微一用力,将张父往前拉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香琴小姐,这位老伯是您的亲戚吗?”周县长一脸笑意的问道,并向张父伸出手,客气的向他问候,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张父见这县长大人这是要和自己握手啊,愣了一下,赶紧的在衣服上擦了擦汗水,胳膊哆嗦的向前伸出,和他轻轻握了握,就赶紧松开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他是我之前的公爹。”龚香琴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周县长等人眼中都漏出一抹意外,不过,大家都是打交道的人精,没人会说什么不合时宜的话,都笑了笑没说话。

    张父和龚香琴站在一起,感受到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,觉得无比的局促不安,他弯着腰,脖子都要缩进身子里了,头垂着,眼睛一直看着地面,脸火辣辣的烧。

    龚香琴站在一旁,看着他这副可怜的好像无法抬头见人的样子,觉得心中很不是滋味,很不好受。

    其实,她对张父,是有感情的,曾经一度也是真心将他当成父亲一样的对待和孝敬,因为她刚嫁给张宸毅的时候,张父一直都在维护她,对她很好。

    陆雪霜爆出王瑾轩的事情时,他在维护她,一心为她说话,后来张洪涛和刘梅花试图玷污她,污蔑她的名声,他也在维护她。

    人心都是肉长的,她心里对张父是有浓浓的感激和尊重在的。

    只是,后来张母的行为和张父对她行为的纵容,让她意识到自己就是他们眼中的儿媳妇,其实还是个外人,她也就克制自己不去投入太多感情。

    虽然,后来发生许多不如意的事情,虽然张父为了张母在和稀泥,而且,得知儿子结扎时,暴怒的冲她吼,可是,这些她都能理解,不过就是为人为父的本性而已。

    其实,张父已经做的很好了,他是个开明的,也容易沟通的一个老人,也是一个懂儿子的好父亲。

    从前一段时间,张宸毅说出张父讲的那番话,她就不和张父置气了,要不然,也不会买烟杆给他。

    而昨天回到马乡镇,她听她娘说张父因为拆房送钱的举动,被村民误解,还被孤立和嘲讽,她的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而且,这事被张宸毅知道了,恐怕会更难受。

    不管是为了张宸毅,还是因为之前对张父的感情,都让龚香琴不能对他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更何况如今张父是站在她和张宸毅这边的,是支持他们的,她更不能让他受这样的误解和委屈。

    “大伯,你抬起头,挺直腰杆,不用怕。我即便不是你儿媳妇了,也是你半个晚辈。而且,他们看到你和我昂首挺胸的走一起,就不会再说你得罪我的话了,也不会再孤立你,讽刺你了。”龚香琴小声的在他耳边劝道,并将手放在他的腰部轻轻拍了拍,示意他直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,你都知道?”张父闻言,震惊的抬头看向她,满脸的不可思议和动容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