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16章 被孤立1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闻言,龚香琴有些惊吓的低叫了一声,震惊的看着他,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被吓到了啊。”张宸毅笑的揉了揉她的发顶,“你忘了我可是当兵的,刻意表现的要寻死,也就是受点伤,绝对不会让自己死掉,但是能将我妈吓的再也不敢和我闹死闹活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发现,你每次思考的方式都和别人不一样啊。”过了一会儿,龚香琴惊奇的看着他,“一般人碰到这种情况,就想两个选择,一个是屈服和不屈服,很少有玩以死相逼对着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妈心疼我,这样以死相逼虽然很烂,会将我妈吓个半死,但是,绝对是最有用的以暴制暴的办法!”张宸毅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:

    “其实,我爸这次做的蛮好的,房子拆了,钱也没了,也是以暴制暴的再抵制我妈要给我说媒的事情。你想想,我家现在一破房,还没钱,再加上你以前还是我媳妇,被我妈嫌弃不能生,知道这一点的,只要有点道德品质的人家,就不会想将女儿嫁过来。真是要嫁过来的,绝对不是什么有品行的人,我妈不栽一个狠的跟头,她永远也想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龚香琴闻言,不禁笑了,心里也跟着敞亮了许多:

    “你这么一说,怎么给我一种这还是好事的感觉了。我们要感谢你父亲,还好有他支持你,支持我们。”

    张宸毅无奈的叹了口气,揉了揉她的脑袋,也笑了起来,“是啊,有我爸在我们这边,我妈再折腾,也闹不上天!你想想,没我爸帮忙,她会买聘礼吗,会下聘吗?会找人办结婚酒席吗?她啥也不会,就是会嘴上叨叨和寻死觅活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龚香琴被他给说笑了,“你说的也对。”

    这时,外面等候的司机又在催了,龚香琴不舍看着他,“我真要走了,等我回来后,再找时间来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路上当心。”张宸毅也很不舍的抱了她一下,准备拔了吊针,送她下车,自然是被龚香琴给按住了,不让他乱动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,你好好休息。”龚香琴冲他摆了摆手,刚要下车呢,忽然间就想起了一件事情,她急忙又跑回到他的身边,凑到他耳边,小声的说道:

    “秦老说,我现在有一丝的希望能怀孕了,而且,等你服用完药丸,我们就能同房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宸毅愣了一下,立刻看向她的肚子,紧接着又看向她的小脸,一瞬间,呼吸都开始变粗了,已经染上了几分渴望,他惊喜的小声问道:“真的?能同房了?”

    龚香琴被他这反应弄得脸火辣辣的,变的红扑扑的,她咬唇点了点头,有些羞窘的慌忙道:“……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张宸毅傻笑的冲她挥挥手,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车门口,又赶紧的透过车窗去看她,直到看着她走进了车里,车也开走,再也看不到了,他才将视线给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啧啧,你小子,艳福不浅啊!媳妇儿那么漂亮!”刚下去的军医又上了车,看着张宸毅,有些羡慕的调侃道。

    张宸毅笑了笑,也不搭话,心满意足的重新躺下,吸吸鼻子,甚至还能闻到香琴身上的馨香气息,他满足轻叹一声,此刻的满心喜悦甚至让他忘记了身体的疼痛。

    想到香琴离去时,说的那一句话,张宸毅更是觉得深藏的身体上的渴望不断的涌出来,他深吸一口气,逼迫自己想目前的困境,赶紧将这股燥热压下去。

    香琴这边,因为她的身份,有不少人动了念头想要前来求娶她,而他这边,他妈愚昧无知,还固执的一定要给他娶媳妇,又是一堆的烂事。

    这般想着,张宸毅皱紧眉头,心想前路艰辛,路漫漫啊。

    -

    今天镇上,要举行学校建设的奠基仪式,据说场面会非常隆重,不光县长要来,就连捐款的香琴小姐也会亲临现场,县里的电台记者会全程录像呢。

    这一则消息,从两天前,不光镇上的大喇叭广播,就是各个村里的喇叭也是一天三遍的放。

    其实,这村里的喇叭,从好几天前,就没有停过,热闹的很,每天都有新的消息宣传。

    比如学校建设,正式招工的消息;比如说适龄儿童上学提前报名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一个又一个的好消息传出来,让青年有活干有钱赚,娃们都有学上,让这些落后的小山村,每天都充满了喜庆的气氛,人人脸上洋溢着笑容。

    而其中,青山村的氛围在热闹喜庆中,又有了一丝其他的味道,因为张父一家就在这个村子里。

    每天,这青山村里的老少爷们往树荫里一坐,就开始说这学校建设,这娃上学的事,再吹捧一下香琴的大善心和大能耐。

    可说到后来,总也少不了的,是嘲笑张父张母愚蠢瞎眼,居然嫌弃这么个金凤凰儿媳妇。

    尤其是,张母每天不停闲的跑进跑出的找媒婆,这打听那打听的要给她儿子再说媳妇儿的事,更是村里人茶余饭后的聊点。

    大家抱着看热闹的心思,总是时不时的吐槽讽刺几句,都等着看张母能找到个怎么样的新好儿媳。

    而且,自从张父拆了房,当众将钱给了苏梅之后,这村里人也不知是谁先故意扭曲的事实,都在传他们家是因为得罪了香琴小姐,这才会房子被扒了,家里钱也都没了!

    更绝的是,也不知道谁造谣说的谁和他家走的近,就要跟着倒大霉,会被香琴小姐惦记上,到时候不让壮丁干活,不让娃上学。

    村民大多没啥见识,都是跟风愚昧的,所以,渐渐的,这村上的人,就将张父一家给孤立起来了。

    每当张父扛着锄头出去,在村里碰到人,他们总是扭开头,根本就不和张父招呼说话,等张父走过去了,还在背后对他指指点点,各种笑话。

    人活一张脸啊,谁活着不要点脸面啊!

    尤其是在这没什么秘密的村里头,被人这样戳脊梁骨,这滋味,真是能将人给煎熬死,折磨死。

    就这么几天下来,张父被折磨的整天皱着眉,耷拉着脸,不见一点笑,腰杆也挺不直了,很多次,他都恨不得找个地缝给钻进去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