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11章 大展才能2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孙立安等人都愣了愣,一秒后全都大笑起来,看着龚香琴的眼神都亲切温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时,他们的心思已经不将龚香琴看成老板了,而是将她看成需要照顾的后辈,没有服不服气的说法了。

    钟玥见到这一场景,嘴角也不禁跟着翘起。

    她的女儿,笑语言谈之间,就将这些个老家伙的心全都拉拢的向她靠近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几人进了屋,香琴将自己写的那份关于建设钢厂的资金募集计划拿给吕浩林看,另外一份关于纺织厂和服装厂的建设和运营计划书则给了苏鸿瑞。

    “小姐辛苦了。就这两天功夫就写了这么多。足以可见你是有多么的认真。”苏鸿瑞接过来东西,看着这有着厚度的十几张纸,还没看,第一时间先夸赞道。

    龚香琴笑了笑,也不说别的,就让他快点看。

    吕浩林刚开始接过来这份资金募集计划的时候,其实是有些不重视的,毕竟一个二十一岁的女娃能写出来什么好货。

    然而,当看到上面的‘股份制’时,他目光不禁一凝,再往下面看,他已经没空去想这是小姐写的东西,心神完全被上面的内容勾住了!

    苏鸿瑞也和他的情况一下,从初始的漫不经心,到后来的全神贯注。

    一时间,屋内十分静谧,只有轻缓的呼吸声,还有翻动书页的声音,还有……孙立安坐在椅子上,竟是逐渐响起的呼噜声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屋内爆发了一声兴奋的高喊——

    “好啊!写的好啊!”吕浩林面色激动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啊!什么!”孙立安猛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瞪着眼睛,四处乱看,一脸防备。

    龚香琴看他这样,憋不住的在那直笑。

    等明白啥事后,孙立安被笑的臊得慌,他立刻不爽的咋呼道:“吕哥,你可不敢这么突然喊,这吓死个人哩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,这份资金的使用办法确实妙啊!”吕浩林根本就不理他,拍着手里的几张纸,不住的赞叹。

    “吕叔觉得这股份制可行?”龚香琴只是这么问他。

    “自然可行!”吕浩林立刻激动的应道,“原本我还在担心要将现有的企业都要卖掉抵押折现,还要再去拉几家投资,才能将这钢厂给建起来,可是,用了这办法,前期建设所需的资金这方面根本就不用愁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吕叔叔赞同,那资金募集的事情就拜托你了!”龚香琴说着,给他鞠躬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哎!小姐你不用这样,这本就是我该做的事情。”吕浩林赶紧将她给扶起来,指着那份计划书,又问了一遍,“小姐,这东西真是你写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之前在大学听过老师讲股份制的东西。”龚香琴说道。

    “厉害!小姐在资金运作上,有大才!”吕浩林冲她竖了竖大拇指。

    龚香琴总不能对他也说自己活过一世,所以,只好厚着脸皮接受了这份夸奖,有些赧然。

    而一直沉浸在刚才那份计划书内的苏鸿瑞,现在才抬起头来,将那十几页纸给合上,看向龚香琴,缓缓的吐出一口气,问道:

    “小姐,冒昧的问一句,你之前是不是在服装厂干过?这份计划书,不仅详尽,而且可行性非常的高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纺织厂,服装厂我都呆过一段时间,所以对这一行比较熟悉。”龚香琴笑着点头,“我想这钢厂需要的男工多,而我纺织服装这边,则是招女工多。这样一来,就能将这县上,附近乡镇的劳动力,不管男女都调动起来,让他们都能就业,都有工作干。等几年后,钢厂和纺织厂两边都有净利润了,走上正道了,咱也就将这利民利国的事情干成了!你们说呢?”

    “我说好!”苏鸿瑞应道。

    “这可都是大工程,能有这么一地方,让我们折腾,大展身手,是福气啊!”吕浩林推了推眼镜,儒雅的脸上带着激动。

    孙立安挠了挠头,大声喝道,“老子一天到晚听人家说商场如战场,这是第一次感受到,还真怪热血沸腾哩。”

    龚香琴朝前伸出手,笑着说道:“那就一起加油!咱们要建最好的钢厂,最好的纺织厂,最好的服装厂,以后拿着赚的钱,咱再建最好的医院,最好的养老院。二十年后,你们就可以在那安心舒服的养老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说的好!”吕浩林等人,纷纷将手放在彼此的手背上,互相望着大笑道。

    -

    聊了许久后,龚香琴刚送走了吕浩林等人,便接到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是周县长打过来的,说是学校建设前期的准备工作差不多要完成了,想邀请她三天后回来参加奠基仪式。

    龚香琴想了想同意了,因为她原本就计划这两天和吕浩林他们回去一趟。

    这边刚挂上电话,铃声就又响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香琴,是我。”龚香琴接通后,苏梅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娘,你是不是想我了?我后天就回去了。”龚香琴一听是苏梅,立刻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想你的。后天就回来了?真好。”苏梅笑着和她聊了两句家常,紧接着,声音微微一顿,叹了口气道:“这两天,家里出了点事,唉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龚香琴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宸毅他妈以死相逼,一定要给宸毅说媳妇,他爸一见拦不下,说是没脸再占你一点便宜,就将好好的房子给拆了。唉,你是没见,拆房的时候,全村的人都去了。甚至,还有些人笑嘻嘻的一边帮着拆砖,还一边讽刺他爸妈活该,这下享不了福了。

    当时我见了,就觉得特不是个滋味,弄的好像是咱将张家给逼的家破人亡似的,明明是他妈嫌弃你不能生骂你是祸害,咱没对不起他家一分……”

    龚香琴惊诧的听着,一时间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,她就是没看见那个场景,可只是听着描述,也觉得心堵的慌,她现在一闭眼,还能想起当初院子大门建成的时候,张父张母兴奋激动的脸庞。

    那时,吃上一顿红烧肉就能让一家人乐呵上半天,可现在,竟是闹成了这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是她不孕惹的祸?还是钱和身份惹的祸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