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05章 揍趴下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第一拳被打到脸上时,栾航一懵,还没等他去抵挡,接着就是第二拳捶了下来,这一下子,彻底将栾航给激怒了,一个怒起暴走翻身,反过来将张宸毅给压在了身下,也用拳头开揍。

    战斗局面,一下子升级了。

    “队长!加油!狠狠的教训这小子!”

    “嘿!那啥宸毅的!你今个能将队长揍趴下了,我以后就服你!赶紧起来,反揍回去啊!再捶队长两拳!”

    旁边的‘啦啦队’也是各种呼声,各自叫好,场面一下子激烈起来。

    栾航越是打,越是吃惊,他真没想到张宸毅的格斗水平竟然这么高,每次他占便宜,捶了他两拳或是将他踹倒,不到一会儿,张宸毅就能反揍回来,而且,还冲他越打越凶,越打越是……不要命!

    他现在被张宸毅打的浑身都痛,尤其是刚刚被他在肋骨上捶了两下,现在疼的他一吸气都费劲,这臭小子,下手可真特么的狠啊!

    不过,他被激的下手也不轻,张宸毅受的伤一点也不比他少,可是,这小子却看着跟个没事人一样,这特么的真是打了爱情的鸡血啊,为了一个娘们,打的连命都不要了。

    栾航这般想着,一瞬间有些闪神,闪躲的速度受了影响,而张宸毅瞅准这个时机,再次将栾航掀翻在地,双腿紧紧锁住他的脖颈,让他动弹不得,染血的拳头贴着他的太阳穴,累的大喘气的问道:

    “栾队,认不认输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个臭小子!”栾航用眼睛瞪了他大半天,呼哧呼哧的,喘气困难的说道:“妈的,认输。你小子赶紧松开我。快没气了!”

    张宸毅立刻放开腿,浑身疼的差点站不起来,等站稳了,他冲栾航伸出手,笑着说道,“栾队,谢谢了。”

    栾航拽着他的手起来,用拳头捶了他肩膀一下,见张宸毅疼的龇牙咧嘴的,这才笑着说道:“你小子,不错!这一架,打的爽!”

    观战的人,这才笑着围过来,有人一巴掌拍在张宸毅的背上,笑着道:“你小子是不错啊!刚都将队长给揍趴下了,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除了队长外,在格斗上,我还服你!真牛逼啊!”另外一人也拍打着张宸毅大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张宸毅打败栾航的同时,也同时用自己的实力,征服了其他的战友。

    张宸毅笑着从众人的围堵中走出来,捡起自己的衣服,重新套上,疼的皱眉直抽冷气的说道:“栾队,我刚才下手没个轻重,你快去检查一下吧,别被我给伤了肋骨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对我就别操那奶奶心了。”栾航不耐的一摆手,又对着另外一个兵喊道:“大雄,你带他去军医那看看,拿点药油给他好好揉揉,别让他带重伤参加几天后的考核。”

    “好来。”大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栾队,这一架我打赢了。你别忘了你答应的事情。”张宸毅冲栾航伸出手。

    “……妈的。你还真是个情种。”栾航受不了的往他手上一拍,不耐烦的冲他吼道:“忘不了,滚蛋。”

    闻言,张宸毅咧嘴笑了,冲栾航等人挥了挥手告别。

    栾航看着张宸毅离开的背影,按着自己发疼的肋骨,呲牙咧嘴的小声道,“啧,这次真特么的丢脸了。”

    “队长,你不去军医那瞧瞧?”

    “瞧个屁啊。骨头又没断,一会儿擦点药油就没事了。”栾航火大的又抹了抹嘴角,就往宿舍那边走,还没到地方,就有一个兵跑过来通知他:“队长,刚参谋部那打来电话,说栾副参谋长让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栾航脚步一停,皱眉应道,“嗯。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“队长,你不换身衣服再去?”士兵看他一身泥土,脸上还有血迹,迟疑的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栾航拧眉看了看自己裤子上的土,眼底闪过一抹烦躁:“不换了,给我弄辆车,浑身疼不想走了。”

    士兵赶紧跑着给他开车去了,栾航一屁股坐在地上,皱紧的眉头一直没松开过,脸上的神色又烦躁,又沉郁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半个小时之后——

    “你这什么样子。”栾旭端看着面前一身伤,邋里邋遢的儿子,皱眉怒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教训我了。你教训的话,应该早二十年说。”栾航烦躁的一摆手,“叫我来什么事,快说,我没时间和你在这废话。”

    栾旭端一脸气怒的看着这个桀骜不驯的儿子,深呼吸几口气,压下火气的说道,“你或许还不知道,你钟姨的女儿找回来了,她的病也彻底好了。”

    栾航挑了挑眼皮,懒散的应了声,“知道。我已经见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见的?”

    “飞机上。”栾航不耐烦的回。

    “行,你见过更好说了。”栾旭端已经懒的去纠正儿子的态度,而是自顾自的说道:

    “你钟姨的女儿香琴,曾经有段很短暂的婚姻,现在离婚了。我也见过一次她,是个不错的姑娘,没有什么小家子气。你可以和她多接触接触,培养下感情,等到明年,我去向你龚叔提亲,让你俩结婚……”

    栾航猛的一拍桌子,打断他的话,气怒不已的瞪着他爸,“我不是你手里的棋子,也不是傀儡!我对龚香琴没兴趣,我想娶谁,是我自己说了算,不是你!”

    “哐当!”

    栾航说完这话,气的面红耳赤,他一抬脚,将旁边的一椅子踹翻在地上,瞪了他爸一眼,抿着唇沉着脸开门出去了,门也是被他关的发出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栾旭端看着紧闭的房门,脸色平静无波,不见一丝刚才的气怒和无奈,过了一会儿,他从笔筒中拿出一只钢笔,在白纸上,一笔一画重重的画了一个x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另外一边,龚香琴和钟玥也回到了四合院。

    书房内。

    “你说栾航就是那个摄影师贵人?”钟玥听了女儿的话,也不禁惊讶的提高了声音:“这不可能吧。栾航去做摄影?你确定真的是他?”

    “妈,我当然确定。他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。”龚香琴叹了口气,好奇的问道:“妈,我看你对栾航是真的很喜欢啊,咱家和栾家的关系那么好吗?”

    “是很好。栾航的父亲,栾旭端,是你爸的直系,在军区的参谋部任副参谋长,与我们算是荣辱与共。栾航从小就没了母亲,他父亲忙,照顾不到他,当时两家住的近,我带过他一段时间,说将他当半个儿子也不为过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