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201章 恩怨纠葛3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张宸毅听到栾航的身份,谈不上震惊,因为早有猜测,只是对他是特种兵,而且,甚至还可能即将是他的上级的事情,因为龚香琴的缘故,心中有些许的抵触。

    但是,他还是站起来,准备冲他敬一个军礼。

    “在外面就不用了。”不过,栾航抬手制止了他,却伸出手臂,手握成拳,冲他示意。

    张宸毅惊诧的愣了一瞬,立刻身子前倾,手握成拳,和他手臂相互交错,又碰了碰拳头。

    这是部队内,战友之间互相鼓励时才会用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我一看你就不错,是个好兵。”栾航放下手,冲他笑了笑,鼓励道,“好好干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谢谢。”张宸毅忽略掉心中异样,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承认,若是没有香琴的缘故,他对栾航的印象很好,每一个成为特种兵的军人,都值得他尊敬和佩服。

    尤其是,刚才与他拳头相撞,让他对栾航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,还有种可以在战场上为对方挡子弹的战友情。

    军人与军人之间,哪怕是彼此第一次见面,别说是上战场,只要是出去一起做任务,那也要放下一切成见,成为可以彼此交付生命的亲密战友。

    这就是军人的军魂,军人的精神,纯粹到令人震惊的地步。

    眼见张宸毅已经和栾航打完了招呼,但是女儿就连回头都不曾,好似没有听见一样,钟玥不禁皱了皱眉,心底有些纳闷,冲她喊道:

    “香琴,我身后的这位是栾航,是你栾伯伯的儿子,你们认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龚香琴听到妈妈叫她了,明白自己怎么也躲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她深吸了一口气,压下自己那澎湃汹涌的思绪,让自己的神色努力恢复到自然平静,然后,她满脸笑意的扭头看向栾航,冲他打招呼:

    “你好。很高兴见到你。你和我之前认识的一人特别像,刚才我都将你看成他了,脑子一直再想这事。抱歉,刚有些怠慢了。”

    栾航面无表情的盯着龚香琴看了几秒钟,忽然笑了,他翘起二郎腿,声音有些懒洋洋的道:“哦?我也很意外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意外?”钟玥挑眉,“你之前见过香琴吗?”

    龚香琴嘴角的笑意有些僵住了,“妈,你忘记了,我之前可拍了不少的杂志照,人景照,也都刊登出去了,或许栾航见过呢。我说的对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说的不错。”栾航笑了,他倚着椅背,翘着二郎腿,笑的懒洋洋:“我看过一期杂志,上面有一组民国的展示图,上面所有以你为主的画面,都会让人眼前一亮。你不仅有天赋,而且,很懂的展示自己的美。我很好奇你以前跟谁学的摄影,对方将你教导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龚香琴听到他的话,脸上的笑意是真的要维持不下去了,心底疯狂的在吐槽,难道她要冲他说,是你教导有方,你刚刚就将自己夸的不错。

    “随便跟一个摄影师学了一些皮毛。你过奖了,我没什么天赋,以后也不会再去拍景了。”龚香琴笑着说完,转移了话题,装作好奇的问道:

    “你是特种兵啊?真没看出来呢,你一点都不像一个军人。”

    栾航耸了耸肩膀,冲她笑了笑,没回答这个问题,而是意有所指的说道:“你和钟姨很像,若是不知道实情的,还以为你从小跟在钟姨身边长大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谁让我们是母女呢。”龚香琴说这话时,故意娇俏的冲钟玥笑了笑,“妈,你说对吧?”

    钟玥温柔的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栾航看了她一眼,扯了扯嘴角,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所有的谈话,在这一刻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龚香琴立刻坐正身子,满心烦躁的垂下头,缓了半天,她这才感觉到来自右腿的疼痛,原来是她刚才太紧张,没意识到将自己的大腿给掐了。

    她皱眉搓了搓刚被自己掐的青紫的地方,疼的她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张宸毅伸出手,沉默的为她轻轻揉着,龚香琴愣了一下,扭头看向他,对上他的眼神,自然看出他的疑惑和欲言又止,但是,一时间,她不知道该怎么向他解释自己刚才的反常。

    她和栾航前世的所有的恩怨纠葛,她曾对栾航的爱慕和怨恨,她一点也不想让张宸毅知道,甚至想让张宸毅离栾航远远的。

    可是,刚才听妈妈的意思,宸毅真能进入特种部队的话,那栾航就可能是他的队长,更别提,两人还要成为不抛弃不放弃,生死与共的战友。

    这事一想起来,龚香琴就十分抵触。

    龚香琴烦躁的用手扒拉了一下头发,心想着现在这都什么事啊!

    为什么要让她再次突然的碰上栾航,还要让宸毅成为他的兵,而且,最令她不安的是,她现在怀疑栾航的背后有阴谋,而且,这阴谋还和她的父母有关系。

    “宸毅,我……”龚香琴小声的开口,试图解释,可是,张宸毅伸出食指,堵在了她的嘴唇上,冲她轻轻摇头,嘘声说道:

    “你不想说,或是不知道该怎么说,就别勉强自己了。若是我不能知道真相,谎言我更不想听。”

    龚香琴呼吸一滞,心顿时揪了起来,疼的她浑身一个瑟缩,愧疚的缓缓的垂下头,咬着唇,不想撒谎,犹豫了许久还是道:

    “……对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总比你欺骗我的好。”张宸毅伸手揉了揉她的脑门,因为她的隐瞒,和不坦白,他心里不可能不难受,不伤心。

    可是,与其和她争吵,与其逼迫她,最后得到一个谎言,张宸毅想,还不如这样吧。

    也因此,哪怕有对栾航的欣赏,可是,因为香琴对他竟然有无法坦言的事情,栾航成为了他为之心梗的存在,像一根刺插在了他心里。

    龚香琴烦躁又愧疚的闭了闭眼,抓住张宸毅的手,沉默了许久,又小声的坦白道:“对不起。认识他的事,我确实不想说。我保证,除了这事,我以后什么事都不瞒你。”

    闻言,张宸毅没得到一点安慰,反而令他心底刚压下去的醋意和妒火,再次翻滚起来!

    因为,她说出这话,就是在告诉他,栾航对于她是独特的,他们以前是有故事的,哪怕这个故事现在没有任何的暧昧成分,可是,也足以让他妒火中烧了。

    因为爱一个人,不可能没有掌控欲,占有欲,想要清楚了解有关她的一切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