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199章 恩怨纠葛1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唉。

    终究不是夫妻了啊。

    龚香琴在心底叹了一口气,将右手放在肚子上轻轻的摸着,心里想着自己这辈子还能不能好运的怀上孩子?

    若是没有,他们信誓旦旦的说一定能改变宸毅妈妈的想法,可是,她心里也明白,怎么可能改变呢!

    一个这么爱儿子的母亲,怎么能心甘情愿的让儿子无后。

    估计,只有一种可能吧。

    那就是随着时间的流逝,她真的明白了,她儿子是真不愿意娶他人,也不会和别人有孩子,她因为爱儿子,心疼儿子,最后也逼不得已的同意儿子和她在一起。

    就如宸毅的爸爸一样。

    龚香琴明白,宸毅爸爸的改变,不再执意让儿子一定有后这件事,有自己的原因,可是,很大一部分原因,还是他清楚的明白了儿子的想法,还有那可怕的非她不可的决心。

    这是做父亲的退让了,不想再去逼儿子了啊!

    龚香琴摸着自己的肚子,心底再次叹了口气,若是没能有孩子,她心中的痛苦和遗憾,还有对宸毅的愧疚,其实比任何人都要深。

    越是想,这心就堵的越难受,龚香琴无意识的蹭了蹭张宸毅的肩膀,困意还在,可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有太多想法,哪里能睡着,但她仍然闭着眼。

    闭着眼,四周的声音就一下子变的清晰了起来,她听到各种脚步声,说话声,还有广播里空姐介绍的安全知识,以及——

    “钟姨。”一道低沉磁性的,带着一丝懒散的男性声音在不远处响起,龚香琴眉头下意识的一拧,这声音莫名的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碰到妈妈的熟人了?

    “小航,你怎么在这?自己一人?”钟玥的声音中难掩意外,可是,却也带着温软的笑意,这是她对喜欢的小辈特有的语气。

    龚香琴不禁睁开了眼想看看是谁,抖然的光亮,让她眯了眯眼,微偏着头看向在她前面的过道上,面朝她这边,和她妈妈说话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可是,看过去,她只看到了对方帅气的侧脸,然而,就是这半张脸,就已经熟悉的让她猛的坐正了身子。

    栾航?!

    真的是他吗?!

    还是,这只是一个侧脸很像他的人而已?!

    像是在回应龚香琴的疑问,也或许是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,男人偏过了头,也看向龚香琴,与她的目光对上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龚香琴心口猛的一跳,抓着张宸毅的手也猛然收紧,抓的他死死的,像是要将他的骨头捏碎一般,疼痛让张宸毅立刻看向她,见她抬着头,目光专注,甚至是失神的看着那个男人,心跟着咯噔一声,一点点的沉下去。

    龚香琴没注意到张宸毅的异样,她都没发觉自己的反常,她想移开视线,不想去看这一张脸,可是,一时间却只能愣愣的盯着这个比前世的记忆中,多了几分年轻和桀骜不驯的帅气男人。

    栾航,真的是他!

    前世,这个男人,是在她穷困潦倒,风餐露宿,被人故意欺压,被饥饿和贫穷折磨的绝望的就要抛弃最后的一点自尊,返回夜总会要去当陪酒小姐的时候,将她从绝境中拯救出来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她一度以为,他是上天派来救她的天神!

    那时候,栾航不仅护着她,帮她租了房子,让她生活稳定,活的像个人样,他还说她自己有天赋做模特,可拍人景,拍平面,并教会她许多东西,一手将她捧起来,让她成为风光的明星。

    本来,这样生命中的一个恩人,曾经给了她新生的男人,在她重生之后,应该第一时间去找他,应该第一时间想办法报答他,或是再重新和他建立联系。

    可是——

    对栾航,她曾经的感情太复杂了,她也用后半生磨光了对他的一切感情,她觉得和栾航的恩怨纠葛,上辈子就清光了。

    重生归来,她唯一不想再遇见的人,也不愿意去忆起的人,就是他!

    甚至,在向妈妈讲述前世的故事时,她都不愿从口中说出他的名字,仅仅用贵人,一个摄影师来指代他。

    说起来,她和栾航相识和所经历的一切,像极了灰姑娘和豪门公子的恩怨情仇纠葛的狗血故事。

    前世,栾航在她最绝望的时刻出现,并救了她,给了她新生,他是那么的帅气英勇,那么的有才尊贵,可以说男人能吸引女人的一切特质他都有,她怎么可能不沦陷不爱慕。

    那时的她,一边自卑的知道自己配不上他,爱上他没有好下场,可又一方面无法控制的被他吸引,那时对她而言,栾航就是天上的太阳,明亮而炙热,将她黑暗的世界照亮,却也距她那么遥远,让她只能抬头仰望着,无法真正的触碰到。

    她和栾航算是朝夕相处了两年时间,她虽爱慕着他,可是,从来不敢和他太亲近,一是觉得自己不配,二是因为栾航当时说他有未婚妻,经历过一些事后,她不会下贱的去破坏人家的感情或是当小三。

    她当时就只是天真的想,能默默的每天看到栾航就行了,能是他的普通朋友就好。

    然而,到了后来,她才知道,对于栾航,她就连普通朋友都不是。

    她前世被绑架时,是栾航将她救出来的,让她不孕的那一刀子是喜欢栾航的一个青梅白雨捅的,绑架据说也是白雨设计的,说是嫉妒她,恨她缠着栾航。

    她当时知道自己不孕之后,知道栾航竟然还护着白雨时,她愤怒的冲栾航吼叫,让他也要捅白雨一刀子为她报仇。

    可是,当时栾航怜悯的看着她,十分平静的告诉她,她就是他随手捡的一只流浪猫,看着还算有趣,就养着了,可以逗着玩玩,看着她为他哭为他笑,看她拼命往上爬,很有趣。他可以护着她不让她受伤,可绝不会为她去伤自己的发小,因为没人会为了一个宠物去杀害自己的朋友。

    那时,她才知道,原来,对于天之骄子的栾航,她就连个人都不算,只是一只随意逗弄可丢弃的宠物。

    呵呵。

    可笑,她还曾那样幻想是他普通朋友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