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195章 父子一心2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张父现在就关注这一点。

    张宸毅敲了敲那烟杆子,冲他爸说道,“能。你看看这烟杆,香琴心里是念着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好。好。”张父连连点头,双手摸着那烟杆,脸上也焕发出一种亮眼的神采,激动的道,“就听你的,就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爸,你这样,你不能和我妈说香琴多好,人都有逆反心思。你要多让她看看其他儿媳妇有多坏……”

    张宸毅见父亲同意了,而且不再垂头丧气的,眼睛也有神了,内心真是激荡不已。

    改变母亲的观念,就像是一场没有硝烟的革命一般,现在这个革命,原本就只有他和弟弟,可是,如今,他父亲也加入了,和他成为战友,和他共同的努力!

    张宸毅觉得自己热血沸腾,心里暖暖的,暖的他鼻子发酸。

    “你在部队也好好干,要多做任务,多立功,咱现在配不上香琴啊!你明白不?”张父拍着张宸毅的肩膀,嘱咐道。

    “爸,我明白。”张宸毅重重的点了点头,竟是落下泪,哽咽的道:“爸,听你这么说,我这心里是真高兴,这几个月没觉得这么舒坦过了。谢谢你,谢谢你,谢谢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个啥。”张父见他这样,眼睛也红了,“我儿子和别人家的都不一样着呢,有出息着呢!爸知道你有主意,你说的对,爸不该管你那么多。你现在比爸懂得多,只要你不干坏事,你想做什么就去放心大胆的做,爸不拦着你了!爸也不让你妈拦着!”

    张宸毅擦去眼泪,冲他爸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张父看着儿子的笑容,也跟着咧着嘴笑了,还是这样舒坦啊。

    儿子舒坦,他也舒坦。

    这才对了,这样才对了啊!

    将烟丝放进烟斗里,张父猛抽了一口,直接被烟给呛到了,狂咳起来,张宸毅吓了一跳,赶紧轻拍他的后背想要给他顺顺气。

    张父却是挥开他的手,笑着说道:“咳咳,好,好烟斗,哈哈哈……你也来一口,大口吸……”

    张宸毅伸过去头,听他爸的大口吸了一口,随即也被呛的狂咳,因为是新烟斗,这么猛吸,可不就容易被呛嘛!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张父和张宸毅咳嗽完,互看了一眼,同时大笑了起来,温情暖暖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另外一边,陈香琴和钟玥她们返回家里,刚进胡同口,陈小兰就迎了过来,脸上的神色是又激动又有些慌乱,压着嗓子喊道:

    “哎呦,香琴,香琴妈,你们可回来了!小何早就将陈涛光那个熊玩意给抓回来了!现在就在院子里给捆着呢,你们看,这接下来可咋办啊?!”

    “四姑,你别慌。”陈香琴揽住她的肩膀,拍了拍她。

    “唔唔唔……”

    陈香琴她们一走进院子里,被绑成一粽子,嘴也被封住的陈涛光看见她们,立刻愤怒的开始叫起来了,身子在地上来回扭着,脚胡乱扑腾着,意思就是让他们放开自己。

    “夫人,我是将这个家伙从一个地下小赌场给抓到的,当时这个家伙正用你们的名义吹嘘着让人将钱借给他,还威胁人家给他免了之前的赌债,要不然他就让小姐派兵过来,将人家都给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跟随她们过来的小何,立刻走过来,冲着钟玥报告道,还将当时陈涛光的恶心嘴脸给学了一个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“他说这些话也不觉得臊得慌,人家要抓,第一个要抓的就是他!个混蛋!我呸!”

    陈小兰在一旁听了之后,立刻不屑的朝地上的陈涛光吐了一口吐沫。

    钟玥走到陈涛光面前,蹲下身,将他嘴巴上的封条给撕了,陈涛光立刻喊道:“你们抓我是犯法的!你们打人也是犯法的!我,我要去告你们!”

    钟玥面无表情的冲他说道:“知道为什么那些赌博的人,剁了一只手,还戒不掉吗?是因为剁手只是让他们痛了,没让他们真正的恐惧。钝刀子杀人,才是最狠的。不过,我今天给你玩一个更狠的,叫杀鸡。”

    “杀,杀鸡?”陈涛光冲她咧着嘴笑,还不知道害怕,依旧吊儿郎当的,“杀鸡有啥可怕的。你不就是仗着自己手下有兵,才能将我给抓起来。只要你给我兵,我也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钟玥冷冷的看了他一眼,不和他废话,站起身,冲旁边的战士淡声吩咐道:

    “小何,将他手腕划开,按照杀鸡的方式,提着他在这院子里走。什么时候他老实了,再给他止血。”

    陈涛光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,浑身打了一个哆嗦,眼神中开始慢慢的堆满了恐惧。

    原来,他就是那一只鸡。

    “真的?就像杀鸡?!会死人的吧?!”陈小兰一听这话,立刻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们可是杀过鸡的,将鸡脖子一抹,等血差不多放完了,那剩下的血咋办,就是拎着鸡来回甩,将血给甩出去,好将血放干净点。

    可是,这,这咋能将这法子放在人身上啊,这不是要死人的嘛。

    苏梅听的也是浑身哆嗦,十分害怕,不过,她对钟玥是打心眼里信任的,所以,她咬咬牙,一跺脚就回屋了,高声喊道:

    “就这畜生玩意,就该给他放血清醒清醒!他要是不老实,还不改的话,就让他死了算了!”

    陈涛光原本是不信的,觉得钟玥不怕就是发狠话,吓唬他而已,可是,他眼见亲妈回屋真的不管他了,而那个抓他来的小何已经掏出刀子,向他走过来了,立刻吓的害怕的大呼小叫的喊道:“救命啊!杀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他的嘴立刻就被小何给重新封住了,任他惊恐的瞪大了眼睛,想叫也叫不出来。

    接着,小何抓起他的手腕,在上面用锋利的刀子十分熟练的划了一个小小的口子。

    陈涛光看着他手腕上的鲜血一点点的流出来,害怕的脸煞白,眼睛中的恐惧都要溢出来了,脸孔扭曲着皱着。

    “四姑,小军,小建,你们都回屋。别看了。”陈香琴将他们都给赶进屋内,怕他们看到这个,晚上会做噩梦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