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186章 我们对不起香琴啊1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爷爷,爷爷,爷爷……

    离去的半年,她其实很少向张宸毅提到爷爷,因为每一次提及总绕不过去爷爷已经离世这一点,而每一次触碰这个,都会让她泪崩。

    她将爷爷藏在心底,刻意的不去想他,而是告诉自己爷爷在另外一边生活的很好,再也没有了闹心的儿孙会气他,他再也不会受病痛的折磨。

    可是,再次回来,再次看到这熟悉的景色,陈香琴的情绪还是一下子就崩溃了,心理念着爷爷,早已不知不觉间泪流满面……

    “想爷爷了?”钟玥给她递去一块纸巾,将手揽上她的肩膀,心疼的拍了拍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陈香琴用手被粗鲁的抹去眼泪,这才接过来妈妈手中的纸巾,哽咽的应了一声,嘲弄自己的说道:

    “原本还想着怎么也要见到娘她们了才会哭的,没想到我这也太没出息了,这还没到家门口,就是才刚看到乡镇的影子,我就开始哭的都流鼻涕了,太丢脸了……”

    钟玥揽着她肩膀的手不禁紧紧的抓了抓,为她将被泪打湿的头发缕上去,别在耳后,因为女儿的话,心微微抽搐着疼。

    让女儿哭泣的人,也是女儿的亲人,是女儿前二十年的感情依托,也是她从来没有参与过的一些人和事,每次想到这一点,钟玥的心就是一阵疼痛。

    “是蛮丢人的,你真哭起来其实也蛮丑的,赶紧擦擦吧。就你肿着眼睛的样子,一会儿看到你娘她们,还不得吓死她们了,还以为你亲爹妈不疼你呢。我舅妈多委屈啊。”姚雯雯故意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你话多。”钟玥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这嘴皮子真溜。”陈香琴嘴角抽搐的看了她一眼,被她这么一说,确实没什么悲伤的情绪了。

    姚雯雯冲她们耸了耸肩,吐了吐舌头,办了个鬼脸,将陈香琴给彻底的逗笑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另外一边,张宸毅他们坐着牛车,刚到村口,从牛车上下来,就有人看见了他们,还没等张宸毅他们反应过来,就听见有人激动的在喊:

    “回来了!他们回来了!”

    接着,张宸毅就看见好几个人激动的跑向他们,最快的人就是刚才第一个看见他们的栓子,只听他气喘吁吁的问道:

    “那个香琴小姐是不是你媳妇儿?!快,快说,是不是?是不是嘛?”

    张宸毅立刻明白了众人为何如此,冲他们笑着摇了摇头,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唉!我也觉得不是!不过就是同名罢了。”栓子猛的一拍大手,也不知是嫉妒还是遗憾,“我就说哪能啥好事都让你们摊上啊!不过,那香琴小姐要真是你媳妇儿的话,咱们村就出名了,就光荣了!村上的人走到哪里,都能吹嘘一番!啧啧,可惜,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“咋?不是啊。哎呦,那可真是可惜了,可惜了……”后面过来的人一听这话,都纷纷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“咋不是?!她就是我以前的儿媳妇!”张母突然声音尖锐的叫嚷道,“你们别将她当个宝,她不能生孩子!我儿子和她离婚了!是我们瞧不上她,是我们不要的她!!”

    众人突然间安静了下来,一脸懵逼的看着张母。

    张宸毅攥了攥拳头,看了暴怒的母亲一眼,心底升起浓浓的愤怒,声音有些发冷的道,“妈,香琴可以生孩子,你不要随意的诋毁她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!你现在还维护她,她就是不能生!要不然你也不会……”张母说到一半,立刻停止了,因为她觉得儿子去结扎是一件十分丢人的事情,绝对不可以说,绝对不能传出去!

    “我也不会去结扎。”张宸毅替她将下面的话说出来,“我做这件事情,我不觉得丢人,也不觉得无法说出口。”

    张母瞪着眼,手指颤抖的指着他,“你,你不觉得丢人?!你懂个什么?!人家背后戳你脊梁骨,人家笑话死你!你是不是想要气死你爹和妈,你是不是想要我们在村子里抬不起头来?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抬不起头来?”张宸毅直接笑开了,他扭头,看向难掩震惊,其实一头雾水的众人,开口向他们解释道,

    “我以前的媳妇儿,陈香琴,就是镇上广播上说的捐了五十万的香琴小姐,她认了亲生父母,现在是大军长的女儿。几个月前,她被一个坏人捅了一刀,导致难生娃了。夫妻嘛,不是说患难与共,我为了不让父母嫌弃她,就瞒着他们去做了结扎。事后被我爸妈知道了,我妈觉得香琴是个祸害,就让我和她离婚了。你们觉得这婚离的好吗?因为香琴难生娃了,所以这个媳妇儿我就不能要了,你们觉得对吗?”

    张母怔愣愣的看着儿子,没想到他就这样,这样简单的将一件‘家丑’,就这么说出来了!

    不仅说出来,他还要众人来评理,来讨论!

    或许是信息量太大了,听到的东西太耸人听闻了,栓子等人都被震的一时回不了神来,过了许久,才有一个声音响起,

    “人家大军长不嫌弃你家穷就不错了,你们还嫌弃人家不能生孩子!那香琴现在就是个香饽饽,不能生孩子咋啦,人家可是军长的女儿,有了她,你们张家就飞黄腾达了!不是还有家明嘛,你们张家又不会绝户,你们傻啊,要儿子离婚!”

    “就是嘛,按我说宸毅做的也对。结扎好啊,共患难,向军长表决心!人家还不得高看咱一眼,也不会嫌弃你们家穷了!要娃还不简单,让家明的媳妇以后多生几个呗。”

    “张大嫂,你以为你家多能耐啊,你还嫌弃人家香琴了,你这是脑子被驴给踢了吧!她要是儿媳妇,我一准将她当我娘一样的伺候着她。不能生娃也没事,她家有钱,能让我其他儿孙都有钱有活干就行!她就是个金山啊,靠着望着就行,谁还稀罕她下蛋呢!”

    “对嘛。看看我们,娶个穷媳妇能生孩子又咋地,生了娃,还不是让娃一样跟着受穷……”

    人群中,慢慢的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说话,没一个人表示宸毅做的不对,都说张母张父让儿子离婚,简直是太蠢了!

    其实,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不发生到你身上,你感受不到感情上的纠结难受,也不是所有人都像张母那么视儿如命,所以只会从客观的利益上考虑问题。

    如今,陈香琴的身份,还有那五十万,已经让这些人将她高高捧起,就算是不能生娃咋了,人家代表的可是荣华富贵啊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