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171章 回老家2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“什么才能?”姚雯雯一听,顿时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“口舌如簧,仗势欺人?”陈香琴憋着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!我尽心尽力的给你出主意,你还嘲讽我了!”姚雯雯知道自己被耍了,立刻大叫一声,就去挠她的咯吱窝,气呼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错了,雯雯女王饶命啊,你不是仗势欺人,你是懂的玩弄权术,特会利用自身优势行事,我现在真是夸你呢……哈哈哈……痒死了,别挠我了。”陈香琴一边大笑着一边努力的躲开,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。

    钟玥看她们姐妹俩在那闹腾,不禁笑了笑,只觉得满心欣慰。

    女儿打定主意离婚后,就像是脱去了身上背负的沉重的枷锁,越来越有朝气活力。

    这婚离的好!

    婚姻本来就不是俩个人的事情,而是两个家庭的事情,不是两人的感情好,也不是丈夫好,女儿就可以过的幸福的,还需要公婆好,明事理才行。

    她女儿的婚姻之前他们没有,也无法参与,如今,女儿离婚了,虽说不是因感情的事离婚,虽说还是认定了张宸毅,以后很可能还是会再嫁入张家,可是,女儿现在即将是自由身了,她能为她做的事情就多了。

    也无需束手束脚,顾前顾后。

    -

    两天后,张母的病差不多好利索之后,她说什么也不在医院呆着了,要回老家,因为实在是过的不舒坦!

    不说医生态度不友好,病房味道不好,要出去上厕所,饭菜难吃等等事情,为了省钱,小儿子都要和丈夫挤一张床,看着他们这委屈的样子,张母就觉得堵的慌,心里太不是滋味了。

    “爸,妈,病房我已经退了。我们要赶紧走,要不然就赶不上去火车站的汽车了。”张宸毅将两个大行李给提起来,让张家明拿两个小包,匆忙的冲张父张母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好好好,去赶车。”张母连忙应道,还以为儿子口中说的汽车是以往接送他们的车呢。

    可是,出了医院,顶着大太阳走了好远,张母的小脚累的都走不动了,热的也要中暑了,也没看见儿子说的车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热死妈了,哎呦,小毅,车呢?你咋放这么远呢?!”

    “妈,我哪里有车开啊,以前那是因为香琴的父母,才有车接送你们。现在我们要去前面的车站牌那去坐公共汽车。”张宸毅见他妈累的不行,也怕她累坏了,将行李又给了张家明一个,蹲下身说道,“妈,我背着你走吧。你再坚持一下,再走个一里地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用。妈自己走,不用你背。”张母怕累到儿子,连忙摆手,说什么也不用儿子背。

    等走到车站牌的时候,张母因为又累又热,差点累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不是娇贵的身子,都是在家干活的,其实也有比这累的时候,可是,张母此刻却觉得从来没有这么受罪过。

    怪只怪,近一年她这日子是真过的舒坦了,尤其是这来北京之后,除了穿衣吃饭用自己动手外,其余啥也不用她干,出门专车专送,啥时候顶着烈阳天走这么远的路过。

    张父也累的大汗淋漓,扶着站牌,一直弯着腰大喘气。

    “家明,我去买点水,你看着点爸妈。”张宸毅说完,跑到一边买了四瓶汽水,赶紧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爸妈,赶紧喝完,我将瓶子退了去,还能省个一毛钱。”张宸毅递给他们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多少钱一瓶?”张母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毛。”张宸毅伸了一根手指。

    “咱那里就卖五分,这咋这么贵啊!我,我不喝了,你们喝吧,赶紧的退回去。”张母一听就心疼钱啊。

    这两天,她忽然间觉得,干啥都要钱,喝口水都比家里的贵,简直是要了命了。

    其实,这才是正确的节奏,奈何张母一开始就过上了王母娘娘的日子,可是,她自己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都买了,不能退了。你赶紧喝了,免的中暑了还要花钱看病。这一毛钱的汽水,咱还是喝得起的。”张宸毅无语的说道,“之前你吃的,住的,用的都比现在强,吃用之前也不见你问个价,也没你说这也贵那也贵的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那是花的香琴姐的钱,妈根本就不想这一茬。而且,妈知道现在家里没人能赚钱了,要省着点花了。”张家明咕咚咕咚的将一瓶汽水喝光之后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啥呢!以前妈也问的,是你嫂,是那个女人花钱大手大脚的,妈问了两次后才不问的,省的还遭人烦。”张母强辩道。

    这两天捉襟见肘的日子,自然让张母意识到儿媳妇在的时候,这日子过的有多么舒坦,可是,她不觉得没儿媳们他们就不行了,以前比这日子可穷多了,还不是照样过来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或许还不懂,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,只是这种心理落差,就够她心堵的了。

    张宸毅看了他妈一眼,没说话,反正他妈总有自己的道理,别人怎么辩都辩不通。

    -

    上了公共汽车,车里可没有空调,一路晃荡到了火车站,张母下了车直接就吐了。

    天气热,车里更热,大家都是出了一身的汗臭味,挤在一起,那味道熏死个人了,张母强忍着才没有吐车上。

    等吐完之后,缓过神来,张母扶着张宸毅的胳膊,虚弱的说道,“以后再坐这种车,妈就不出门了,太受罪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娇贵的,谁家进城不都坐这车。”张父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咱以前也不坐啊。”张母想也不想的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以前是因为香琴的爸妈有钱有权,有人给你开车。现在,香琴不是咱儿媳妇了,你还想坐小汽车,你做梦呢!”张父气呼呼的冲她吼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坐就不坐,你吼啥子!”张母被张父骂的一愣,憋不住的怼回去。

    其实,张父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发火了,或许是折腾了快两个小时,又累又热的才来到车站,想想之前舒坦的被车送过来的场景,他这心里憋不住的就藏了一把火。

    刚才听到老伴儿的话,想也没想的,就吼了过去,刚那句话,是吼给张母听的,可也是吼给他自己听的。

    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,这一声吼中,有多少无奈,后悔的成分在里面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