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169章 财产分割2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医院。

    “小毅,你刚去哪儿了,你怎么提了这么多东西回来?”张母见儿子回来,立刻惊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回去收拾咱们的东西,我和香琴离婚了,东西都不能再放她那里了。”张宸毅将包放地上,又冲张家明和张父说道,“爸,你们帮着妈收拾一下东西,我刚才去退了病房,给妈重新要了一个单人床。这病房一天要二十块钱,我的工资负担不起,要省着点花。”

    “换病房?”张父还没从儿子提着两三包东西回来的冲击中回神呢,就听见儿子说要换病房,再一听房费,顿时吓了一跳,“这咋这么贵呢!一天二十,你没唬我?!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拿这事唬你干嘛。”张宸毅无语的解释道,“我的工资一个月就九十块钱,哪里能负担起这高档病房的开销,之前都是香琴掏的钱。现在我们离婚了,自然不能再用她的钱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不能用她的钱了。”张母一听,愣了一下说道,“这病房太贵了,我好了,咱不在医院呆了,明天就买票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妈,就算你好了,明天就回家,我们今晚也要找旅店住一晚,都一样是花钱。你就在医院再住一晚吧,检查一下身体,确定不会再发烧了。我和爸家明三人,再要一个床位,让爸睡,我和家明坐在床边眯一会儿就行。”张宸毅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哪行啊,妈和你爸这里还有点钱,哪能让你们没地方睡觉啊!”张母一听急了,开始隐隐的觉得不舒服的地方来了,仿若这日子一下子就捉襟见肘了。

    之前好像没这些事啊,什么都不用操心,什么都是安排好的,吃喝住行,都不愁。

    “钱能省就省吧,以后你们还要给家明娶媳妇,还要给晓茹弄嫁妆呢。”张宸毅故意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,他说的也是实情,他在军队要慢慢熬资历,哪能有多少钱拿,就是做到营长,团长,工资等贴补家里,也没香琴赚的钱多。

    但是,他爸妈来这后过的太舒坦了,其实根本就意识不到这一点,还以为他儿子有多厉害呢,其实一切都是香琴的功劳!

    “是要省着点。”张母连连点头,开始念叨道:“家明小还不急,晓茹的嫁妆她自己都赚够了,妈都给存着呢。你别忧心,现在家里过的好了,新房子,钱也不缺,再给你娶个媳妇也够的,这次一定说个老实的,等明年你们一结婚,就赶紧要个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!!”张宸毅饱含怒火的打断她的话,气怒冲天:“你现在过的好,那都是因为香琴!一年前,我们将她娶进门的时候,是欠债累累,破院破房!你现在拿着她赚来的钱,住着她盖的新房子,立马要再给我娶一个女人,你怎么有脸说这话!”

    张母看着儿子气怒的脸,一下子说不出话了,她自己内心也觉得有些不妥,臊得慌,可因为对陈香琴的怪罪又不愿意承认,她呐呐的反驳道:

    “那,那也不全是她赚的,你妹妹也出了不少力呢。你媳妇儿后来都不做衣服了,都是你妹妹和李嫂子她们做的,钱是你妹妹赚的。之前她赚的,你们离开的时候,都给她了。这半年,她是往家里寄过钱,我们也没用,都留着呢,要不将她寄的钱还给她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!别吵了。”张父说道,“小毅,回家后,我们将她寄的钱还给她,你们离婚了,我们不拿她钱了。当初她带过来的嫁妆,就是那些橱柜什么的,也都还回去。”

    张父张母的概念中,是没有夫妻共同财产一说的,什么离婚要平分财产也不晓得,他们就觉得离婚了,就要将之前属于儿媳妇的东西和钱能给的就给了,没想着真要贪什么的。

    张宸毅听见父母的话,满心疲倦和失望的心里总算是稍有慰藉了。

    父母虽没提妹妹能赚钱是因为香琴教的,依旧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,却也没有如小人一般贪得无厌,也能知道离婚后,不能要香琴的一分一毛。

    -

    一通忙乱之后,张宸毅等人换了病房,张宸毅虽然要让他爸妈看清现实,可也不会让自己的亲娘多受委屈,换的是四人间的病房,条件自然比不得高档的单人间,可也算是中等的了。

    可是,张母和张父到这里面,立刻觉得不对了。

    这病房消毒水味道大刺鼻不说,另外有一床的病人和家属嫌弃他们的东西太多了占地方,直接和他们吵了起来,态度特不友好。

    这一吵,就吵的张母不舒服了,觉得心口憋的慌,躺床上直冒汗喘气,张宸毅赶紧叫医生过来看看,那医生来的速度就不快,来了之后态度也不好,和以前在高档病房那春风化雨的温柔态度,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

    “他爸,这医生怎么这样啊,说话带刺,冷冰冰的,好像咱欠了他钱一样。”张母等人走后,受不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!你想让人家对你笑,你别住这破病房啊,你住单间,准对你好。”还不待张父说话,邻床的一中年男人已经讥讽的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住哪里不一样啊,咋还这样呢?!”张母皱眉。

    说白了,张母前后几次进城来,都被陈香琴保护的太好了,对她伺候的太好了,不仅衣食不愁不用掏钱,出门还要派人派车跟着她,让她以为就该这样舒坦不愁,别人都会对她客客气气的或是很热情的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,乡下来的吧,不知道城里人看钱看权待人啊!你有钱有权就对你笑,你没钱没权就滚蛋!”另外一病床的中年男子撇了撇嘴道。

    张宸毅看了男子一眼,没有阻止,还从兜里掏出了一包烟,递给他,“这位大哥,刚听你说话,就知道你是个见多识广的人,你给我们多说说城里的这些事吧,我们乡下人不懂这里面的道道。”

    “呦,将军烟啊,这可是好烟。”中年男子拿过来烟盒一看,眼睛一亮,赶紧抽出一根闻了闻,“兄弟,就冲你这盒烟,我就给你们好好说说。”

    这中年男人是个生意人,曾经走南闯北的,见识确实广,有些事从他嘴里说出来,不禁有趣还觉得很令人向往,别说张父张母了,就连张宸毅也能听得下去。

    “大哥,刚听你说去过深圳,我妹妹也去那边打工了,去那边的女孩子多吗?”过了一会儿,张宸毅故意问道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