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156章 惩治张母2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“亲家母,香琴,我真不知道他们是骗子,这次是我错了,我以后再也不会相信什么大仙了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客厅里,张母坐在沙发上,一直在那哭,哭自己错了,说自己一定会痛改前非。

    “妈,别哭了。”陈香琴被她哭的脑仁疼,只得开口道,“什么大仙都是骗人害人的,你以后不信就行了,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真知道了。香琴,还好你没有事,真是吓死妈了啊!”张母抹了抹眼泪,一脸后怕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女儿无事,是因为她聪明警惕。”钟玥冷着脸看向张母,“可是,因为你的愚昧差点害的我女儿被人糟践,就冲这一点,我钟玥永远不会原谅你。我不整治你,是因为你是宸毅的妈,我给他留脸面。但是,你若是日后,再敢插手我女儿的事,再敢说她一句身有邪气,或是妖孽的话,哪怕你是亲家母,也别怪我对你不客气!”

    张母被吓的身子抖了抖,刚止住的眼泪又刷刷的流下来了,“咱们都是亲家,都是一家人,香琴妈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出来。你刚刚还要发狠的将我关进监牢,你怎么能对自家人动手?!这次我不对,我被人给骗了,可是,我真不是故意的,呜呜呜……我这就向香琴道歉……”

    钟玥冷哼一声,懒的和她废话,只是道,“你该庆幸你有个好儿子!”

    就这时,张父和张宸毅从屋里出来,张父一脸惭愧的走到钟玥和香琴面前,冲她们鞠躬道歉,嘴唇哆嗦的说道:“亲家母,香琴,是我们不对,是我们对不起香琴啊!我老伴她老封建,她糊涂啊,她也不是想害孩子,就是好心办了坏事啊!我向你们道歉!明天我们就走,回老家!”

    陈香琴连忙起身避开了,冲张父说道,“爸,你不必为我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他爸,亲家母发狠的要抓我,要将我关起来啊……呜呜呜……我就知道娶儿媳妇不能娶高枝的,咱降不住啊……欺负人啊……”张母觉得自己都知道错了,这亲家还要口口声声的要抓她要关她,这可不就是欺负他们啊!

    “你,你给我住口!”张父气的想要抬手去打她,可是,手举了举还是放下了。

    张宸毅听到这话,对他妈彻底的失望了:“妈,你真是无药可救了!”

    陈香琴听到这话,也就是嘲讽的笑笑,一点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她眯着眼想了想,转身去了书房,给她爸爸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-

    两个小时之后——

    “女儿,你没事吧?”龚昱山一脸焦急的从外归来,一进屋,就抓着陈香琴从头到尾,从前到后的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爸,我没事。”陈香琴感受到父亲的关心,笑着冲他说道,“我还将那人给打了呢,一点事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愧是我的女儿!”龚昱山骄傲的拍了拍她的肩膀,小声的冲她道,“闺女,你要的人我都给你带来了。一会儿,你别说话,这事由我和你妈来办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们这样弄,你确定你不会被人给举报吗?”陈香琴说道,“不安全的话,就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傻闺女,放心吧,没一点事。”钟玥走过来,笑着道,“你爸妈若是连私下惩治个混蛋都要被人抓住小辫子,那我们这么多年,还不知死了多少回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妈说的是。”龚昱山朝外面大喝一声,“将人给带过来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有数十个战士,呼啦啦的带着十几个人来到了院中,而在最前面的那个人就是狼狈不堪的朱光则。

    屋内的张宸毅和张父张母听见动静,赶紧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宸毅看见院子中的这些人,瞬间就明白了,这是专门要给他妈看的。

    “亲家母,你也一起来院中吧。”龚昱山冷着脸走到张母的面前,冲她道,“你听听这个大仙是怎么骗人的,听听这些受害者的惨遇。”

    “宸毅,给你妈搬个凳子,让她坐着,免得累到她。”龚昱山冲张宸毅道。

    张宸毅得令,搬了两把凳子,放到院子中,拉着他妈和他爸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都别嫌丢人,说说自己是怎么被骗的,我给你们亲手报仇的机会。今天在这发生的事情,除了在场的,不会多一个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龚昱山看向那十几个伤心又愤怒的男男女女,指着一个哭的满脸泪痕,可难掩愤怒的女人道,“就从你开始。”

    那名女子抹了抹眼泪,站出来,满脸恨意的指着朱光则,“军长大人,我说完之后,能捅这畜生一刀子吗?我恨不得对他千刀万剐!”

    张母听着这女子所言,吓的浑身一哆嗦,满脸害怕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龚昱山点头,“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嫁人后一直没法怀孕,也去医院看过却还是怀不上,我婆婆嫌弃我,骂我是不会下蛋的母鸡,丈夫对我是好的一直不曾嫌弃。婆婆素来封建,有一天,她听人介绍了这个朱大师,便带着我去他那里治病。可,那哪是治病?!我进去后,喝掉符水就晕倒了,然后等我醒来后,发现自己衣衫不整,我那时没怀疑,可是,两次三次之后,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劲。有次我回家后,看我身子上有痕迹,我才知道我是被糟践了!!我哭着将这事告诉婆婆,她却说是我不检点勾引大师,我更是没什么脸面去和我丈夫在一起,只得离了婚!我去报过警,可是,我没有证据,我治不了这个畜牲啊!这个畜牲,还有我那个恶婆婆害了我!呜呜呜……我恨死他们了!”

    那女子说完之后,趴地上放声大哭,哭的令人心酸,她这么一哭,其余的受害者想到自己的惨事,也跟着痛哭起来,一时间,院子中弥漫着浓浓的悲哀……

    “军长大人,可以给我一把刀子了吗?”那女子从地上爬起来,抹去眼泪,冲龚昱山道。

    “给她。”龚昱山冲一个战士说道,并说道,“教给她方法,别将人给捅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教。”钟玥这时淡声说道,并冲陈香琴招了招手,“香琴,过来,跟着学。”

    陈香琴立刻快步走到钟玥身边。

    “怕见血吗?”钟玥柔声问她。

    “不怕。”陈香琴摇头。

    钟玥笑了,揉了揉她的头发,冲旁边的女子说道,“看好了,刺入时避开内脏要害,大动脉,应该从这里插入……”

    她们在这里教的十分认真,可是,目睹这一切,听着这些的张母却是吓的瑟瑟发抖,嘴里不停的念叨着:“女人怎么能动刀子,怎么能捅人,这哪里还是女人啊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