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148章 斗婆婆1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陈香琴和钟玥两人正说笑呢,这时,张宸毅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他看见陈香琴脸上的笑容,不禁也跟着绽放了一抹笑,向钟玥打完招呼,温声道:“说什么呢,这么开心?”

    陈香琴抬头见是他,连忙冲他伸出手笑着说道,“毅哥,刚才妈说要给我开通后门,让我去上大学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确实值得开心。”张宸毅坐在她身旁,笑着揉了揉她的发顶,“医生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出院?”

    “快了。再住一周。”陈香琴说完,盯着他看了半天,见他虽然在笑,可是,眉眼间有难以隐藏的烦闷,立刻说道,

    “是不是爸妈因为不能生育的事在家哀声叹气?还是晓茹没消息,让妈一直哭一直絮叨?”

    张宸毅看了她半天,忽然无奈又开心的一笑,“你啊,莫非我肚里的蛔虫,猜的这么准。”

    “宸毅,这事你父母烦闷也是人之常情。”钟玥说道,“我派人带他们去北京的各个地方去看看,也让他们不必一直想着这事。”

    张宸毅叹了口气,冲钟玥摆了摆手示意没用,苦恼的说道,“我妈不是唉声叹气,而是一心钻进了各种封建迷信中,觉得不能生孩子的原因是由于中邪了。

    这几天,她不但让人弄那什么桃木枝辟邪,还去寺庙内,求送子符,拜送子观音。更过分的是,她不知从哪里弄来的香灰,一定要让我喝香灰水。她还给了我一包香灰,一定让我拿来给香琴喝!”

    说着,张宸毅将一个黄纸包从兜里掏了出来,扔到桌子上,满脸的气恼与无奈。

    “毅哥,那香灰水你真喝了?!”陈香琴愣了几秒钟,焦急的看向他肚子,赶紧问道,“你有没有闹肚子,赶紧去找医生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喝,偷偷给倒了。”张宸毅疲倦的揉了揉额头,看向钟玥,“妈,你说都什么年代了,我妈还搞香灰水这种封建迷信。我和我爹冲她怎么说,怎么吼都没有用,就一门心思弄这些个东西,真是气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钟玥眉头紧皱,过了许久才摇了摇头,言语道,“你妈的眼界就那么窄,思想已经固化,她信这些封建迷信,就如你相信科学一样。你想用你的那一套道理说服她,就是说破了嘴也无用。”

    “毅哥,妈,你们都想差了!”陈香琴沉默了半天,在一旁插嘴道,“想治我婆婆这事,其实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张宸毅和钟玥都有些意外的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她其实最在意的还是毅哥身体平安。”陈香琴说着,将那包香灰给拿起来,沉着脸说道:“她让你喝这个东西,因为她信这是治病的药。可是,只要你向她证明,这包香灰水是能害你命的毒,她自然就不会再弄这什么香灰水给你我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法子好!”张宸毅和钟玥一听,都拍手称赞,“香琴还是你聪明。”

    陈香琴面上无喜,“这也只是权宜之计,治标不治本。想扭转婆婆的心思,可不是一日两日能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住,让你受委屈了。”张宸毅一脸歉意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对我好,我就没受委屈。”陈香琴冲他笑了笑,又想起什么的说道,“给你透个底啊。你妈若是让我喝什么香灰或土方子,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同意我还不同意呢!”张宸毅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陈香琴闻言,暖暖的笑了,虽然婆婆思想封建,有些自私,让人闹心,但是,有个明事理不愚孝的丈夫,已经令人很知足了,她以后都在北京,能和婆婆接触的时间也不会多,对她,能忍则让,不能忍也不会再憋着!

    三人聊了一会儿天,张宸毅看时间晚了些,正准备回军区呢,却不想张父张母来了医院。

    “爸,妈,你们怎么过来了?”张宸毅难掩惊诧。

    “妈没事,过来看看香琴。”张母一进来,看到那包香灰,立刻咋呼道,“这咋还没喝呢!这香灰可是我好不容易求回来的。小毅,赶紧倒杯水来,让香琴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害人的毒药,我不喝。”陈香琴冷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胡说!这可是灵药!多少人想求都求不到呢!”张母脸一下沉了,“你不能生娃,就是身有邪气,喝点香灰水驱了邪,就好了!小毅都已经喝了。”

    陈香琴想冲她呵呵一脸,我喝了还真是信了你的邪!

    钟玥听她说自己女儿身上有邪气,脸色一冷,但是看到张宸毅,想到他为女儿做的一切,想到这终究是他妈,还是忍了。

    “妈,我没喝,给倒了。”张宸毅将矛头拉回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倒了?!你个不知好歹的,你是想气死妈啊!赶紧的,这一包你先给喝了。妈明天再去求。”张母一听立刻气怒了,将香灰这种‘好东西’赶紧可着儿子先喝。

    张宸毅这次也不反驳了,将香灰给拿过来,倒在水中里,本来想做做样子的不打算喝的,可是,被他妈盯着,他只能喝了一小口。

    “对对,赶紧喝光了,多喝几次就好了。”张母乐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毅哥!拿来我也喝一口。”陈香琴一见他还真喝了,顿时急了,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看,现在知道这东西好了吧。你也别抢,等明天妈给你再去求。”张母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陈香琴根本懒的理她,将张宸毅叫过来,冲他使眼色,将杯子接过来的时候,故意手一松将杯子给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哎呀!怎么那么不小心啊!”张母一看全都洒了,可惜的叫喊道,“就喝了一口,全都被你给浪费了!”

    说着,还要弯下腰去用手扒拉那些香灰水。

    “妈,别碰了。”张宸毅无语的去拉她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对菩萨对佛祖的不敬!”张母气的推开他,继续想将水给弄起来。

    张宸毅见她如此愚昧,又气又怒,再懒的与她废话,装作疼的一捂肚子,痛叫起来,紧接着往地上一倒,眼斜嘴歪,嘴里吐沫,浑身抽搐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儿啊!你怎么了!你别吓妈啊!”张母嗷叫一声,吓的一下子跪扑到张宸毅身上。

    “毅哥!”陈香琴也装作害怕的惊呼道,“妈,这是中毒了,一定是那香灰水的问题,你快去叫医生!”

    “你非要儿子喝那香灰水,我看你害死儿子你就乐意了!”张父气的脸色涨红,冲她怒吼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没有啊……”张母吓的六神无主,慌张的说道,“我是为儿子好啊,为他好啊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