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119章 香琴发威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陈香琴边喊,边从床上跳下来,也不管手上还输着液呢,连带着吊瓶,一起就朝贾大栓那扑过去。

    张宸毅闻言一惊,快如闪电的向前跨出一步,探身伸手,抓住贾大栓的脖子,猛的将他一提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”贾大栓用力的挣扎着,“我今天就要磕死在你们面前,我看看你们怎么撇清关系,我要你们再也害不了夫人和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陈香琴一把将出血的吊针给拔了,避开他乱动的手脚,一把勒住他的领口,冷声喝道,“贾大栓,你看着我!”

    贾大栓不由的看向她,见她俏脸冰寒,秀眉皱紧在一起,目光冷冽,透着锐利和狠厉,乍一看,让他恍惚看到了夫人年轻的时候。

    当年,夫人生气暴怒,要教训他们这些新兵时,就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他神色恍惚,一下子就停止了挣扎,两眼直勾勾的盯着陈香琴。

    张宸毅见他不动了,再看香琴,见她手背上全都是血,立刻急了,“你先松开他,按住针眼,流血了!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陈香琴淡淡的看了一眼满是鲜血的手背,松开贾大栓的领口,按住针眼向后退了一步,冷冷的冲贾大栓骂道,“蠢货!在你心中,玥姨是什么人的话都信的吗?!你真的以为我有这么大的本事,能够窜和玥姨听我的话?!”

    “你当然不能!”贾大栓激动的摇头,“夫人根本就不会信你的,也不会听你的话!夫人从来只信自己的判断和直觉!”

    “你能明白就好。”陈香琴冷哼一声,“是玥姨自己断定李春花不是她女儿。不信的话,你去问她。问完之后,你再决定死不死。”

    贾大栓诧异的问道,“夫人亲口说的?”

    “你不信我,自己去问。”陈香琴说。

    “我会去问的。”贾大栓皱眉,“可是,佳怡不是这么说的,她说都是因为喜欢你,夫人想要认你做闺女,所以,才不想认她的,不想接受她的。她说都是你窜和的。”

    陈香琴闻言,冷冷的哼了一声,“别的我不想争辩,反正我说什么你也不信。我就只问你一句话,玥姨和龚佳怡,你听谁的话,相信谁的话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听夫人的!我的命都是夫人救的。佳怡是夫人的女儿,我才认她当小姐,保护她的。”贾大栓想也没想的说道,“要是夫人认为她是假的,不可信,那我也不信她是小姐!”

    陈香琴意外的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门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“开门啊!里面怎么回事?”刚才有隔壁或走廊的病人听见里面的打斗声告诉了医生护士,现在他们过来了。

    张宸毅和陈香琴对视了一眼,然后去开了门。

    医生一进来,看见碎地上的吊瓶,歪倒的椅子,再看贾大栓,顿时吓的喊道,“妈呀!这怎么回事!赶紧报警,快报警!”

    “不用报警,自己人,刚发生了点小误会。”张宸毅连忙制止道,又冲被吓愣的护士说道,“麻烦帮她清理一下手上的鲜血,还要重新输液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哦。好的。”护士赶紧应了,跑着出去拿棉棒吊瓶等东西去了。

    陈香琴走到贾大栓面前,压低声音警告道,“你要是真为了玥姨好,你就该明白,见到龚佳怡怎么说,怎么做。不管龚佳怡是不是玥姨的女儿,你将这发生的事告诉了她,就是再害玥姨!你是兵,玥姨才是帅,该怎么做,你该去请示她!”

    贾大栓心里一惊,盯着她看了半天,沉着脸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-

    两天之后,陈香琴从医院出来,直接被钟玥接到了她住的小院。

    “不用管张宸毅,你就在这养病,等养好了,再回去。”钟玥说道,“我这,没人敢来打搅你。”

    “玥姨,你黑眼圈很重,这两天你没休息好吧?”陈香琴心疼的说道,“你和龚军长离婚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才多大,这事不用你操心。”

    “玥姨,我都结婚了,说不定马上也要当妈了,哪里小了。这事必须操心,你不让我说,我能憋死。”陈香琴辩驳,一点点的向她讲明自己的看法:

    “玥姨,和你处了半年时间,我这个外人都能了解到你们钟家和龚家的命运息息相关,不管是两家人的情感,还是利益,都不能分开。虽然在龚佳怡这件事上,龚军长和你意见有了分歧,可是他这么多年,对你如何你清楚,你总不能一下子抹杀了他过去做的一切。如果这龚佳怡的背后真有什么阴谋,你就更加不能中计了!我觉得现在不是讨论离婚的时候,既然怀疑龚佳怡,那我们就要去查,只要她居心叵测,总能够查出来一点蛛丝马迹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说着,陈香琴有些说不下去了,因为钟玥看着她一直在笑。

    “玥姨,你笑什么啊?”陈香琴很是莫名,“我说的有什么不对的,你就批评指正,你这一笑,笑的我心里直发虚。”

    “我笑我家香琴可真聪明。”钟玥怜爱的摸了摸她的发顶,仍然笑着,“你惩治训斥贾大栓的事,我还没夸你呢,做的漂亮!”

    陈香琴被这么一夸有些不好意思,忽然想起来什么,紧跟着问道,“那贾大栓呢?还跟着龚佳怡呢?我觉得他不是多聪明的人,放在龚佳怡身边不好。”

    钟玥点头,“我昨让他回老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回去的好。”陈香琴赞同的点头,过了半天,才发现这话题又被玥姨给带远了,忙继续道,“玥姨,这离婚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钟玥握住她的手,打断她,淡笑道,“你刚也说了,龚昱山对我如何,我该清楚。二十年的患难都不动摇的感情,又怎么会现在出了变化。”

    陈香琴愣了愣,眼睛突然一亮,明白过来,惊喜的压低声音喊道,“玥姨,你是说……那,那天在医院你们吵架说离婚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……”钟玥冲她使了使眼色,笑着摇头,小声道,“别说。你明白了就好。对谁也不能说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