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118章 这女儿给你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龚宇和姚雯雯被惊吓的瞪大了眼,不过,两人都不敢插嘴,甚至还往后缩了缩身子,两个大佬闹架,他们这小辈哪里敢参与啊!

    这种场合下,张宸毅更不可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说离、婚。”钟玥神色不变,一个字一个字的重复了一遍,“这、个、女、儿、给、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同意!”龚昱山急红了眼,气的胸口起伏不定,上前一步,就要去抓钟玥的手,却被钟玥一手给挥开了。

    “阿玥,你不是一直都盼着女儿回来,如今女儿都回来了,你到底还在闹什么!佳怡就是咱们的女儿,所有的证据你也都看了。”龚昱山放低姿态,苦着脸低声说道,“你在怀疑什么,我去查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该说的我都说过了。”钟玥神色冷淡的说道,“你带着她走吧。离婚协议我会传真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同意离婚!”龚昱山气的说不出其他话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别生气了。你不想看见我,我马上就回老家,你别和爸爸生气了好不好?”龚佳怡胆怯的上前一步,红着眼说道,“我知道你喜欢香琴,不喜欢我。我马上就走,求求你别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钟玥皱了皱眉,心底对她越发的厌烦。

    她的感觉告诉她,这不可能是她的女儿!

    “阿玥!你怎么变的如此不可理喻!”龚昱山气急,气红着脸道,“你不能因为一个外人,因为你的感觉,你就漠视所有的证据,就一心认定佳怡不是咱们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钟玥冷冷的笑了一声,“龚昱山,你以为女儿回来了,过去的一切都可以抹清,便可以理直气壮的冲我吼,说我不可理喻。这二十年来,虽然我有三分之一的时间都是不清醒的,可是,你别忘了我是谁,别忘了我的本事,我钟玥不认的人,谁也没法让我认!”

    龚昱山看了她半天,神色慢慢从激动变成了平静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别让我厌你,恨你。”钟玥转过身。

    龚昱山脸色一下子变的惨白,他身子晃了一下,盯着钟玥的背影看了半天,最后慢慢的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爸爸。”龚佳怡愣了几秒钟,赶紧的追了上去,抓住他的胳膊,和他一起离开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什么?!玥姨你要和龚军长离婚,不认龚佳怡?为什么啊?!”

    陈香琴没想到自己不过做个检查,医生给自己用药的功夫,这天就变了。

    “她不是我的女儿,为什么要认。”钟玥神色很平静,语气更是平淡如常。

    “玥姨,万一她真是你女儿呢?到时候该怎么办?”陈香琴咬了咬唇,犹豫的说道,“你这么做,是因为……我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因为你。”钟玥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,淡淡的笑了,“我说她不是就不是,我现在清醒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可,龚军长对你……”陈香琴还想要再劝她,可是,却被钟玥给打断了,“行了,你别操心我的事了。你安心养病。还有四天,便是我的生日,你不能让我和你在医院一起过生日吧。”

    “玥姨,我听话,好好养病。”陈香琴知道自己这时候估计说什么也没用。

    “出院后,直接去我那住几天,我让人好好给你养养身子。”钟玥又道,“这胃病,一定要精细的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听你的。”陈香琴笑着再次点头,“你快回去休息吧,今天折腾的也够累的,有毅哥在这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钟玥起身,又嘱咐了她几句便离开了医院。

    -

    等钟玥离开后,张宸毅坐在她床前,握住她的手,神色严肃的说道,“陈香琴同志,你认识到你这次犯的错误有多严重吗?”

    陈香琴被他这么一说有些想笑,憋住那点笑意,也很严肃的点头,“我不该不爱惜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第一个错误,第二个错误更严重!”张宸毅眼神有点锐利,“你不该什么事都自己憋着。你这病,有一半是憋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陈香琴愣了一下,开口道,“那三个月在等查证的结果,我确实有点焦躁,可你当时身体也不好,我不想多说那事,毕竟说不说,都改变不了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想就不对!你说出来,就有我为你分担了,你心里一定会舒坦一些。我是个男人,而且是你男人!你要学会依靠我,将我当吐烦恼的垃圾桶。我不是你儿子,不需要你细心呵护!”

    陈香琴听他最后一句话,瞪了他一眼,“谁将你当儿子了!不告诉你,还不是在乎你,怕你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不能用在乎儿子的方式在乎我,什么事都自己解决,不告诉我!男人就是要用来使唤的,不是用来保护的!”张宸毅寸步不让,“陈香琴同志,从现在起,你要改正你以前的错误认知!”

    “扑哧。”陈香琴被他给逗乐了,心里暖暖的,还特意冲他敬了一礼道,“教官,明白了!我一定改正!”

    “这才乖。”张宸毅低头,笑着在她鼻尖上亲了亲。

    陈香琴也回他一个亲亲,让他坐下,“被玥姨那么一说,我刚才不禁寻思,这龚佳怡的出现,还有一切证明她的证据,确实是太完美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宸毅赞同,“二十年前,徐海茂的手下跑的跑,死的死,当时龚军长没有抓住一个。这突然间,都冒出来了,这事怎么想都觉得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这么想了,龚军长怎么就不怀疑?”陈香琴皱眉。

    “应该也怀疑,可查了好几个月,他找不到反常点,或许又期待女儿回来,就选择相信了。”张宸毅猜测道。

    “哐当!!”

    这时,病房的门一下子被打开了,贾大栓从外面冲进来,快速的将门一关一锁,扬起手里的棍子,怒骂道,“你这个坏女人,我要打死你!”

    张宸毅沉着脸,反应迅速的从椅子上窜起来,转身,扬起手一把擒住他的棍子,用力一扯从他手里夺过来,抬腿将他踹在地上。

    贾大栓年纪有五十了,哪里禁受的住这种摔打,虽然他从地上爬不起来了,可他依然坚强的指着陈香琴骂道,

    “你这个害人精!你窜和夫人不认小姐,还要和军长离婚!你心思怎么这么恶毒!”

    张宸毅气的抬脚就要再踹他一脚,可是,贾大栓却是突然又大笑起来,“我不会让你继续害夫人和小姐的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猛的低头就要往地上撞。

    “毅哥!他要寻死!用死坑我们!快拦住他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