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97章 窜和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丰县马乡镇。

    “他爸,这还有两天就过年了,你也不将那对联贴上,你是想着留着过年啊。”张母拿着买回来好几天的对联,冲张父喊道,“天天就知道鼓捣那蔬菜,都快拔完了,就剩秧子了,你还鼓捣啥啊!”

    “急啥啊!年三十下午再贴也不晚。”张父从大棚走出来,洗去手里的泥,拿起自己的旱烟杆,就想出门:“我去问问村委那,看看有咱家的信不?”

    “你一天问三回,能有啥啊。小毅和香琴才刚走没几天,就算写信也到不了啊。”张母说道。

    “妈,我爸那是想我哥他们了。你就让他去呗,他在家呆着也没啥事。”张晓茹做衣服做累了,从屋里出来,伸了个懒腰。

    张父叼着烟杆出门了,却没想,不过两分钟,就又回来了,身边还跟着一个漂亮的年轻姑娘。

    “他爸,这是谁啊?”张母看见来人,惊诧的问道,“来找谁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娘,我叫田大妞,刚从北京回来。我认识你儿子张宸毅,所以,就过来看看你们。”田诗雨冲他们甜甜的一笑,将手里拿的东西递给张母。

    “哎呦,是从北京来的啊。外面冷,快进来喝点热茶。”张母一听认识儿子,又见人家还带着了这么多东西,立刻热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大娘。”田诗雨进了屋,不着痕迹的里外看了一眼,笑着说道,“大娘,我进了村,发现就你们家过的最好啊。一定是你儿子当兵,津贴都给你们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房子啊,是我儿媳妇赚钱盖的。”张母笑着说道,“你认识小毅,那也一定是见到香琴了吧?我儿媳妇和你差不多大,可能干了。”

    田诗雨柔柔的笑了笑,“是啊,我也见过了。”

    又寒暄了两句,田诗雨突然叹了口气,眼睛也有些红了,“大娘,大伯,我看你们这样,想必你们还没有听说张宸毅出事了吧?看来他们是不想你们担心,就瞒着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?!小毅出事了?这出啥事了,严不严重啊?”张母一听彻底的慌神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真的?”张父脸色也一沉。

    “我哥出事了?”张晓茹和家明也是吓的心口一跳。

    “伤的有点重,腿摔断了,现在躺在床上还都不能动呢……”田诗雨将张宸毅的病几乎是往半身不遂了说,吓的张母等人都六神无主,慌乱不已。

    “唉,大娘你们别担心。听说张宸毅他是因为救了军长才受的伤呢,所以,他的伤医院都给用心治呢,医生说只要好好养着,能痊愈的。”将人吓的够呛之后,田诗雨又开始安慰道。

    可是,这话听起来,可一点都不像是安慰,反而更让他们心慌。

    “香琴这也真是的,出了这么大的事,怎么能不告诉我们呢!”张母慌的坐不住,抹了抹眼泪,“他爸,你说咋办,咱们要不去北京吧,去看看儿子?”

    张父狠狠的抽了一口旱烟,“到明我发个电报去,让香琴给我们打个电话,我们问问情况再看看去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大伯,你们这时候给你儿媳妇发电报恐怕不行。”田诗雨装模做样的叹了一口气,“是这样的,张宸毅不仅救了军长,还救了军长的外甥女。这可是救命之恩,那军长的外甥女就对你儿子有那么一点意思,觉得他为人正直,就想要嫁给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儿结婚了!这可不行!”张父愣了愣,立刻虎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……那是军长的外甥女啊,可不是别人。”田诗雨一脸犹豫的说道,“你们可知道,只要张宸毅娶了她,在部队那就是平布青云,前途无量,就是首长也能做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谁让你来的?小毅吗?”张父拧着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,不是。是我自己要过来的。”田诗雨觉得自己不能再继续待下去了,这张父和自己想的不一样,不像是那种爱慕虚荣,让儿子离婚攀高枝的人。

    她再继续说下去,对她自己可不利,只要能让他们去了北京,自己这目的也就达到了,至于到了北京之后,该怎么闹,那就是姚雯雯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大娘,大伯,现在张宸毅身边除了陈香琴也没有人能照顾他,这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,我想陈香琴对他……”田诗雨欲言又止,“唉,你们要是有条件,还是去看看他吧。”

    等田诗雨走后,张母抹着眼泪哭道,“呜呜……到底该怎么办,你倒是拿个主意啊,小毅还不知道现在怎么受罪呢。闹这么一出,你说香琴还会好好照顾他吗?哎呦,怎么救了军长,还跑出来了个外甥女想嫁咱儿子啊!这事闹的,怎么就和那唱戏的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还不信嫂子吗,一定能照顾好哥的。还有那什么外甥女,这也太不要脸了!我哥都有我嫂子了,还想要嫁给我哥,这不是明摆着抢男人嘛!”张晓茹气呼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哥不会和嫂子离婚的。”张家明推了推眼镜,笃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离婚!”张父眉头紧皱,“明天我们就去北京,去找你哥去。他要敢想攀高枝的想离婚,我就将他的腿打断!”

    “儿子的腿都断了,你还说这种狠话,你是不想儿子好了啊!”张母气的去打他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想劝儿子离婚?!我告诉你,你想也别想,你有一分这念头,就是对不起香琴,对不起你的良心!”张父用烟杆子狠狠的敲了敲桌子,“听见没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没良心啊。我哪里想劝儿子离啊!香琴是个好儿媳妇,孝敬我们,对我们好。真要娶个军长的外甥女,她还不得嫌弃死我们啊,估计咱以后连儿子都见不着了。我也不想我儿子被一女人压着,这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!”

    “行,你心里有数就成。”张父见她拎得清,也松了眉头,“都收拾收拾,晓茹和家明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年三十,北京,军区医院。

    “毅哥,出事了!”陈香琴气喘呼呼的冲进病房,“我刚打电话去了咱村想找咱爹妈,可是,他们告诉我说,说他们来北京了,而且,是前天就出发了,今天该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张宸毅惊的差点从床上蹦下来,“爸妈怎么会来?”

    “哎,你别乱动颤,小心伤口,眼看你刚稍微能活动了,你这一乱动,崩裂了伤口怎么办。”陈香琴吓的连忙按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这事不对。”张宸毅拧眉,“爸妈不会突然过来,他们这是知道我受伤了,谁说的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