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92章 老乡老兵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烦心事暂时得到了解决,陈香琴看着他换了病房,一切都安顿下来,便想回家一趟。

    “我找的那个护工,刚才走了,也没再来。我觉得他有点靠不住。”陈香琴说道,“要不我们再重新找一个?”

    “这是高级病房,有护士专门照顾着。不用找护工了。”张宸毅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让人家漂亮的小护士帮你拔尿管,换衣服啊?”陈香琴瞪他。

    张宸毅,“……”

    陈香琴见他神色囧囧的,笑了笑,也不再埋汰他,“你先闭眼休息会,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出了门,陈香琴正想着去哪里找那个护工,却没想到他找了过来,掏出八十块钱还给了她,主动的请辞,“妹子,对不住,你男人我照顾不了,你找个其他人吧。”

    陈香琴也没说什么,就让他走了,有人不喜欢招惹麻烦,她明白,也理解。

    只要肯给钱,这护工还是很好找的。

    不过,经过这一件事情,她对这人选就有些挑剔,若是那姚雯雯再来闹腾,人不敢拦着,伤了张宸毅可怎么办?

    陈香琴有些犯愁,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认识个退伍老兵,虽然年纪大了点,但有力气,脾气耿直,就是说话有些结巴,脸上还有个大疤,看着有些吓人,很多人都不敢用他。要不你看看?”那医生又给陈香琴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耿直好,长的吓人更好。”陈香琴一听,眼睛一亮,“他人呢?我能见见吗?我这急着回家一趟,就想马上找个人帮我照顾着。”

    老兵很快就被找来了,陈香琴见他的第一眼,确实吓了一跳,因为他脸上的那块疤,从左耳到右耳,足足横跨了整张脸。

    “你,你好。我,我叫秦三顺。”老兵有些局促的冲陈香琴笑了笑。

    陈香琴一听他的口音,立刻笑着问道,“秦叔,你老家是不是丰县的?”

    “你咋,咋知道的?你,也是?”秦三顺眼睛也一亮,指着陈香琴问。

    “对。我和我丈夫都是丰县马乡的。你呢?”这在外面,能遇见一个老乡,陈香琴觉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我,我就是马,马乡镇的。”秦三顺更是激动了,“我,我都十几年,年没回去了。没想到还,还能遇见老,老乡。”

    “秦叔,你喊我香琴就行。”陈香琴一听他还和自己一个镇的,更是亲切,“是这样,我丈夫现在全身不能动,需要人给他换尿管,翻身擦洗,过一段时间能下床后,就更需要人扶了,你能二十四小时一直在医院陪护的话,我一个月给你一百五。当然,年三十,你可以回家。其余时间,我在的话,只要毅哥没需要,你也可以请假。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钱太,太多。”秦叔连连摆手,“八,八十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拿着吧,这马上就过年了,去买点年货。”陈香琴将钱直接给他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,谢谢。”秦三顺犹豫了一下,将钱接了过来,憨厚的冲她笑了笑。

    等回到病房了,陈香琴又将秦三顺介绍给张宸毅认识。

    知道对方不仅是老乡,还曾经参加过战役,张宸毅对他很是有好感,也很钦佩,两个人很快便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晚上就别过来了。”张宸毅想让她在家里睡个好觉,“这有秦叔,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陈香琴想家里还没收拾呢,也就同意了,“知道了。你别操心我了,好好休息养伤,我明一早就过来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回到军区家属院的时候,天都黑了,陈香琴一天没吃东西,再加上被今天的各种事弄的心累,回到家,摊在椅子半天不想动颤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椅子也太硬了。”摊了一会儿,陈香琴觉得后背膈的难受,只能起来,心里都想着要买个沙发了。

    可是,等她看看这已经被她堆满的房间,再想想她那迅速扁下去的钱包,只能打消这个享受的念头了。

    该想办法赚钱了啊!

    她一边想着要怎么赚钱,一边进了厨房,将早晨活的面给收拾了,顺势给自己做了个葱油饼,再煎了个蛋,准备就这么凑合着吃了,就她自己,她懒得折腾的做菜吃了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。”

    她刚刚煎好蛋,就听到有敲门声,赶紧过去开门,是对门的大姐,“尤大嫂,你吃了吗?进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做着饭呢。你这是刚从医院回来吧,张排长伤的可重?这点鸡蛋,你拿着,给他补补身体。”尤大嫂将手里的一兜鸡蛋递给她,笑的很热情。

    “尤大嫂,真谢谢你。”陈香琴愣了下,将鸡蛋接了过来,笑着说道,“伤的有点重,现在人还躺在床上不能动。不过,等养一段时间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这当兵的就这样,一出任务,就有可能受伤。唉,我们这做女人的就要跟着担惊受怕的……”尤大嫂一脸戚戚焉的和她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陈香琴笑着应着,觉得这尤大嫂也不错啊,不像是龚宇说的,什么眼红,不给她好脸色看啊。

    “哎,你忙着吧,我那锅也要开了,得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嫂,你等等。”陈香琴跑到厨房,将昨天的一大块猪肉切下来两三斤,笑着递给她,“我昨天买了肉回来,这眼看也不在家吃,你拿回去吃吧。放我这,都要搁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哪里好意思啊。你做成肉干啊,那个能放。”尤大嫂真没想到她这么大方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可没那功夫。”陈香琴笑着说,“你快拿着吧,我对这还不熟,以后还有许多事情要请教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真占便宜了。”尤大嫂接过来肉,又笑着说了两句才走了。

    等她回到家,她儿子一见她提着肉回来,顿时开心道,“妈,今天有肉吃啊?太好了。你都一星期不给我做肉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去对门送鸡蛋了吗?哪来的肉?”尤军问她。

    “香琴给的,说在家吃不着,就给我了。”尤大嫂笑着说,“她可真大方,一点都不像乡下人。你说的对,和她打好关系准没错,还真亏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别光贪小便宜。”尤军警告她,“还有,以后别嚼她的舌根。”

    “我虽爱叨叨,可也不是拎不清的,你都说了人家男人救了军长,军长夫人都去探望了呢,我还能和她过不去。”尤大嫂说道,“再说,我觉得香琴这人说话客气,做事也大方,一点都不招人烦。”

    “就怕你眼红,小心眼。”

    “嘿,让我眼红的人多了去了。”尤大嫂说着说着真来气了,“你要是有点本事,我也不眼红别人了啊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