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80章 回军区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龚宇的话顿时让龚世山一愣,“怎么?你也认识她?”

    “我之前回丰县的时候,见过她一次。”龚宇耸肩,“爸,你怎么认识她的?对了,大伯母呢,有没有事?”

    陈香琴看了两人一眼,有些意外,原来龚宇是这个男人的儿子,原来龚宇也与玥姨是亲戚。

    嫉妒!

    莫名的嫉妒!

    嫉妒他们可以在玥姨的身边,可以光明正大的关心她,而自己,只能躲的远远的,甚至,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玥姨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,陈香琴就觉得心好像是被人给揪住了一样的疼。

    憋闷,心疼,难受,甚至还有一种当时知道要失去爷爷的时候的那种痛苦绝望……

    见他们将她当透明人一样的开始说起话来,陈香琴什么也没说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哎,你怎么走了!”龚宇赶紧的追上去,拉住她的胳膊,“一声不吭的就走人,你也太没礼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村姑,是文盲,抱歉,没学过怎么讲礼貌。”陈香琴挣开他的胳膊,冷冷的说道,“你们城里人不知道不能随便抓女人的胳膊吗,这叫耍流氓!”

    龚宇被她气的说不出话,只能瞪她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那个陈香琴同志,我有事情要忙,就让我儿子小宇将你送到军区吧。”龚世山说道。

    陈香琴神色淡淡的,“军区我自己会去,不用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陈香琴转身就走,一秒都不想多待。

    “这脾气,可真是硬!”龚宇看着她的背影,皱了皱眉,“爸,这次大伯母又犯病了?她将陈香琴当成女儿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龚世山叹了口气,“不过,看得出来,这陈香琴确实和以前那些人不一样,她对玥姐,是真的关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要不要尝试,就让她当大伯母的女儿算了,可以开启第二种治疗计划。”龚宇说道。“哪里有这么容易,你还不了解你大伯母,她不信任我们,谁也不信!你告诉她陈香琴是她女儿,就算是摆出所有证据,也没有用,除非她自己相信!”龚世山摇头。

    龚宇叹了口气,换了个话题,“爸,听说我小姑和晓岚她们因为雪灾被困在东北什么三墩县了?有没有危险?”

    “不会有事的。你大伯去那里坐镇了。”龚世山说道,“玥姐又犯病的事情我还没告诉大哥呢,要不你打电话说?”

    “爸,没你这么坑儿子的!”龚宇冲他摆摆手,直接走人,“我可不敢去说,我回去了。再见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陈香琴出了医院,站在门口等了许久,都没有看到有什么出租车。

    刚才就只顾着去生气了,忘记现在也才八六年,出租车少的可怜,根本就不可能在路口等到。

    陈香琴吃力的提起那几个重重的旅行包,准备今晚先去附近的招待所去一晚,等明天一早,再想办法租车出回军区。

    陈香琴正费力的慢慢往前挪着,这时,龚宇开着车来到她身边,“喂,我还是送你回去吧,就你这样,等天荒地老也等不到车。”

    陈香琴不甩他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我对已婚妇女没有兴趣,你需要对我保持这么高的戒心吗?!”龚宇将车也慢慢往前挪,头伸出车窗冲她喊道。

    陈香琴看也不看他一眼,继续走。

    龚宇好气啊,自己简直是贱,第一次上赶着去讨好一人,对方还完全不买账!

    可是,真这么丢下她不管,他又做不到!

    “你想不想知道我大伯母的女儿当初是怎么死的?想不想多知道一些她的消息?”龚宇又冲她喊道。

    陈香琴这次停下了脚步,扭头看向他,却是生气的问道,“玥姨的消息,你以前也随便这么告诉别人?!”

    “……当然没有!”龚宇没想到自己居然被她质问,她竟是如此的在乎大伯母。

    陈香琴审视的盯了他一会儿,点头道,“那就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龚宇下车,帮着她将行李放进后备箱,见她坐进副驾驶,心里竟是有些美滋滋的。

    靠!他该不会真对这个有夫之妇有什么想法吧!!

    龚宇发动车子,暗暗的唾弃自己犯贱,同时安慰道,帮助她是因为大伯母的原因,也有一部分是因为想要找她拍照片,才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玥姨的女儿是怎么死的?”陈香琴问。

    “据我爸说,当时我大伯有个仇家想要找我大伯寻仇,他打不过我大伯,就进医院偷走了刚出生的孩子,等我大伯找到那个仇家的时候,婴儿已经被折磨死了……”龚宇叹了口气,“这二十年,大伯母因痛失女儿时而疯癫。大伯,唉……女儿因自己而死,妻子又变成这般,他其实是最痛苦的。”

    “玥姨的病,真的那么严重吗?她还告诉我说,她在北京大学教课呢!我们相处了两天,她除了刚开始想起女儿的时候哭了哭,其余时间都和我有说有笑的。”陈香琴心中残留着一丝希望,希望刚才那两个男人在骗自己。

    龚宇看了她一眼,随即停下车,身子探向后座,拿出一个黑盒子,递给她,“知道这是什么吗?录像带。里面记录了一次大伯母发病自杀的录像,你若是不信,我带你去找个dvd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陈香琴听到这话,手一抖,录像带掉在她的大腿上,她红着眼,害怕的摇头,抖着身子哽咽的说道,“……我,我不看。不,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她不敢看,别说看了,她就是稍微去想玥姨自杀的那个画面,就害怕心痛的浑身发抖,“你们放心,我不会再去刺激玥姨的,绝对不会。”

    龚宇盯着她看了许久,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-

    等到了军区,陈香琴也不去关心自己到底要住哪,整个人都失魂落魄的,也不看方向,费力的提起旅行包就慢慢的往前挪。

    龚宇在车上看她这样,想了半天,暗骂一声自己犯贱,但还是下了车,将包从她手中提了过来,又帮她问清楚是哪个家属楼,哪个房间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你回去吧。”直到两人到了家属楼的下面,陈香琴才回过神来,将钥匙揣进兜里,想要接过来旅行包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上去吧。在五楼呢!”龚宇没好气的说道,“就你这样,一不小心能滚落楼梯摔死。”

    等到了五楼,陈香琴正开门呢,对面的门打开了,走出来一个中年男人,审视的又看了看龚宇,又看向陈香琴,迟疑的问,“你是张宸毅的媳妇?”

    “我是。”陈香琴点头,“请问你是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