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76章 生日快乐2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陈香琴笑着摇头,十分热情的说道,“大姐,你位置在哪里,我帮你将东西提过去吧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就在这,已经到了。”女人礼貌而冷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真是巧,我们就在你的对面。”陈香琴知道她就在这里,自己可以和她相处两天一夜的时间就莫名的觉得很开心,立刻抓着张宸毅介绍道,“大姐,我叫陈香琴,这是我丈夫张宸毅,我们是去北京的,你呢?方便告诉我们你的名字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也回北京,我叫钟玥,你叫我玥姨吧。”钟玥淡淡的一笑,这一笑瞬间驱散了一些她眉眼之间的阴郁,让她看起来更美了几分。

    风韵犹存,陈香琴的脑海中瞬间出现了这个词,很配她。

    “玥姨,你这么年轻,我喊你姨,觉得都要将你给喊老了。”陈香琴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老,我的孩子若是还活着,和你一样大。”钟玥淡声说道。

    陈香琴愣了一下,顿时一脸的懊恼,“……对不起玥姨,提起你伤心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碍。”钟玥将旅行包打开,从里面掏出一个小薄毯,又将枕头放好,躺下之后她先将毛毯盖身上,又拉过来被子,转过身面朝墙壁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无言的拒绝。

    陈香琴盯着她的背看了一会儿觉得自己有毛病,怎么就对一个陌生的女人忽然间如此这般的在意起来了?

    她向来不是一个热情的自来熟的人,这般反应,简直莫名其妙!

    “你认识她?”张宸毅拉了她一把,让她坐在自己身边,小声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。就觉得亲切。很有好感。”陈香琴摇头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咳咳……”就这时,钟玥又开始咳嗽起来,就只见因为咳嗽她整个人都蜷缩成了虾米,看起来更加的消瘦,柔弱。

    陈香琴听着这咳嗽声,觉得自己这一颗心都要跟着提了起来,好像被人给揪住一样,很不舒坦。

    她朝钟玥看了又看,好几次想要站起来去问问她的状况,可是,看到对方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背影,陈香琴又不敢上去招她烦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张宸毅见她坐立难安,一脸纠结,立刻问道。

    陈香琴皱了皱眉,将声音压的很低,听语气很是苦恼,“哎,你说我是不是有病啊?我听着她这么咳嗽怎么就这么担心啊?唉……”

    张宸毅被她这可怜的语气逗的直乐,努力憋着笑,揶揄道,“这就叫一见钟情?”

    陈香琴,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庆幸吧,幸亏玥姨不年轻了,还是个女的。”陈香琴说道。

    张宸毅顿时紧张了,“……你说的对。还好是大妈!”

    陈香琴彻底无语了,这人还真当真了,这种醋都要吃。

    过了一分钟,陈香琴从包里拿出一小袋肉干和丸子,又掏出一包红糖,将杯子拿起来,就要往外面去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去?”

    “我去贿赂一下餐车的大厨,去熬一杯红糖姜水,别这么看我,我也知道我有病,可我已经放弃治疗了。”陈香琴为了不让钟玥听见,趴在张宸毅耳边,几乎是用气息说道,“不做点什么,我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你快去快回。”张宸毅被她逗的无奈的笑,倒也不阻止,他觉得媳妇从家里出来后,整个人都开朗有趣了许多,这蛮好的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陈香琴拿着一杯红糖姜水回来了,犹豫不决的站在那里看着躺在床上,好像已经睡着的钟玥。

    要去叫醒她吗?

    叫醒她,然后给她红糖姜水,会被认为有病吧!

    要是一个陌生人对她这么好,她第一反应不是感动,而是会觉得尴尬,还会心生警惕,觉得对方没安好心。

    陈香琴盯了能有一分钟,就那么如同被点了穴一样站在那不动颤,直到——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这声咳嗽,惊的陈香琴立刻动了,她赶紧上前一步,笑着说道,“玥姨,我这有一杯红糖姜水,还是热的呢,你咳嗽的这么厉害,喝一点吧,会舒服一些。我是有点多事了,可我没有什么坏心思,主要是看你很亲切,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!”钟玥转过身,坐了起来,冲她温和的笑了笑,“很感谢。让你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费心,很简单的。那你赶紧趁热喝吧,这个驱寒止咳的,你带药了吗?咳这么厉害,还是要吃药的,早点去医院检查治疗……”

    陈香琴将杯子递给她,一连串的叮嘱道,说着说着,又对上钟玥看向她目光,这让陈香琴囧了一下。

    天知道,她不是个神经病,就只对她这样,有些像是对爷爷一样的关切和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……那个对不起,我惹你烦了。那个你快喝吧,我不说了。”陈香琴无比尴尬的笑笑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烦。谢谢你的关心。”钟玥淡淡的一笑,一杯红糖水下肚,让她的身子温暖了起来,也驱散了心底的冰寒。

    钟玥抬眸,看着眼前的陈香琴,有些开心,可更多的是被勾起的伤痛。这个孩子,她也觉得亲切,想要亲近,见到她的第一眼,还曾幻想对方是自己的女儿多好。

    可惜,女儿早就去世了,一切期待和幻想都是痛苦。

    “玥姨,你是北京人吧?你来丰县是来走亲戚的吗?”陈香琴见她喝完之后,没有继续躺下睡觉,便想和她多说会话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钟玥说,“来看我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,你女儿不是……去世了?”陈香琴一顿,咬牙问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每年都来看看她。所有人都忘了她,只有我还记得。”钟玥看向远处,整个人都好像笼罩在黑暗中,声音冷的刺骨。

    陈香琴都想咬掉自己的舌头了,让你多嘴,又挑起了人家的伤心事!

    谈话也就此终止,钟玥再次躺下了。

    陈香琴沮丧的看着她的背影,莫名的为她心疼,玥姨明显是沉浸在女儿去世的悲痛中走不出来。

    张宸毅见她情绪低落,拉了拉她的手,说道,“来看看我给你的惊喜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啊?”陈香琴知道他在哄自己,不想让他失望,便笑着问道,“我闻到甜香味了,该不会是蛋糕吧?”

    “聪明!”张宸毅从黑色袋子里拿出来,“担心豪子买不到,早晨就给你做了长寿面。不过,这蛋糕也要吃。”

    “哇,我这个生日,过的可谓是中西合璧啊。”陈香琴笑着握了握他的手,说道,“毅哥,这是我过的最棒的生日。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,是你的生日?”钟玥忽然转身看向她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