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71章 所谓夫妻生活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几天后,陈爷爷下葬,从坟地里回来,一家人除去白色的孝卦,胳膊上系上红绳,门口挂上红布,这一场丧事,算是全部完成了,陈爷爷入土为安。

    陈妈妈两天前,也出院了,经过这事之后,她是对唯一的儿子寒了心,决定要和陈国良离婚,而且,因为陈国良有重婚罪,向法院提出离婚,根本无需征得陈国良同意,法院会直接判决离婚。

    倒是没有那么多波折了。

    “妈,你离婚后,还住原来的地方吗?”陈香琴有些不放心,自己这一走,妈妈就剩她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不打算住了,住那糟心。唉,我这回头想想,都不知道以前过的是啥日子,就觉得为了孩子,啥都能忍,啥都要忍。现在啊,我突然想明白了,儿女大了,是好是坏,怎么过是他们自己的事,我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或许是觉得离开了陈国良等人,终于解脱了,陈妈妈笑的很爽朗,在谈起未来的时候,眼神中也充满了神采,憧憬。

    “我打算就在你四姑旁边租个房子住下,她给我说好了,说小吃店需要人手,让我给她帮忙,我的事,你就别操心了。妈有你四姑一家为伴呢,病了也会有人管的。”

    陈香琴也跟着笑,为她妈妈的新生活开心,伸手搂了搂妈妈的肩膀,“妈,以后我会时常给你写信,寄东西,逢年过节也会回来看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远,回来一次要两三天,就过年回来一趟就行,你别瞎折腾。”陈妈妈拍了拍她的手,嘱咐道,“你在外面,好好和小毅过,有啥事两个人商量着一起来,我就觉得你这半年,变的太独立,太能干了。有时候,这女人太能干,也不糟男人喜欢,你要记住一点,会撒娇的女人才惹人疼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妈,我记住了!”陈香琴有些好笑和无奈的应道。

    “嘿!你别不当一回事。”陈妈妈用手指了指她脑门,小声的和她说道,“你可别犯傻,咱们现在没有守孝三年之说。你就算不急着要孩子,可也要和小毅有夫妻生活,知道不?”

    “……咳咳,妈,我知道,你和我说这个干嘛。”陈香琴朝天上翻了个白眼,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我这还不是看你和小毅相处觉得你有些太生疏客气了,替你着急啊!”陈妈妈将声音压的愈发低了,“那什么的时候,你要放开一点,不要拘谨,咳咳……反正男人都爱这个。这夫妻生活不和谐了,会让男人容易生二心!”

    陈香琴,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听到没?!别古板,要放得开,在这上面笼络男人,可比什么抓住男人的胃强多了!”陈妈妈又道。

    陈香琴,“……嗯,妈,我真知道了。你不用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场应该在新婚夜前,如今却迟来的母女之间关于如何笼络男人的谈话,让陈香琴没有点羞涩,只是觉得囧囧的。

    “行行行,不说这个了。”陈妈妈也觉得有些尴尬,掏了掏口袋,掏出来一枚伟人的纪念章,愧疚的叹了口气,

    “香琴,这个纪念章是妈昨天收拾东西时,翻出来的。这个章当初就别在你的襁褓上。这应该是你爹妈他们留下的。妈对不起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陈香琴低头,看着这个圆形的,正面有些褪色的伟人纪念章,心口涌起阵阵的激动,这是联系她和亲生父母之间的唯一的物证。

    可是——

    在六十年代,这种纪念章几乎人人佩戴,都是大批量生产的,并不具有唯一性,根据这个来寻亲,也就比大海捞针简单那么一点。

    “谢谢妈。”陈香琴手有些抖的接过来,放在手心里攥了攥。

    “说啥谢啊!本就是妈对不起你!我给你说啊,这个纪念章好着呢,你家里说不定当时也是参加革命的军人,你这是去部队,就打听打听。”

    陈香琴被她妈妈逗笑了,“这丰县距离北京那么远,哪里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年代你不懂,动荡着呢,人能从南跑到北!你就抱个念想,别有太多期待,可也别没有期待。”陈妈妈说道。

    陈香琴不笑了,看着手心里的纪念章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不管找不找的到,以后想父母时,也能看着点东西想了,让人踏实了许多。

    -

    陈香琴和妈妈说完话,回屋将放在四姑家的东西收拾起来,装到一个大的编织袋中,准备回婆家。

    “都收拾好了?”张宸毅走进屋,说道,“四姑留我们吃晚饭,还吃吗?”

    “不吃了,想必爸妈也在家做好了饭菜等着我们呢。”陈香琴摇头,又问道,“刚才一个小时你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出去见了见同学。”张宸毅回道。

    陈香琴看了一眼他的手,发现上面有一些新的淤青,想必是刚才打架了,或者说是单纯的去揍人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明显不想说,陈香琴也装作没看见,不再追问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四姑父再次开着拖拉机,将两人送到了村口。

    “哎,宸毅啊!正巧啊,这有你的电报,是从部队发过来的!是加急的电报,刚送过来的,我正要给你们家送过去呢!”

    陈香琴两人还未走到家,王书记就从另外一路口跑过来,一边挥手,一边喊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王书记。”张宸毅接过来,感谢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快回家去吧。部队来电报定然是要你回去的,估计你也就能和家人团聚这一晚上了。”王书记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是要你回去的?”陈香琴等王书记走后,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要我速回!”张宸毅点头,有些犹豫的看着她,“你和我一起回,还是再呆几天?”

    “虽然有些仓促,不过,也没什么可收拾的。我和你一起走吧。”陈香琴笑着说道,“自己一人做两天两夜的火车,也太磨人了。咱俩一块,还有个伴。”

    张宸毅眼睛亮了亮,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即便看了照片,可是回来一见,还是有些不适应,觉得进了陌生人的家。”张宸毅来到家门口,看着这大门,不禁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!”张母听见动静,笑着出来迎他们,“快进屋,外面冷!饭都做好了,就在锅里热着呢,就等你们了!”

    陈香琴跟着进了屋,看见晓茹,见她的眼睛红了,明显哭过,还一脸愤怒和丧气,顿时问道,“怎么了?出事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嫂子,呜呜……三姑那边要的衣服被人给毁了,呜呜……说好最晚后天就给三姑的,有五六十件呢,人家要的急,都是婚宴寿宴啊穿的,我现在怎么赶也赶不及了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