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67章 苦了你了2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“将他俩揪出去,你表情不要这么凶,动作也温柔点。”陈香琴扭头,冲张宸毅说道,甚至嘴角还带着笑。

    听到陈国良两人的话,张宸毅确实要气炸肺了,强忍着怒火才没起来将两人给揍出去,他疑惑的眨眨眼,“温柔?”

    “嗯。爷爷看着呢。”陈香琴说完,也不懂张宸毅懂不懂,便扭过身子继续去看陈爷爷了。

    张宸毅确实似懂非懂,不过,还是赶紧起身,一手抓一个,将陈国良两人往外面拖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!”陈国良剧烈的挣扎,见挣不开,也看不见他爹,就只能大声喊道,“爹啊!你快说遗言啊!你一定要他们帮着给涛光还钱啊!要不然他就要被打死了!爹啊,你快说啊!说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陈国良你混账!你混蛋!你是让爹死不瞑目啊!”

    陈小兰气红了眼,猛然从地上起来,帮着张宸毅将那两个人往外面赶!

    走到外面,陈小兰哭打着陈国良父子,求警察同志将他给抓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真特么的混账!!就想着自个,也不想想自己的老父亲!”那位老警察气红了眼,拿出手铐给他们拷上,又狠狠的踹了他们一脚,将他们踹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哎呦!这咋回事?!哥(弟),你怎么会被铐起来了?!”几乎是同一时间,陈爷爷的其他三个女儿也都赶到了,进了院子,一看这情况就直接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大姐,你们别管他们了,快进去看看爹吧!爹不行了!就等你们了!”陈小兰抓着她们,哭喊着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大姐她们被吓了一跳,啥也顾不得了,哭喊着跑进了屋里。

    “爹啊!你别走啊!你可别丢下我们啊!”

    陈爷爷看见几个女儿,眼睛又亮了亮,脸上的笑意更大了几分,哆嗦的开口,“好,好,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又朝屋内看了几眼,最终嘴角带着笑意,缓缓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爷爷!!爹!!!呜呜……你别走啊!!”

    顿时间,屋内哭声震天响,悲痛哀鸣。

    外面的警察在这一刻,也都一脸肃穆的朝屋内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被铐在一边的陈国良怔愣了一下,跌坐在地上,嘴里还念叨着,“还没说遗言呢,还没说呢,怎么能就这么死了,不能,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那几名警察听到这话,全都摇了摇头,一脸的厌恶,更为老爷子悲痛,有这种儿子,听到这样的话,恐怕到死了也不能安心!

    -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我苦命的爹啊!你是不是到走了也不安心啊!呜呜……早知道这样,别说两千了,就是五千我也会给他了!呜呜……爹啊,我苦命的爹啊!”陈小兰后悔的直捶地,她替她爹疼啊,怎么就有那么畜生的儿子啊。

    “怨我啊,都怨我!是我的错,是我养的儿子,是我对不起爹……”陈妈妈也哭的不能自已,趴地上哭着,抬不起来头,她愧对啊,她没脸啊!

    “妈,四姑,爷爷没有听见那些话,爷爷临走前,见了所有的儿孙,没有了遗憾。你们看,他是笑着闭着眼走的,他最后走的很安心……”

    陈香琴说着,从陈爷爷的耳朵里取出来刚才塞进去的棉花,看着这一小团棉花又哭又笑,“多亏了这个,爷爷走的很安心,哈哈……呜呜呜……很安心……”

    陈小兰随即也跟着又哭又笑,就如疯魔了一样,“好,好。香琴啊,还好有这棉花啊……哈哈……好啊……爹走的很安心,他见了所有人……”

    张宸毅看见这团棉花,也明白了,明白之前香琴为什么这么说,他一把握住陈香琴的手,将那团棉花,紧紧的,紧紧的压在掌心,心酸的流泪…

    陈妈妈跪趴在地上,笑了笑,刚想起身,却是一阵晕眩,身子一晃,终于无法支撑的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妈!”“嫂子!

    众人惊叫着,赶紧将陈妈妈扶起来,送去医院救治,又是一阵慌乱……

    -

    按理说,陈爷爷走了,是要回儿子家的,灵堂也要布置在儿子家,可是,陈国良和陈涛光都被警察带回去问话了,所以,这灵堂自然也就在四姑家了,还好四姑父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给陈爷爷换好寿衣,布置好灵堂,等所有的事情都收拾妥当之后,选好火化下葬的日子,开始守灵之后,陈香琴才从悲伤和慌乱中稍微的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毅哥,你回来后,还没回过家吧?要不你今晚回去吧,在家歇一晚,等明天,再和爸妈他们一起来吊念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傻话。”张宸毅递给她一杯水,“喝点水,你嗓子都哑了,这么哭不行,你身子也会垮掉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谢谢。”陈香琴接过来水喝了一口,顿觉干哑的嗓子舒坦很多。

    张宸毅不愿意回去,想陪她一起守灵,那就陪吧,这时候,她没有心思和力气再和他客套了。

    从爷爷走后,她觉的自己就好像被人抽空了一样,心口空荡荡的,什么都不能去想,也什么都想不了,大脑和记忆都是空白的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将妈妈送到救护车上之后,爷爷的寿衣是怎么穿上的,灵堂怎么就布置上了,爷爷的黑白照片又是什么时候挂上去的,身下的稻草又是怎么铺上去的,棺材又是什么时候来的……

    等她回过神来,发现什么都好了,甚至,她看到身边的张宸毅时,都有些恍惚,“你什么时候从医院回来的?妈怎么样了?还有,你一直都在我旁边吗?”

    “医生做了检查,妈没事。只是头上的伤,还有心力交瘁,让她一直昏睡没醒。我找护士帮着看着,就先回来了,回来就一直在外面帮忙,要扎架子,搭棚子,摆桌子……”张宸毅掰着手指,故意话唠的,一点都不嫌麻烦的给她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陈香琴仔细的听着,不时的勾了勾嘴角,最后,握了握张宸毅的手,“辛苦你了。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这本就是我该做的。”张宸毅担心的看了她一眼,包裹住她冰冷的双手,用力的搓了搓,“别和我说谢谢,我们是夫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陈香琴点了点头,叹息一声,衷心的说道,“你回来了真好。”

    张宸毅心疼的看着她疲倦的脸色,揉了揉她头顶,“晚上天太冷,我给你去拿床被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陈香琴应了声,等他走后,便伸手,摸了摸面前的棺材,笑着说道,“爷爷,你看毅哥多疼我,他是个好丈夫。我以后有依靠了,你放心吧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