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66章 苦了你了1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张宸毅垂眸,深深看了她一眼,偏头低声在她耳边说道,“苦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陈香琴脚步顿了一下,随即她眨了眨眼,眨去眼中的湿润,冲他扬起一抹灿烂的笑,“你来了,就不苦了。”

    张宸毅没再说话,只是反手攥紧她的小手,紧紧的,不想松开。

    进了屋,陈香琴见四姑正给她妈妈缠绷带,立刻上前,关切的急问道,“妈,你头晕不晕?想不想吐?你再坚持一下,救护车马上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妈没事。”陈妈妈虚弱的说道,“多亏了宸毅,还好他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有他在,你就放心吧。”陈香琴笑着点头,“妈,你歇歇,别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香琴,妈对不起你,对不起你啊……”陈妈妈却是不听,抓着她的手,痛苦的流下泪,“妈的儿子太坏了,太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没事的。”陈香琴安慰着她,随后听到外面的救护车到了,立刻说道,“妈,我先将你送到医院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。我不走,我怕一走就见不到你爷爷最后一面了……”陈妈妈摆手,坚决不去医院。

    陈香琴心酸的没法,眼泪无法控制的在眼里打转,“那我出去拜托医生,在家里先帮妈包扎一下。”

    张宸毅悄悄捏了捏她的手,看着她泛红的眼睛,只觉得自己好无力,不能做什么来减轻她的痛苦。

    可是他却不知道,在这一刻,因为他的到来给陈香琴带来了多么大的力量和支撑,让她内心有多么的安心和感激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医生很通情达理,一听陈香琴说的情况,拿着急救箱,就进屋给陈妈妈包扎好伤口,还告诉她一些注意事项。

    等医生给陈妈妈处理完伤口,正好,警察也来了。

    “警察同志,我要告她,我要告她,你看看我头上的伤口,就是她打的!你们赶紧将她给抓起来!对,还有她男人,他是个军人,不保护我们,还动手伤人!”陈涛光一见警察来了,可笑的好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样,指着陈香琴和张宸毅,就是一顿恶人先告状。

    “大黑,又是你小子!刚放出来,又惹事,看来你是不想被放出来了。”不过,来的几名警察非但不理他,反而走到那个黑瘦的男人面前,踢了他一脚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呦!大哥,我冤枉啊,我啥也没干啊,那小子欠了我两千块钱,我就是向他要钱的,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,这可不犯法吧。我就是爬了个墙头想看看情况,这位兄弟就将我给揍了一顿。”大黑挤出一抹委屈的笑容,看着让人十分恶心。

    “警察同志,他们赌博,是过来收赌资的!陈涛光借了他们的钱去赌博,输了两千块钱,自己没有,就跑到我四姑家里,向四姑和我要钱。我们不开门,他们就使劲砸门,那门你看都被砸坏了。而且,他们不仅要钱,还因为我丈夫不在家,想打我的主意,说让我卖身偿债!还好我丈夫赶了回来,将他们给抓住了,要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陈香琴抹了抹眼泪,顿了一下,接着说道,“警察同志,你不知道,我们不敢开门让他们闹,是因为我爷爷在屋里,已经垂危了,就吊着一口气等我丈夫和其他儿女来呢。可是,这陈国良作为儿子,不问老父亲的死活,还带着这些人在外面闹腾,还有这陈涛光,还打亲妈!你们说,这父子两人,是不是畜生?!”

    “真有这事?!”过来的一个老警员脸色不好看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我哪里敢撒谎。就因为他们,我们现在都不能守在爷爷跟前!”陈香琴气的咬牙切齿,看着陈涛光的眼神,都想将他的皮给扒了。

    这时,原本进屋去查看情况的另外一个警察急匆匆的冲了出来,着急的说道,“你们快进去吧,老爷子眼看要不行了!”

    陈香琴身子一晃,接着赶紧往门里冲,可是,跑了没几步,因太伤心太害怕腿软的几乎一下子要跪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张宸毅赶紧抓住她,拖着她一起往前跑。

    “爷爷!”陈香琴跑到屋里,再也支撑不住,一下子跪在床前,握住爷爷的手,放声大哭,

    “爷爷!你醒醒!你睁睁眼,你看看,是你孙女婿回来了!是毅哥回来了!你睁睁眼,爷爷!”

    “爹啊!我的亲爹啊!你别不管我们了啊!你别走啊!你那外孙和女婿都没回来呢!你怎么也不等等他们啊!还有大姐他们,他们马上就来了!你怎么能先走了呢!爹啊!你睁睁眼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爷爷,我回来了。爷爷,是我,宸毅!你醒醒,你别走。爷爷!爷爷!爷爷……”张宸毅跪在陈香琴旁边,红着眼一块抓住陈爷爷的手,哽咽的一遍一遍的喊他。

    慢慢的,老爷子的手指动了动,眼睛也睁开了,看起来眼神竟是不再浑浊,而是变的清澈许多,而且他还笑了,嘴哆嗦着想要开口。

    “爷爷!爷爷!你别走!你别走好不好?”陈香琴哭的像个孩子,抓着他的手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,就只会重复这一句。

    陈爷爷看了她一眼,看了旁边的张宸毅一眼,又将视线慢慢的转向陈小兰,还有旁边的陈妈妈,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,嘴角哆嗦的说了一声好。

    然后,他的视线望向了门口,眼神中好像有些祈盼,盼着再见其他的儿女一眼。

    而在外面,陈国良扭着身子,冲那些警察喊道,“你们还不赶紧的松开我!我爹要死了!我要去看看!赶紧松开我!”

    老警察犹豫了一下,还是给他松了绑,也将陈涛光给放了,最后还警告道,“老爷子都要走了,让他好好地走,别再说什么气人的话!要不然饶不了你们!”

    “自然,自然。”陈国良拽上儿子,急匆匆的往房间冲,“爹啊!我和涛光来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陈爷爷望着门口的眼睛变亮了一分,不管再怎么混账,那也是儿子,孙子,临走时老爷子还是想要看最后一眼。

    “爹啊!你咋能这么走呢!涛光都要被你那好孙女给打死了,她还要将涛光给送进监狱,你忍心看着你唯一的孙子去蹲监牢吗?!真这样了,你能死瞑目吗?你快说啊!让他们原谅涛光,给他还了钱啊!你快说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爷爷,我可是你唯一的孙子!你就忍心我进监狱吗?!你快说啊,让他们给我钱,让他们别再追究了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