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59章 污蔑3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ps:稍微修改了前一章,你们可以清理缓存重新看。嫌麻烦不想看,也无所谓,不影响大的情节。就是一些张母和女主的想法。

    陈香琴愣了愣,“妈,抱歉。是我问错了。我没和他有来往,也没有打人!”

    张母这句话,让陈香琴明白了,就算她自己已经将王瑾轩彻底抛到脑后,觉得重生了,一切都可重新开始,可是,别人不能。

    时间太短,她以前的行为又太坏,裂痕就在那里,不管她这几个月做了多少来弥补,来表现自己想要在这个家好好过日子的决心,可还是弥补不上之前的裂痕。

    不出事的时候还好,大家可以当做从来都没有发生过,和和美美的过日子,可一旦出了事,旧账就会被重提,她之前的事情就会成为她做出丢人现眼的事情的缘由,毕竟她有前科在呢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看,看看,她到这时候还狡辩呢!老二,你还愣着干嘛,这种儿媳妇你还不赶紧替儿子给离了啊!要不然呢,等一会儿派出所的人要来抓她的时候,你们还要跟着受牵累。”刘梅花得意的站了出来,掐着腰,义正言辞的嚷嚷道。

    张父没理她,而是拧着眉,看向王满仓,“满仓,你别在这胡说,你看见啥了?!我记得你刚开始可不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张父的话,让陈香琴心里有点暖,不管信没信她,公公还是会质疑外人,还会为她辩解两句。

    此刻,她听到门口传来的脚步声,抬头一看,见是晓茹和王书记来了,她轻呼出一口气,知道自己获救了。

    “我,我就是,看,看见了她,她和她相好的,将,将福根给,给打晕了。”王满仓被张父这么一质问,浑身打了个哆嗦,因为心虚,说话都有些结巴了。

    “满仓,这可不是小事,福根真要是成了植物人,你这么一说,我儿媳妇可就是杀人的罪了,会被抓进牢里去的?!你要是昧着良心撒了慌,你,你就不怕晚上有那鬼敲你的门吗?!你再说一次,是不是看见了?”

    张父这一句句的质问让满仓一步步的后退,心虚的不行,整个人处在崩溃的边缘,他摇了摇头,张嘴就要将真相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可是,张洪涛这时猛的将王满仓往后一拽,“叔,你就别替你儿媳妇狡辩了!她自己不检点,做了这样的事情,你还为她说什么话,你是不是傻啊!”

    张洪涛在心里暗骂王满仓就是个废物,好好的局面,差点就要被他给搞砸了,他往旁边一挥手,鼓动其他的人,大声喊道,

    “福根叔都被她给打成植物人了,你们愣着干嘛,还不赶紧的将她抓了,送到派出所去!”

    福根的儿女一听张洪涛的话,立刻就要上前去抓陈香琴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的王书记,一见他们动手了,脸色一沉,走上前大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王书记,你来的正好。这陈香琴和她相好将福根叔打成了植物人,你可要做主,将她送到派出所啊。”张洪涛笑嘻嘻的迎上去,还从兜里掏出一根烟,打开打火机,想要给王书记点上。

    “放屁!”不曾想,王书记却是一脸气怒的踢了他一脚,“陈香琴做着她姑父的拖拉机今天和我一起回来的。她哪来的相好,什么时候打人了?!”

    张洪涛脸色一变,还强行说道,“王书记,你可不能为了维护她就在这撒谎啊。”

    “滚特么的犊子!你一个小混混还敢说我撒谎。你也不看看你那德性!”王书记又是一脚踹过去,扭过头沉声冲王满仓喊道,

    “王满仓,你给我老实交代,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真看见陈香琴打人了?”

    王满仓本来就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,没多少心里防线,刚才被陈香琴那一通的质问就已经心生怯意马上要崩溃了,如今再被王书记一问,他再也撑不住了,颤抖着音全都给交代了,

    “书记,是张洪涛这个混蛋,他,他说看见我家儿媳妇被糟践了,他上我家里说我要是将这事都推到陈香琴身上,就没人知道这事了。还威胁我说,我要是不这么干,就将我儿媳妇被糟践的事都嚷嚷出去。我看我那儿媳妇哭的惨,要寻死觅活的,说不能让人知道这事,我就一时糊涂就给答应了!昌兴啊,我,我对不起你们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看见什么了?到底是谁将福根给打了?!”王书记沉着脸问。

    “我啥也没看见。是我那儿媳妇哭着跑回家,说福根被人打晕了,我才去看的,我也不知道是谁,我走到的时候,就只看见福根躺在地上,没见其他人。”王满仓抹了抹眼泪,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儿媳妇呢?看见是谁干的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她也没看见,说是那人蒙着脸呢,她真的啥也不知道……”王满仓再也不敢隐瞒,将自己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听这事,其他人全都懵了,震惊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合着这才是真相呢!

    陈香琴完全是被冤枉的,一向没经历过什么大事的村民们,听到王满仓敢撒谎骗人,都觉得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“洪涛,你个混账!你为什么要让王满仓来污蔑香琴,那也是你嫂子!你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情!”张父怒吼一声,拿起旁边的笤帚,就去打张洪涛。

    张洪涛现在也有点怕,一时间没躲开,狠狠的挨了张父一笤帚,疼的他嗷嗷直叫唤。

    “老二,他是你侄子!你怎么打人啊。张昌耀,你还不过来拦着,你要看着你儿子被打死吗?!”刘梅花吓的赶紧去拦张父,喳呼的叫嚷道。

    “打死他了事!他就是个混账,我没这样的儿子。”张昌耀根本就不管,反而也拿起来一个木棍,要去打张洪涛。

    “够了!闹什么闹,这事还没问完呢。”王书记脸色一沉,大声的喝止,“张洪涛,你说说,福根是不是你给打的?要不然,你怎么看见的王满仓儿媳妇被人给糟践的?”

    “王书记,你可别冤枉好人。这事可不是我干的。我就是远远的看见了,看见了可不犯法吧。”张洪涛捂着被打痛的地方,还是一脸痞子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到?”王书记哼笑一声,“你看见了没阻止,看见福根倒地上也没管?听到流言了,不出来说出真相,还要威胁王满仓说谎话来污蔑陈香琴打人,你干的这些事可真够好的!”

    “王书记,我和陈香琴有点过节,就想要整整她,这可不算什么,不犯法吧。”张洪涛还一脸理所当然的狡辩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