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57章 污蔑1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陈香琴听了这话,完全莫名其妙,什么被糟践了?为什么没脸回来?!

   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!

    她朝屋里看了一眼,发现不只是公婆和刘梅花在,还有很多人,都是他们家的近门子,屋里的烟雾缭绕的,那呛人的烟味,从屋外都闻得到。

    这是出大事了。

    “哎呦,香琴,我的香琴啊!你可算是回来了!”张母慌忙的从屋里跑了出来,抓着她的胳膊,上下打量着她,红着眼急切的问道,“香琴,你没事吧?快告诉妈,到底有没有出事?!你有没有被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!”张晓茹也赶紧跑了出来,喊了一声阻止她妈乱说,赶紧握住陈香琴的手,“嫂子,你没事回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就这么一秒的功夫,屋里又跑出来了几个婶子和几个小媳妇,全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,带着嫌弃和同情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妈,晓茹,我刚从镇上回来,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呢?”陈香琴扫了他们一眼,拧着眉问道,“你们说的被糟践了,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啥?!你刚回来?”张母眼睛一亮,激动的看着她,双手下意识的抓紧她的手腕,“你说你今个不是和福根一起回来的?你没做他的牛车?”

    “妈,我今天在四姑家做肉丸子弄的晚了,就让福根叔先回来了。”陈香琴被张母抓的胳膊疼,可她也没说,还是笑着安慰道,“是姑父开着拖拉机送我回来的,我没出事。你们是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张母一听,立刻松开她,激动的一拍大腿,兴奋的冲着堂屋就喊,

    “哎呦!!他爸啊,你听见没啊,咱儿媳妇没出事,她啊,才刚刚回来!没事!没一点事!”

    “嫂子,可吓死我了!你没有事就好。”张晓茹也开心的抱住了她,高兴的直蹦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。哎呦,我刚听说这事儿的时候,也是吓了一大跳,这看到人没事,也放心了。”那些婶子啊,小媳妇啊也都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抱歉,让你们担心了。”陈香琴虽然笑着,可是,这心里却是泛寒,一种猜测让她后怕的直出冷汗,“晓茹,是福根叔出事了吗?被人给打晕了?真有人被糟践了?”

    陈香琴想到之前坐在牛车上的那个小媳妇儿,她好像是村东头的王满仓家的儿媳妇,是今年上半年刚嫁过来的。

    陈香琴之前也没见过她,就刚才听福根叔说的,若真有人出事,那,那岂不是就是她了?!

    “嗯。刚才村里就闹开了,是满仓叔和他儿子大顺发现福根叔被打晕的,现在已经送医院去了,也不知道是谁开始传的,现在村里人都说,车上的人是嫂子,还被人给糟践了,没脸回来,也有人说你跟人跑了的……”

    张晓茹咬了咬唇,小声的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,听的陈香琴心底越发冰寒。

    若是她今天没有晚回来,若是她还是坐着福根叔的牛车,那今天,被糟践的人就真的还就是她!

    而且,出事的地点就在村口几百米外的山沟里,真有人等在那里,将福根叔给打晕,再来糟践她,她喊救命都没人听到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!

    太可恨了!

    到底是谁,谁要这么的糟践自己?!

    陈香琴有一种直觉,这人打伤福根叔,绝对是冲自己来的,只是今天自己走了运,避过了这一难。

    而那个满仓叔的儿媳妇,她有没有受这个罪?发现的人是满仓叔和他儿子,会不会是那个小媳妇告知的?

    “满仓叔有没有说什么?他有看见是谁打晕的福根叔吗?有没有关于他们家的什么传言?”陈香琴赶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,没啊。我没有听到。”张晓茹摇头。

    陈香琴想了想,趴在张晓茹耳边,说了几句话,“快去,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张晓茹点点头,赶紧朝外面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是哪个天杀的熊玩意,一口咬定被糟践的就是你。还到处去说,可劲的败坏你的名声!这是看着小毅不在家,就可劲的欺负我们啊!真是太气人了!”张母在旁边,气的直骂人,想到刚才那一小时的心惊胆战,她就想恨的牙牙痒。

    “啧啧,你们可真是够蠢的!她说自己没做福根的牛车,做她四姑父的拖拉机回来的,也真够扯的。还拖拉机呢,她怎么不说是小轿车啊。反正她四姑也是他们那边的亲戚,还不是向着她,还不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。谁能给她作证啊?!”

    从那次被威胁之后,刘梅花就对陈香琴给恨上了。

    再看着这一段时间,老二家盖起了新房子,更是让她嫉妒的心底滴血。

    陈香琴,陈香琴,这一切都是因为陈香琴!

    既然她不是自己儿媳妇,她赚的钱自己享受不到,那她就要毁了陈香琴。

    所以,在知道儿子眼馋她的美貌,起了坏心思的时候,她就怂恿儿子直接去堵她,糟践了她。

    刚才的流言,就是她传出去的,她如今恨不得全村的人都知道陈香琴被糟践了,她还是个人尽可夫的婊砸。

    刚刚看到陈香琴回来的时候,她这心就咯噔了一声,见她那个样子,就知道儿子没成事,这心里不禁有点恼火。

    不过,不管陈香琴有没有被糟践,不管她怎么狡辩,她都要将这捅脏水泼她身上,让她洗不干净!

    “大嫂,你别胡说!香琴就是回来晚了,根本就没出事!”张母拧着眉,气怒道,“大嫂,你这安的是什么心啊。难道你巴不得香琴出事了不成?!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是说胡话啊,呵呵,你们看她这小脸红的,想必这是在哪刚风流快活完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嫂!”张父怒气冲冲的从屋里走出来,“你怎么说话的!”

    “我说错了吗?!你们看她,天天不着家,就往外面跑,谁知道这一天天的她在外面干什么勾当呢。也就是你,还将她当个宝呢,不管不顾的护着她。再这么护下去,你儿子头上都长草了!”

    “刘梅花!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啊!”张母气的都想打人了,拿起笤帚指着她,“你在这给我胡说八道,你以后就别进我家的门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