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重生八零有点甜 第30章 回门2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月土月土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用过饭,陈香琴和张宸毅就出发了。

    村子离镇上也不是太远,骑自行车的话,差不多一个小时就能到。

    乡间的路都是坑坑洼洼的土路,陈香琴坐在后面,觉得自己的屁股都要被颠成两半了,疼的她在后面呲牙咧嘴,心想着还不如走着呢。

    “再忍忍,前面就是好路了。”张宸毅扭头,恰好看到媳妇儿疼的整张俏脸都扭曲了,心疼之于,又不禁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真是个娇气的小媳妇。

    一路骑到供销社,陈香琴从车座下来的时候,腿都不是自己的了,麻的她都不敢动颤。

    张宸毅停好车子,看见她还站在原地,不禁快步走过去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腿麻了。”陈香琴不好意思的笑笑,“再等我一下,马上就……啊!”

    张宸毅猛的一拉她,让她上前走了几步,如针扎的疼痛向她袭来,陈香琴痛的不禁低叫出来。

    “忍着走两步就不疼了。”张宸毅拉着她,低声说道,“这人多,要不然我就给你揉揉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用。”陈香琴耳尖有些红了,“我已经好了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供销社内,可没有太多东西卖,也没啥好挑的,陈香琴买了几个罐头,几包果子,还有一包红糖,两条烟,两瓶酒,见将两个兜都装满了,就打算收手了。

    “这也太少了。我们再割几斤肉拿过去。”张宸毅皱眉,不同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拿的再多,除了爷爷和妈妈念你的好,其他人根本就不放在心里,照旧会被嫌弃。”陈香琴却是拉着他往外走,“咱们钱本来就不多,能省一点是一点,这已经很多了。”

    张宸毅好笑又无奈,觉得他媳妇儿这根本就不是回娘家的态度,谁家的媳妇不是想着拼命往娘家拿东西的,每次都只会嫌少,就没有嫌多的。

    “我家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陈香琴怕他觉得自己太凉薄,低声道,“不是我不想孝敬我爸,而是他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听你的。”张宸毅将东西提过来,挂在车把上,“离你家不远了,快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走着吧。也不远,走着也就十多分钟。”陈香琴是一点都不想继续坐车子了,她现在的大腿和屁股还都疼着呢,尤其是大腿根那里,更是不舒服……

    太遭罪了!

    “娇气。”张宸毅往她身后的小屁股上描了一眼,笑着淡声说道。

    陈香琴有些不服气,瞪了他一眼,轻哼一声,低声嘟囔了一句,“流氓。”

    要不是昨晚他折腾了自己好几次,让她体力透支,大腿根那里如此的酸,她也不会这么难熬了。

    张宸毅听到她的诽谤,嘴角一勾,冲她眨了眨眼,用口型说道,“就对你流氓。”

    陈香琴脸一红,轻唾他一口,被他这么一打岔,心中因为要回家而涌起的复杂情绪顿时淡了许多,嘴角也挂起了淡淡的笑。

    -

    陈香琴家住的也是平房,在一片七拐八绕的胡同小巷内,昨天张宸毅来接亲的时候,差点没有找对地方。

    从进了胡同,陈香琴就不说话了,看着周围熟悉又陌生的建筑物,心里的滋味愈发的复杂。

    “呦!香琴,你今个回门拉。”邻居家的大婶刚泼完水,看见她立刻大嗓门的叫道,“你妈刚才还担心你今天会不来呢!”

    “大娘,怎么会呢。我今天不回,能去哪儿。”陈香琴和她寒暄了几句,就听到对面自家的大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刚听着声音像你,还以为听错了呢。”陈妈妈赶紧走过来,抓住陈香琴的胳膊,心疼的说道,“回来就好,快让妈看看。你怎么变样了啊?!是不是受欺负了?”

    “妈,我没受欺负。毅哥和公婆对我都很好。”陈香琴看见妈妈也很激动,“妈,这是张宸毅,你女婿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好。”张宸毅冲她笑了笑,还微微半鞠躬,以示礼貌和尊敬。

    陈妈妈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就连声都没应,只是看着陈香琴掉眼泪,“你就骗妈吧。你要是没受欺负,没受委屈,你能变成这样?你啥时候这么乖过,前两天还闹腾的厉害呢。他们是不是打你了?把你给打怕了?你给妈说,你爸不给你撑腰,我一定不能再让你受委屈了!”

    陈香琴,“……”

    妈,你真是我亲妈,太了解你闺女了,也太能脑补了!

    张宸毅被冤枉的有些委屈,他看了一眼陈香琴,见她只是满脸的尴尬和无奈,没跟着她妈妈一起哭,这才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在门口嚷嚷啥呢,就知道在外面让人看笑话。”陈国良从屋里走出来,在院子里没好气的说道,“再不进来,就给我滚蛋!前天出门的时候,不是发誓不认这个家,不回来了?!这才过了两天就受不了婆家穷,就要回来打秋风了?!”

    陈香琴听到这刻薄的话,气的牙牙痒,真想这么一摔门,永远也不塌进这个家门。

    前世,她是没有回门,因为她爷爷逼着她嫁给张宸毅,就连妈妈也不为自己说话,所以,她就赌气的不愿意回去了,觉得这个家,已经没有人再喜欢自己了。

    前世她和张宸毅闹的那么僵,她不回门,张宸毅自然也不会劝她过来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,她几乎和这个家断了联系,就连爷爷去世前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,这是陈香琴前世最悔恨的事情之一。

    想到爷爷如今还健在,此刻,就在屋内等着她呢,陈香琴就收了怒气,拉了拉她妈妈和张宸毅,“别管他,我们去看爷爷。”

    张宸毅心中怒气翻涌,这是他第一次直面陈国良,结婚那天,一切太混乱,也因为人多,陈国良也就说了几句场面话,哪里像现在这样,暴露了自己的丑恶嘴脸。

    哪里有如此谩骂自己的女儿的,不让进门,讽刺完他们家穷,还要骂女儿是来打秋风的?!

    “二姐,你回来了。”这时,又从屋里走出来一个年轻女孩儿,用手指着张宸毅,一脸灿烂的笑,看起来活泼又纯真,“二姐,这个人就是姐夫啊?长的怪俊的呢。”
小说推荐